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章 野蛮真相

    凌霜心头了然,能生养出方玉那么俊美的人,她的母亲一定是个美人坯子无疑。

    “相爷很喜欢淳姨娘,怕她受委屈就在外面盖了一间水榭供淳姨娘居住,害怕她没有名分遭人诟病又带她回了主宅。即便那个时候夫人再怎么看淳姨娘不顺眼也都不敢对淳姨娘怎么样。”

    “淳姨娘才是老爷心头的一块儿宝,任何人都不能超越。即便如此恩爱,后来淳姨娘还是病死了。”

    凌霜听到这里只觉得葛姨娘的话语里带着几分怪异,谁知道葛姨娘说到此处却是再不说话了。

    “后来呢?”凌霜不禁有些着急,方玉一直在寻找自己生母的死因。尽管他怀疑是方夫人干的,可是却没有丝毫的证据。

    不过令凌霜更加诧异的是,既然方修文那么喜欢方玉的生母就应该好好对待才是,为什么还纵容别人的女人虐待自己的儿子呢?况且方玉这个儿子还是方修文最喜欢的女人所生,也实在是奇怪得很。

    “二少奶奶不知道能不能考虑一下?我觉得瑁儿的资质很适合练武。”

    凌霜不禁苦笑,这个葛姨娘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啊!

    方玉为了查这件事情可以说是处处留心还是不能揭示出当年的真相,自己的母亲究竟是真的病死了,还是遭人暗害,就像一个永远都解不开的结。

    大概方玉隐姓埋名,甚至将她也带进方家除了要报复方夫人的虐待,应该也有追查生母死因的想法在里头吧?

    凌霜知道今儿若是自己不答应,这个葛姨娘还真的不会再告诉她什么?凌霜突然发现这葛姨娘才是谈判的高手,随即下定了决心道:“好吧!我答应你的要求,一定教授瑁儿武功,从此以后有我凌霜在,瑁儿决不会受半分委屈。”

    葛姨娘眼眸中掠过一抹惊喜,随即从袖口里拿出来一只布包道:“淳姨娘死了以后相爷一度伤心绝望,每天饮酒取乐,让夫人很生气。甚至不得不借助陈家的势力出面,相爷才收敛了几分。”

    凌霜暗自好笑,这个方修文她怎么看不出来是个情种?

    “后来相爷接连抬了几房姨娘,大多都带着淳姨娘的影子,要么眼睛像,要么鼻子像,要么嘴巴像,但是那些姨娘后来都死了。”

    凌霜不禁打了个寒战,这大宅还真的是阴森恐怖。幸亏自己只呆半年的时间,否则真要疯了。

    “那为什么葛姨娘活下来了?”凌霜盯视着她的眼睛。

    葛姨娘却不答话只是小心翼翼将手中的小包展开,凌霜吃惊地看着布包里躺着一只红玉镯子。一看就是上好的玉质,通体散发着流转的光芒,里面的花纹都是天然生成的。

    “真是一只价值连城的镯子,”凌霜不禁赞叹道。

    葛姨娘却是笑得阴森可怖:“是不错,不过这只镯子却是淳姨娘经常戴着的那一只,上面的毒,无人能解。”

    凌霜猛地站了起来刚想将镯子拿在手中细细观察却不想被葛姨娘轻轻挡住道:“有毒,二少奶奶不要碰触。”

    “怎么会?”

    葛姨娘冷冷笑道:“葛家人虽然只是个普通的游商,但是见过的东西倒也是很多的。”

    凌霜看着静静躺在帕子里的红玉镯子心头一阵阵抽痛。

    葛姨娘继续道:“有一种玉石叫胭脂红,通体不参合半分杂质。但是这种玉质却蕴含着致命的毒素,若是玉石不直接着水,还是一款很美观的玉石。若是一旦接触皮肤,是个人都会出汗,女子们戴着镯子梳洗打扮的时候也会着水,这个时候胭脂红玉石中的毒素会慢慢渗透出来进入人的肌肤。”

    “一开始是虚弱无力,和风寒的症状很像,后来会昏迷不醒,再后来便会慢慢死去。这种毒素,根本查不到源头。方夫人送了很多这样的镯子给姨娘们,唯独我破解了镯子的秘密。”

    “所以方夫人没有杀你?”凌霜终于明白了,“方夫人晓得一旦相爷知道是方夫人杀死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方夫人也会失去在方家的地位是不是?”

    “二少奶奶说的对,当初方夫人也正因为如此才这般容忍我的。也是机缘巧合,大概在这所有的人中,我最像淳姨娘吧?所以相爷有一次喝醉了酒才将这只淳姨娘身边的镯子交给了我。”

    “能把这个镯子给我吗?”凌霜指着布包上的镯子。

    葛姨娘点了点头道:“二少奶奶一定要小心保存,切不可着水,还有就是请二少爷不要太悲伤了。”

    凌霜点了点头重新用布帕将镯子包好,交给一边已经听傻了的姹紫收好,一会儿方玉回来的时候要交给他看看。

    “葛姨娘,”凌霜觉得这期间还是有很多疑点存在,不禁问道,“葛姨娘出生于游商家族,不知道是在哪里发现的这种玉石的?”

    “是在……”

    “葛姨娘也在啊?”门外突然传来杜姨娘爽朗的笑声。

    葛姨娘忙将话头咽了回去,嫣红此番也已经跟着走进了暖阁,姹紫忙将包裹着玉镯子的布包藏在袖筒中。

    杜姨娘穿着一身靛蓝色绣牡丹纹络的锦衫,细眉细眼,皮肤甚好。身边跟着的二小姐方霏还是那般文文静静的看着凌霜微微一笑。

    凌霜知道今天是不能再向葛姨娘打探什么了,杜姨娘是个惯于会见风使舵的能手。如今看着凌霜渐渐在这大宅中得势,也带着三批上好的锦缎笑道:“素闻二少奶奶喜欢素净一些的布料,刚刚我那边有几批今儿一并带给二少奶奶先用着。”

    凌霜哭笑不得,这一个个是要做什么?又是送人,又是送布料的?

    “无功不受禄,杜姨娘还是带回去吧,”凌霜实在不想与这些人搅合在一起,半年之后她就撤了,管你们这些勾心斗角的破事儿。

    杜姨娘脸上一阵尴尬,冲一边的方霏使了一个眼色。

    方霏文静的脸上显出一抹局促来冲凌霜福了福道:“方霏……方霏甚是喜欢二嫂的那首曲子,想同二嫂请教一下琴谱……方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