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章 低调的才子

    凌霜作为征西大将军,在沙场征战十年之久,这样的女子本来在大燕朝就是一个异类的存在。

    对于大燕朝的男子来说,她挑战了所有男子的尊严,对于女子来说除了几分对她嫉妒还有深深的鄙视。

    一直以来,谈起凌霜这个女子,人人都是将她当做怪物来看待的。

    可是今天,一身红妆的凌霜一定会有一个新的名号便是大燕第一美人的称号。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男人婆一样的女子一旦换上女装竟然会美的这么勾魂摄魄。

    即便是正位上的那些老家伙也是嗔目结舌有些失态,一向沉稳持重的方夫人也是目瞪口呆。

    方玉牵着凌霜款款走到陈国公面前双后捧着紫檀木盒子道:“晚辈没有什么能拿的出手的,只有一方砚台想要献给外公,祝外公福寿绵延。”

    陈国公脸上表情有些抽搐,这真是一份奇特的礼物,尽管他喜欢收集文房四宝也喜欢书法,可是这小小的砚台……

    “呵!二哥也忒小气了些,没的丢了我们方家的人,”方玥鼻子哼了一声,但是宴会上所有的人都被方玉和凌霜的气质所震,安静得很,方玥这句话倒是显得分外尖锐了几分。

    此时坐在东侧平武侯身边的胡离朗声笑道:“方家二少爷素来风流俊雅想必这方砚台也是难得之物,不若拿出来我们也观赏一下。”

    他这话虽然帮着方玉倒也有几分拆台的心思,看到方玉这般的风雅气质他不得不说自己小小的嫉妒了。

    可是再看向方玉身边的凌霜,心头却又是狂跳起来。以前与凌霜在军营的时候怎么没发现凌霜竟然这般的美艳动人。他看着看着心头便**辣的难受,得不到的人再美也只能徒增伤感。

    他说罢又颓丧地坐了下来,看着对面的凌霜,随即又将视线移到了一旁。

    方玉早就预料到人们会有此一说,看到陈国公身边的陈茂踯躅万分,也不知道该不该接过来方玉的礼物。

    堂堂陈国公收下一个砚台,接的话太掉价儿了,不接的话又觉得嫌弃人家礼物轻,自己面子上无光。

    陈家两兄弟恨恨的瞪视着方玉,这厮纯粹是来捣乱的,不过他二人好似忘记了之前差点儿淹死人家娇妻的行径。

    “胡公子说得好!”方玉将伸出去的胳膊缩了回来转身对着满座的客人笑道,“是在下考虑不周。不过胡公子说对了一点,这方砚台却是这世间最难得的珍宝,既然各位都有疑虑,在下不妨拿出来看一下。”

    宴会中顿时传来一阵阵嘲讽的笑声,不就是一个破砚台吗?还独一无二,还世所罕见,这方二公子果然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纨绔子弟,实在是给方家丢人现眼。

    “玉儿!不得无礼!还不快向外公赔礼?!!”方修文的老脸挂不住了,他真是忍受不了二儿子夫妇的这些举动。一桩接着一桩,他这把老骨头也要报废了。

    “父亲先请儿子将砚台的绝妙之处展现出来再责罚儿子也不迟,”方玉根本不在乎他这个父亲的尊严,从那一次他小的时候抱着父亲的腿苦苦哀求不要让方夫人再打他的时候,他永远也记得父亲那张冷漠的脸。

    方玉命人取来一卷素绢,让四个身材高挑的小丫头一人拿着一角展开铺平。随即将手中的紫檀木盒子打开取出了一方通体乌黑的砚台。

    方玉刚将砚台拿出了盒子,四周却是传来稀稀落落的惊呼声。

    陈国公猛地站了起来:“玉儿,这……这莫非是?”

    “回外公的话,这就是著名的无水研,前朝大书法家谢溪之所用,用的是天池池底独一无二的天池墨石打磨而成。不用水,自动呈墨,墨色清晰润泽,还有一股特殊的香味在里头。最关键的是制作这方古墨的家族一百年前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所以玉儿手中这方砚台绝对是独一无二。”

    所有的人都明白这个独一无二的意思,无水研正因为不是多少银子能买得到才是它真正的珍贵之处。比那些东珠,玉观音什么的绝对要名贵数千倍。

    “霜儿!”

    凌霜暗自好笑这个家伙倒是挺得瑟的,压下了笑容双手捧着这方无水研细细研磨了起来。她素手润白,自是带着几分添香的韵味,一边的龙辰逸看的竟然生出几分向往。

    夜深人静之时,有这么一位国色佳人相伴,实在是美事一桩。而且凌霜的性子又不沉闷,这样女子饶是谁也是放不下的。

    果然一阵清香从无水研中渗透了出来,带着亮色的墨汁奇迹般的盈满了整个砚台。方玉却是手中握着两只狼毫,左右开工在素锦上飞扬恣意。

    所有的人都吃惊地看着方玉,一个人写书法要么就是楷书,要么行书,偏生这个方家二公子居然这般有才。

    左手处是骨力遒劲,气概凛然的楷书,一板一眼造诣颇深。右手处却是惊蛇入草,挥洒恣意的草书。同样的笔力,同样的速度,同样的完美无缺。

    即便是提前知道真相的凌霜也是惊叹至极,这个家伙若是生活在现代一定会被人撕成碎片抢回家去,实在是太有才,人又长得这么俊美。

    方玉落笔成书,四个丫鬟看着方玉的俊雅早已经羞红了脸,按照他的意思将写成的卷轴呈现给了陈国公。

    “桑弧蓬矢志在四方,君子福履洪范斯陈。”

    “好!好字,好诗,好风雅!”一个坐在龙辰逸身边身着名贵紫色纱袍的青年男子站了起来,一脸的钦佩之色,连用了四个好字。

    此人正是三皇子龙辰轩,当今唯一能与龙辰逸相抗衡的皇子。母族是江南世家王家,这个儿子却是承平帝最喜欢的皇子,长相羊样貌都与承平帝极其相似。

    不仅如此,这个三皇子也是当今不世出的大才子,能得到他这样高的评价,想必以后方玉在世家子弟中可以横着走了。

    顿时人群中迸发出了无数的赞美之声,方玉将砚台重新放进了紫檀木盒子里,缓缓捧到了陈国公面前。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