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章 风华绝代

    七月初九,天空晴朗,万里无云,是个绝好的天气。

    一大早,方府门口便停着十几辆马车,准备接着家眷去陈国府祝寿。陈国公毕竟是国舅爷,方家又是陈家的外亲,送的寿礼自然是精挑细选无与伦比。

    光是各房的寿礼就放满了两辆马车,珊瑚树,羊脂玉雕刻的寿星公,楠木镶嵌金银珠宝的插屏分外的惹眼。

    方恒因为要给外公祝寿总不能再关在祠堂里,今天换了一身绣青竹纹的银色锦袍,神情沉稳了几分。

    凌婉依然是一身粉色,很衬托她的肌肤但是却显得有点儿小家子气了。她随着方恒毕恭毕敬的跟在了方夫人身后上了马车,小心伺候着。

    “人都到齐了吗?”方夫人淡淡问道。

    李管家扫了一眼最后一辆马车缓缓道:“二少爷和二少奶奶刚刚回话说他们一会儿过去,二少奶奶还没有梳妆好,需等一会儿。”

    “哼!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一大家子人等着他们两个?”方玥冷哼了一声道。

    她今天盛装打扮了一番,外公的寿辰一定会来很多世家子弟,若是能由外公出面对胡家提点一番,自己与胡离的寝室想必也能成。

    方夫人平静的脸上掠过一抹冷意随即道:“既如此我们先行一步了。”

    方夫人这是明显将方玉夫妇丢下的节奏,最好那两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至此以后再不要出现才好。

    方玥扶着方夫人坐进了马车笑道:“这样隆重的宴会,凌霜可不能再打扮的不男不女,想必此时正烦闷得很呢!”

    方夫人看了一眼女儿的如花笑颜暗自叹了口气,到底是年轻气盛经不起事情,随即缓缓道:“她绝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一个大家小姐何必争这一时的长短。好好的美玉非要同瓦片碰,实在不值当。”

    方玥尽管不服气可还是点了点头,心头却是不以为然。凌霜算个什么东西?凌家如今连个撑门面的也没有,好不容易有个男丁二哥还是个残废。若不是凌家衰落,皇上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便将她的兵权收走?

    她抿了抿唇,昨天凌婉无意间说起的那个消息她倒是挺感兴趣的,管你是不是大将军只要落在她方玥的手中定要让你好看。

    “对了,今天你准备的《丽人歌》练熟了吗?”方夫人只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借着父亲的寿宴,将自己的才华展示出来。到那个时候,加上方府的门第,天下什么样的佳婿还不是自己的女儿挑选?

    “回母亲的话,那首曲子玥儿练了几个月的时间绝对没什么问题的,母亲放心。”

    “嗯!”方夫人舒心的点了点头,至从长子方恒闹出那么一桩丑闻来,自己还真的被气得半死,只希望这一次这一双儿女能给她争气点儿。

    陈国公府很快到了,方家的马车停在了二门外,方修文陪同朝中大臣在前面周旋。方夫人同陈家当家主母自己的大嫂见过礼后便走进了二门到了里面举办寿宴的园子。

    陈家这一次的宴会办的规模极大,光是喜帖就发了上千张,送礼的更是络绎不绝。诺大的陈国公府前庭院子里各种礼物早就垛得盈庭积廊。

    宴会设置在陈国公府的迎春园中,百花盛开,松柏环绕,宴席用的桌子摆的洋洋洒洒。宴席上的菜品做的分外精致,摆着冷盘孔雀开屏,百合海棠羹,冰花银耳露,几十样细巧点心。各色热菜正中还放着一大盆牛乳蒸全羊——胎中挖出来的羯羊羔儿。光一桌宴席价值大约一百两银子开外了。

    各种陈家子弟纷纷献上寿礼向陈国公祝寿,即便是宫里头的太子殿下也送来一座罕见的半人高整块玉石雕刻出来的海南观音像。

    坐在正中的陈国公身着紫金色暗花锦袍,肤色微黑,身材健壮,五官粗犷。气势威严,浓眉之下一双深邃的眼眸令人不自禁生出几分压迫感来。

    “外公,”方恒手中捧着一直楠木盒子缓缓走上前,躬身道,“这是恒儿送给外公的寿礼,还望外公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陈国公身边的心腹陈茂忙替陈国公接了过来打开,一阵耀眼的光芒袭来,居然是十二颗婴儿手掌般大小的东海南珠。

    这样的珠子能找到一颗也算是罕见的了,现在居然凑足了十二颗实在是难得的很。

    “恒儿费心了,”陈国公显然很满意,命人收下了后还同方恒闲话了几句,显然对于之前方恒在花船上的事情原谅了几分。

    方夫人微微点头,正要说一些锦上添花的话讨老爷子的欢心突然园子门口传来一阵惊呼声。

    人群纷纷将视线投向了门口处,只见方玉身着一袭纯白色锦袍,锦袍上绣着繁复云纹缠枝的图案,而且还是暗线所绣。衣角上的流云飞絮随着方玉一步步迈进花厅,都好似活了一般起伏连绵。腰间一条盘龙玉带,乌黑长发被一顶墨玉冠高高束起,明明很妖孽的脸却反透着一种禁欲式的高华气度来。

    整个宴会上几乎所有少女的视线都被深深吸引了过去,可是紧随方玉而来的那个女子却是让她们的心瞬间跌入低谷。

    凌霜此时跟在方玉的身后,来之前这一身打扮可都是方玉替她张罗,即便如此她还是忐忑的要死。

    因为她从来没有穿过这样的女装,即便是穿越之前也是军装要么劲装,此番第一次将古代这些繁琐的衣衫穿上,心里头虽然别扭得很也不敢露出半分怯意来。

    今儿他们可是来给某些人添堵的,当然要表现出最佳状态来才行。

    每个人都惊呆了般的看着凌霜,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将红色这样俗气的颜色穿得这样惊艳绝俗。

    凌霜身上的纱裙全部是金红色,更承托出了白玉莹然的肌肤。本来冷冽张扬的凤眸被红色的强烈反差衬托的流光溢彩起来。一个眼神都带着难以言说的靡丽,让人除了惊艳也只能惊艳。

    是坠入魔道的仙人?还是盛世花开的锦绣,禁欲般的清冷与艳丽热烈交织在凌霜的身上,辉映成难言的韵味。

    一个词——风华绝代!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