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章 沧海一声笑

    凌霜垂首沉思随即冲一边的姹紫耳语了几句,不多时姹紫骑马将一个狭长的布包交给了凌霜。

    凌霜打开布包取出一样奇形怪状的乐器,不是通常的七弦琴,而是有二十一根弦。

    即便是方玉也是奇怪得很,这丫头什么时候整出来的乐器?他怎么不知道?他哪里想得到凌霜穿越之前可是弹古筝的高手,特工什么都得会一点儿。

    只是她不想告诉方玉自己真正的身份,所以这古筝做好后也被凌霜藏了起来,今儿看来不能不用了。

    看着凌霜抱着一样奇形怪状的乐器坐在了正中的雪白毡席上,很多人好奇的伸长了脖子,不知道这个已经给了他们太多惊喜的女子还有什么样的惊喜是他们没见过的?

    凌霜专注的调试着古筝,自己曾经偷偷练过几次,应该没问题。

    四周的安静越发衬托了几分紧张的气氛,突然凌霜翻飞,一个瞬间拔高而起的曲音宛若一柄利剑刺出,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凌霜清丽的声音伴随着荡气回肠的曲调陡然传出,四周更是静的不落一丝杂音。

    曲音慢而不断,快而不乱,随着后半段节奏越来越快,越来越密,所有人的心都被那股子快意恩仇的江湖气所震撼。

    一阵悠扬又锐利的箫声陡然融进了凌霜的曲音中,是那么贴合丝毫不显突兀,却更给这首曲子增加了几分苍茫之色。

    既有笑傲江湖的霸气,又有身不由己的悲怆,还有绵绵无边的荡气回肠。这样震撼的曲子,整个大燕朝绝无仅有,也仅此一曲。

    龙辰轩缓缓站了起来不自禁走到了这对儿奇特的夫妻面前,静静相守,听得如痴如醉,一曲终了,无人能言。

    龙辰轩声音微颤第一个从曲音中醒悟过来,轻轻问道:“少夫人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为何这般苍凉?”

    凌霜微微一笑,她一直很喜欢这首歌。她做了特工后,很多事情也是身不由己,不能告诉家人,无边的寂寞还有忍受常人所不能忍受的痛楚。当然这些不能说,不可说。

    “回禀殿下,这首曲子叫《沧海一声笑》。”

    “好名字,可是少夫人所作?”

    “是我自己所创,”凌霜暗自叹了口气,有时候特工撒谎连测谎仪都测不出来的。

    龙辰轩更是大吃一惊忙问道:“没想到少夫人居然能创作出这样的曲子?”

    凌霜只得沉声道:“一年前被乌桓三十万铁骑围困,大雪封山,尸横遍野,城中的粮草仅够三天。我在风雪苍茫中站在城头,四野茫茫,打了十年的仗,我也很累,又想家,所以这首曲子显得苍凉了一些。”

    方玉心头突然痛的要命,一把将凌霜的手紧紧握着,却是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凌霜突然有一种替征战十年之久的那个凌霜说几句公道话的冲动,缓缓扫了一眼四周道:“我知道你们都看不起女将,其实……我也很想穿女装,在爹娘面前撒娇,打扮的花枝招展河边踏青,甚至寻觅自己的如意郎君。”

    她突然心口狠狠痛了一下凤眸中的湿气却是压制了下去,眼睛更加清亮几分。

    “但是我凌霜金戈铁马,枕戈待旦,与兄弟们在雪原中厮杀不曾有半分后悔,那是我的理想,也是我一生守护的东西。我……凌霜从来不曾后悔!”

    凌霜说罢却是有些累了,方玉牵着她的手只想将她抱进怀中呵护,忙带着她缓缓向花厅的门口走去。

    胡离眼角落下了一行清泪,双拳紧紧握住,看着那个红衣女子垂首缓缓离开。

    “凌将军!”三皇子龙辰轩突然疾步走到了凌霜面前,“凌将军,请受在下一拜!”

    所有的人呆呆看着堂堂龙子凤孙对一个女子一拜到地,简直不敢相信眼中所见。

    凌霜也是大吃一惊,忙将他扶住,心头却是波涛汹涌。替过去的凌霜高兴,她终于得到了这世间最好的回报和荣耀。

    一直到凌霜和方玉消失在了花厅门口处,人们才反应过来,具是神情恹恹,宴会不到一会儿便散了。

    回来的路上,方恒的脸色一直沉的很。他是知道凌霜的性子的,从来不会将这些说出去,今儿她的一番话不知道为何让自己触动很大。心头竟然然隐隐有些悔意,连旁边善解人意的凌婉都不能让他提起兴趣。

    那首沧海一声笑真的是她的心声吗?

    回到了方府的东苑,凌霜坐在了窗户边一直沉默着,方玉也是静静陪伴。

    姹紫和嫣红的眼睛都哭红了,她们随着大小姐征战了那么多年,从来没有想过大小姐也是这般脆弱的一个人。

    “霜儿,”方玉小心翼翼的握着那双冰冷的手,上面惯于握剑而磨起了一层厚厚的老茧。

    “霜儿,”方玉突然垂首亲吻着她手上的厚茧,一声声轻轻呼唤,恨不得将她过往的那些痛楚,惊慌,疲惫全部让他替她担着。

    方玉从来没有这般心痛过,即便是小的时候被一刀刀割裂了肌肤,被逼着吃发馊的饭菜,被方恒方玥捉弄,甚至被方修文抛弃他也没有这么痛过。

    他已经痛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真的拿她没有办法。

    “霜儿,”方玉将凌霜缓缓抱进怀中,用力箍紧了,挑起她倔强的下巴看着她迷蒙的凤眸。

    “霜儿,此生我再不会让你受半分委屈,除非我死,不,死也不会让你受半分的。”

    凌霜狠狠震颤了一下,她今天只是替过去的凌霜鸣不平却不想居然让方玉这般认真,唇瓣张了张,却猛地被方玉滚烫的唇封住。

    凌霜彻底傻了,这算不算她的初吻?尽管这很怪异。

    方玉小心翼翼的吻着,辗转反侧,吮吸着令他迷醉的唇瓣。

    是的,他本来只想逢场作戏,谁知道却是越陷越深。

    凌霜脑海中的理智渐渐回来,忙惊慌失措的将他推开,脸上蕴满了红晕。

    “霜儿,”方玉重重喘着气,看着眼前眉眼如画又刚毅凌然的女子,“霜儿,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凌霜不自在的别过头道:“问什么?”

    方玉桃花眸中露出浅浅的笑意:“霜儿,我想反悔,不想半年之期了,我们可不可以……假戏真做?”

    凌霜一愣,猛地抬眸看着方玉眼底的认真,心头突然慌乱如麻,忙挣脱开了方玉的束缚:“真是……真是个烂问题。”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