034章 图纸

    啊!张四家的刚要尖叫出来,却被姹紫用素绢堵住了嘴巴,大腿内侧被凌霜手脚麻利的划了一刀,疼痛万分,却是喊不出来。

    凌霜蹲下身子看着匕首上的血迹冷冷道:“我知道人的身体哪个地方最疼,你要不要尝试一下?”

    “呜呜呜……”张四家的终于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恶魔,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不停的磕头求饶。

    “凌婉最近见你的时候,还什么人在场?你们都说了些什么?”

    张四家的眼神微微一闪,显然还有隐瞒的嫌疑,却不想腋窝下又是挨了一刀,疼得钻心。自己若是再不说,这女人大有将她凌迟处死的架势啊!

    “呜呜呜……”张四家的磕头如捣蒜,凌霜提起她的手轻轻一挑,一截中指血淋淋地落在了地上。

    张四家的顿时要昏厥了过去,凌霜知道火候差不多了,终归是府里头一个爱财的婆子罢了,骨头到底也不怎么硬,再折磨下去晕了也问不出话来。

    她示意嫣红将那婆子嘴巴里的素绢扯了出来。

    “二少奶奶……饶命啊!!”

    “说!你在凌婉那里最近还看到了谁?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人,或者不是应该出现在内宅的人?”

    凌霜知道在这内宅中,若是想要生存下去总得有几个自己的心腹,凌婉也不例外。

    “姨少奶奶将老奴叫过去的时候,旁边坐着……坐着大小姐……”

    果然如此,凌霜冷笑暗道这个方玥还真的是个奇葩,她到底哪里得罪了她?一次次陷害她?

    “再没有别人了吗?”凌霜把玩着手中的匕首。

    “还有……还有……”

    “说!”

    “还有大少爷身边的陈元当时也在,姨少奶奶说只要老奴将事儿办成了后,陈元会带着老奴离开方家。”

    凌霜心头一动,陈元虽然是大少爷身边的长随可是不至于随便能出入一个女人的内堂,她敏锐的把握住这个机会,渐渐沉思了起来。或许陈元身上还有很多自己应该能利用的价值,只是现如今她们都被关在这里,自然不能派姹紫和嫣红去查这个陈元。

    想到此处凌霜不禁暗暗后悔,早知道这么麻烦那个时候就应该挑选几个方府里头的人好好培养着。现在看看阖府上下没一个能用得上的人,方夫人的爪牙却是遍布了整个府邸。

    她当初来方府也就是应了方玉的半年之期,哪里想到会闹出这么多事情来。

    “滚!连个南瓜盅都煮不好,老子要你们这帮废人做什么?”凌霜突然大怒命嫣红将张四家的拖了出去,在东苑伺候的那些丫鬟婆子们一个个几乎都吓傻了去。

    很明显二少奶奶今儿心情实在不爽,居然一会儿工夫就将张四家的折磨成了这副鬼样子。

    “你们听好了,二少奶奶今儿心情不好看着你们分外的碍眼,都滚出东苑去!”

    那些人哪里还敢再呆下去,忙不迭跑了出去。

    姹紫看着立在窗前沉思的凌霜:“小姐,这……”

    凌霜吐出一口气道:“既然我不能判断人心,不若让她们全部滚蛋!东苑清净了倒也是是一件好事,外面的那些人想要安插个什么图谋不轨的人也不能了。”‘

    姹紫领会了凌霜的意思,如今姑爷的事情已经焦头烂额,再要是出了什么内贼,她们还真不好应对。

    “小姐!万一方夫人再派了人过来怎么办?”

    凌霜冷冷笑道:“她不是说只能出不能进吗?从现在开始东苑只有我们三个,谁要敢紧来,给我打出去!记住要打得半死!”

    姹紫重重点了点头,跟着大小姐至从来了方家早就憋气的很,打得半死这个要求完全能做到。

    “小姐,都赶跑了,厨房里还有一缸米,半缸面,一坛子主子爱吃的腌黄瓜,几袋子蔬菜,够我们吃十几天了。”

    嫣红办事利落,心思也极其灵巧,凌霜满意的点了点头。

    “嫣红你过来一下,”凌霜将一沓画着奇怪图案的素笺递给了她,还将方玉之前交给她的银票一并递给嫣红,“你带着这个出去想办法联系到风雨楼的人,让他们按照这个图纸上模样给我做出来,要尽快。”

    “小姐?”嫣红眼眶一红,“我不能离开,若是他们再找你麻烦怎么办?”

    “嫣红,姹紫留在这里陪我不会出什么事情,这几样东西我要得急,而且外面倒是比府里头要凶险得多。你去找京兆尹杜大人将姑爷的事情挑大了,最好不是方家内宅能够解决的。”

    凌霜微微一顿又道:“再替我回一趟凌家,凌家只有二哥是个通透的,你只同二哥讲我在这里很安全,不要让凌家人轻举妄动,让祖母放心。办完事后,你就留在凌家,那里安全。他们再怎么嚣张也不会动凌家的。”

    嫣红知道凌霜要这几样东西定是有重要的举动也不再儿女情长,将图纸装好后问道:“小姐,这些东西做好后,怎么拿进方府?”

    凌霜真庆幸之前的凌霜能交到顾啸云这么给力的朋友,她淡然一笑道:“风雨楼的人若不是饭桶的话会想办法的。”

    嫣红拿好图纸将凌霜递过来的匕首揣进了怀中,她以前在军中的时候经常替凌霜侦查敌情,小姐既然这般信任她,她也绝不辜负。

    凌霜终于觉得有些疲惫,到现在都没有新消息传来,方玉应该是被送到了官府里头。只要不是在方府,方夫人就不能一手遮天将方玉秘密处决了。

    她终于支撑不住歪在迎枕上,准备小憩一会儿,姹紫心疼的将锦被拉过来盖在她身上,她拿起了防身用的剑走了出去在外面守着。

    凌霜睡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突然听到东院门口传来一阵阵的喧哗,猛地惊醒。本来睡眠很浅,此番心里头又装着事情,哪里能睡的着?

    “姹紫!外面怎么了?”

    “小姐,”姹紫脸上带着几分喜悦道,“是胡参军来了,正和方府的家丁对峙,说是要带小姐出去。”

    凌霜一听暗道不好,这只骚狐狸怕是要闯祸。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