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章 下狱

    凌霜已经预料到了方玉会闯祸,但是绝对没有想到会是两条人命的案子。

    “不可能!”凌霜第一次保持不了镇定,声音中带着些许微颤,冷冷看着方夫人的脸道,“夫君今天还同京兆尹大人商议公事,怎么会同葛姨娘扯上关系?”

    “这个夫人怎么清楚?对了,今儿葛姨娘不是来过二少奶奶这边吗?莫非二少奶奶也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这么怕我们搜查?”

    赵嬷嬷冷冷笑道。

    凌霜手中的朝之宝剑紧紧握着,强迫自己不要将这个肥婆一剑砍死。

    赵嬷嬷倒是被凌霜身上那股子气势所震慑,稍稍向后退了几步,神情中带着几分慌乱。

    “给我搜!这种弑母屠弟的畜生不配做我方家的子弟!”方夫人唇角带着一抹冷意。

    凌霜的手掌紧紧握成了拳,这一次是方玉大意了。她也有些后悔为什么刚才不一早就拦住他呢?此番一定是被堵了一个正着,才会人证俱获。

    依着方玉的武功他完全能杀出重围脱身,可是那样的话这弑母屠弟的罪名可就坐实了。从此以后方玉莫说替娘亲报仇,就是他自己也将会永远被通缉,活在阴影中。

    在这大燕朝,管你才华横溢还是长得帅不帅,背上这样的罪名,一辈子也就完了。饶是天王老子也救不活他,所以方玉一定会束手就擒,这样才会给自己一个机会解释。

    方夫人如此着急的搜查她的东苑,若是她猜得没错的话,方夫人一定是在找红玉镯子。那是方夫人此生唯一的污点。

    凌霜敏捷的在头脑中翻滚着各样的分析,强迫自己镇静下来。

    方玉既然要去葛姨娘那边一定会带着信物红玉镯子,所以现在方夫人这般卖力的搜查红玉镯子一定是方玉将镯子藏起来了。

    凌霜心头稍稍安稳了一些,微微闭上了眸子,不再理会四周翻来覆去的找寻。

    半柱香的时间后,方夫人带着几分气急败坏,却又将这气急败坏压制了下来看着凌霜。

    “葛姨娘今天刚刚来了你这里,晚上便被杀了,你身上的嫌疑不能说没有,所以……”

    “所以方夫人想赶尽杀绝?”凌霜挑眉,凤眸中的冷光即便是方夫人看了也是浑身不自在。

    “凌霜,我母亲也是为了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罢了,你何必如此恶语相向!”方恒走了过来。

    凌霜的朝之宝剑刷的一声抽了出来,方夫人大吃一惊忙将差点儿撞上剑锋的方恒向后拉了一步。

    “凌霜,你不要太嚣张了!来人将香坠带过来!”方夫人势在必得的气势在凌霜看来却是可笑万分。

    香坠战战兢兢跪在了方夫人面前哭诉道:“夫人饶命!二少奶奶今儿命奴婢将葛姨娘带过来,后来她们在里头谈着谈着却发生了争吵。不一会儿杜姨娘来了,之后奴婢送葛姨娘回去的路上,葛姨娘一直哭诉……”

    “哭诉什么?”方夫人唇角绽出一抹冷笑,眼睛却是盯视着凌霜。

    凌霜纹丝不动,方夫人倒是有些意外。

    香坠继续道:“葛姨娘一直哭哭啼啼,似乎神情很是低落,说二少爷他……”

    “他怎么了?”方夫人厉声喝斥。

    “二少爷畏妻如虎,却又风流成性,外面的秦楼楚馆去不成了……有一天喝醉了酒却是无意间闯进了蕉园试图非礼葛姨娘……”

    “香坠!葛姨娘和你很熟吗?被人非礼还要同一个东苑不相干的丫头说出来,难道不怕被人沉了猪笼?”

    凌霜狠狠瞪视着香坠,眼底的厌恶遮也遮不住。这帮混蛋!居然还扣了一个侮辱长辈的罪名,这些罪名一桩桩一样样,方玉哪里还有命在?

    香坠没想到凌霜居然这么沉得住气,随即小心翼翼道:“奴婢同葛姨娘是同乡,所以葛姨娘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奴婢。”

    “同乡?”凌霜刷的一下将朝之宝剑架在了香坠的脖子上,“同乡?哪个州?那个郡?哪个县?哪个村的?葛姨娘家里有几口人?葛姨娘六叔的三表姑的二外甥女生的是男娃还是女娃?”

    “二……二少奶奶,奴婢哪里知道这个?”香坠没想到凌霜会这样问?

    “你们不是同乡嘛!亲密到葛姨娘连被人调戏了这样伤风败俗会要命的事情也会和你讲嘛!你怎么会不知道这些?莫非你是想勾搭二少爷不成,心生怨怼是不是?”

    “二少奶奶何必血口喷人?”香坠气息有些不稳。

    “我血口喷人,那天夫君还和我说你穿着一件红色肚兜跑到他的房里去!”

    “奴婢没穿红色肚兜!”

    “哦,那就是白色肚兜绣荷花的那个?”

    “奴婢那天根本没穿肚兜!!”香坠气急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那天她确实没穿肚兜去了方玉的东次间。

    凌霜凤眸微冷,猛地一剑刺了过去。

    “住手!”方夫人没想到凌霜这般狡猾几句话就差点儿让香坠露了馅儿,也知道凌霜这贱人今晚是不能对付了,随即道,“来人将香坠带下去关好。”

    凌霜收回了剑冷冷看着方夫人:“我夫君被人冤枉,方家虽然是大宅也不能置国法于不顾,我请母亲将方玉下狱。今夜我便派人去见京兆尹杜大人,还要恳请皇上派人三堂会审。若是这期间,我家夫君出了什么状况,我想母亲你也难做人。”

    方夫人一愣,没想到事到如今,凌霜居然想了这么一个法子将了她一军。她还真有将方玉在内宅毒杀的念头,再伪造一个畏罪自杀的现场。

    可若是凌霜这样一闹,方玉死在方家自己倒是成了最大的嫌疑。果真厉害,转瞬间便将事情变得朝着与她有利的方向而去。

    不过下狱又如何?狱中她也有法子让方玉死上几个来回,只是这个女人该如何除掉还真是个麻烦事情。

    “恒儿,东苑从今夜开始只能出不能进,还有二少奶奶脱不了干系,不能踏出东苑半步。”

    凌霜冷冷一笑,不过心头倒是先放下了几分,防御只要活过今晚不被害死,她就有法子闹个天翻地覆。

    敢欺负到她凌霜的头上!想试试她凌霜的朝之宝剑锋不锋利吗?

    好,我奉陪到底!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