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章 骚扰不断

    看着凌霜逃开的身影,方玉不禁有些苦笑,到底该怎么做,她才能接受自己呢?

    第二天,凌霜刚一起来嫣红便抱着一大堆拜帖送了过来。

    “这是什么?”凌霜昨天倒是有些累了,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

    嫣红一板一眼的念着拜帖上的名字道:“威北侯家大小姐行及笄礼请大小姐过去观礼,程御史家的小公子满月请大小姐过观礼,薛副相家的二小姐倾慕大小姐的琴艺想邀请大小姐参加薛家的诗会……还有……”

    “艾玛!饶了我吧!”凌霜重新躺了下来,将锦被拉过头顶蒙了起来。

    “嫣红你尽念叨着一些大小姐不感兴趣的东西,这里有两封却是不能不去的,”姹紫也拿着两封拜帖走了进来。

    “去去去,我不要听,什么乱七八糟的,大清早难不成不能让我歇会儿?”凌霜蒙在被子里闷声闷气道。

    姹紫抿唇一笑道:“一封是胡家过几天要举办的宴会,这个大小姐不能不去吧?”

    “骚狐狸的宴会?”凌霜踢开被子接过了拜帖,哭笑不得,这只狐狸实在是太难缠了,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

    不过有些时候,还是说清楚的好。兄弟情就是兄弟情,怎么也不能向着歪路上引吧?

    “好吧,还有一封谁的?”凌霜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人的邀请非去不可。

    姹紫倒是也没说什么,亲自将那封拜帖送到了凌霜的手中。

    拜帖做得很雅致,上面印着素锦流云的纹络,展开还有股子好闻的竹香晕染开来。拜帖上面的字体写得分外醒目,三个大大的字——龙辰轩。

    凌霜捏着眉心,还真的是个令人头痛的人物,不能得罪,又比较精明。其实凌霜隐隐觉得比龙辰逸这位太子殿下还不好对付,能屈能伸,韬光养晦,未来的君主倒是非他莫属。

    “罢了,你马上回话就说我明日里会同夫君一起拜见瑞王。”

    “是,”姹紫知道大小姐不敢忤逆了那位神秘瑞王,忙命人出去回复,那瑞王的长随还在门口等着呢。

    “姑爷呢?”凌霜梳洗过后,依然是一身银色劲装,头发还是老样子束在脑后。

    那件很骚包的红衣被凌霜挂了起来,却又顿了顿细细摩挲着红袍上面的纹络,这个方玉倒是挺会设计衣服的。

    “回大小姐的话,姑爷今儿去京兆尹那边报到去了,想必午饭也不能回来用。”

    “好吧,”凌霜刚站起身来,却看到外面的帘子掀了起来,一个圆脸妇人带着一个机灵的男孩子走了进来。

    伸懒腰伸到半道中的凌霜忙放下了手臂看着眼前这个穿着素锦,却又温润大气的美妇,这个女人她也查到了底细正是方修文的第七房姨太太葛姨娘。

    这个葛姨娘素来性子温吞不争不抢,却在方府里头是最会做人的一个女子。阖府上下都这位温文尔雅的七姨娘口碑很好,而且此人也是有些手腕的。

    单看她能将自己的儿子平平安安生下来,还能养到这么大,实在是不容易得很。

    “葛姨娘?”凌霜还是不习惯的称呼道,刚要行礼却被葛姨娘抬手扶住。

    “二少奶奶客气了,那些日子听闻二少奶奶染了风寒之症,不知道好些了吗?”葛姨娘温润的眸子满是关切。

    凌霜一阵头大最怕的就是这种,这个时代的人说话总是拖拖拉拉,说半句藏半句。此番她前来问候定是有所求的,她看向了那个躲在葛姨娘身后怯生生看着她的小男孩儿,已经猜到几分。

    “谢谢葛姨娘挂念,姹紫看座上茶,”凌霜将葛姨娘让到了一边的座椅上。

    “瑁儿,来,见过二嫂!”葛姨娘却是将身后的孩子推到了凌霜的面前。

    “瑁儿给二嫂请安!”那瑁儿正是方家三公子,年仅六岁,此番似乎得了葛姨娘的暗示跪了下来规规矩矩给凌霜磕了一个头。

    凌霜忙将小孩子的手抓住扶了起来,让这么个小孩子给她磕头,她还真的是别扭得很。

    “葛姨娘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别吓着孩子,”凌霜脸色终于沉了下来,实在不想客套下去。

    葛姨娘微微一笑,似乎了解凌霜的脾性随即缓缓说道:“我想请二少奶奶收瑁儿为徒。”

    噗!凌霜暗自吐血,她当初假意教方玉武功是迫不得已,如今方玉的武功更是出神入化,市井小民已经传开了去。

    说凌霜教授武艺的能力实在强悍,有培养武学大师的天赋云云。所以最近好多世家子弟都送了拜帖上门求教被凌霜命人轰了出去,没想到葛姨娘也信这个。

    “葛姨娘,这个……凌霜实在是无能为力得很,瑁儿太小了,那些苦他是吃不下去的。”

    凌霜以前也做过教官练过那些大汉们,可是面对一个粉嫩可爱的小奶娃她还真的下不去手。

    “还有葛姨娘,我觉得瑁儿性子温吞,适合学文,将来定是文曲星闪耀,说不定能高中头名状元也为未可知。”

    “二少奶奶,我知道让瑁儿跟着二少奶奶习武是给你添麻烦了,不过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她的视线缓缓移到了站立着的姹紫身上。

    凌霜突然有些紧张,看着葛姨娘的脸色。像葛姨娘这种在大宅门里能混下去的人哪一个不是八面玲珑,手中握着把柄的人。

    今天既然找到了她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可以拿来交换的,凌霜神色一凛,笑道:“葛姨娘尽管放心说,姹紫跟了我多年,什么样的话她都是可以听的。”

    葛姨娘显得有些意外看着姹紫点了点头,却命自己身边的丫鬟带着瑁儿出去。凌霜也命嫣红守在门外,香坠本来探头想要看看这边的情形却被嫣红派了一个差事遣了出去。

    屋子里的铜漏一点一滴的落下来,葛姨娘似乎也酝酿了很久,微微闭上了眼睛缓缓道:“老爷当初将我抬了姨娘是因为我长得像极了淳姨娘。”

    凌霜心头一颤,淳姨娘那不就是方玉的生母?

    葛姨娘继续道:“淳姨娘据说长得极美,我岂能及得上她半分,只不过我的眼睛像她罢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