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章 帮忙掩饰

    “凌霜!”胡离大踏步走了过来,看到凌霜后满眼的惊喜。

    谁知他没走几步突然一道剑虹横在了他面前,胡离下意识的拔出腰间宝剑抵了上去,手腕震得发麻,抬眸便看到方玉冰冷如霜的眼睛。

    四周传来一片惊呼声,方玥虽然对胡离只见过几次,可是一颗芳心早已经牵绊在了胡离的身上。

    胡离虽是一介武夫却比京城哪些文弱的世家公子哥儿更多几分魅力,谁知道今天胡离居然主动来了方府。

    她恰好遇到还没有说几句话二哥和凌霜就从东苑的门口出来了,胡离看到凌霜后星眸中的一点光狠狠刺痛了她。

    凌霜!又是凌霜!好得已经是有夫之妇还这般勾引人,让她恨不得扑上前去咬死凌霜这个贱人!

    她看到二哥居然二话不说拔剑逼向了胡离,心头泛起一抹冷笑,但凭借着二哥的三脚猫功夫还不是让胡公子狠狠收拾的下场。

    这个二哥她早看不顺眼了,真希望胡公子能一剑将他刺死了去。

    可是伴随一阵惊呼,方玥猛地惊呆了,这怎么可能?只见胡离捂着渗血的手臂踉跄着大大退后一步怒目而视的瞪着被凌霜拉到身后的方玉。

    凌霜叹了口气压制住了方玉的怒意低声道:“方玉,给我个面子好不好?”

    方玉的桃花眸中是真切的阴戾,若不是眼前这只骚狐狸将霜儿带到船上,霜儿也不会差点儿淹死。那种要失去凌霜的心悸,将是他此生相伴的噩梦。可是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还敢找上门来,他此时真的连杀他的心思都有了。

    “还有你这样做万一被别人看出了底细该如何是好?”凌霜也担心这个,要知道方玉一直在隐藏自己的实力。

    “你放心,我用的是你教给我的招数,不会让别人看出端倪的,”方玉眼底的郁色缓和了几分,这丫头还是挺关心他的嘛。

    “玉儿!怎可与胡参军动手?”方修文听到下人通报后不禁大惊失色,自己这个糊涂儿子若是真的冲撞了胡家长公子,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胡家才是这京城中真正握有兵权的大家族,有兵权就有实力,这是个不争的事实。

    不过出乎他预料的是,他的这个二儿子居然将胡家长公子刺伤了,这份功力倒是令人诧异。可是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方修文的视线转向了方玉身前站着的凌霜,眉头狠狠蹙了起来。莫非真的是凌霜教授有方,让自己儿子的武功提升的这么快?可是怎么可能?

    胡离早已经看出了方修文眼底的狐疑随即微微一笑走到了方修文面前躬身行礼道:“小侄胡离拜见方伯父!过几天便是皇上木兰围场巡狩的日子,家父请方伯父过去商定一些事情,特派小侄前来传个话。”

    方修文眉头一蹙,这胡离很明显是推脱之词。木兰围场的巡狩乃是国家大事,要商量也是在朝堂之上,何必要去胡府?

    再者说来平武侯胡云天最讨厌的便是他们这帮文臣,哪里有这份闲工夫请他去胡府一聚?这个胡家小子分明是想找个借口来他方家,想到此处方修文看了一眼凌霜,暗自哀叹早知道娶了这么一个儿媳妇过门,他就是拼死也要抗旨的。

    方修文能做到宰相一职也是千年的狐狸修成了妖,哪里看不出胡家长公子对凌霜的那份意思,可是这也太荒唐了吧?

    “贤侄既然如此一说,一会儿我便去胡府拜见令尊。犬子方玉不知轻重,伤了贤侄我自会重重责罚给贤侄一个交代。”

    “不用,”胡离语气急迫忙又缓了几分,暗道若是方修文责罚方玉,岂不是连累了凌霜?

    他今天来主要是看看凌霜好了没有?那天凌霜尽管化险为夷被方玉救走,可是自己一直沉浸在无边的悔恨中。

    自己一时的私欲差点儿害了这个世界上他最心爱的人,越想越是后怕。今天胡离实在是忍不住了,找了一个不是借口的借口跑到了方府,就是为了看一眼凌霜究竟好不好?有没有事?

    如今看到她气色红润,显然已经是大好了。

    “方伯父,侄儿听闻二公子得了凌将军的真传学习武艺,我与凌将军也是多年出生入死的战友,故而想试试她的徒弟练得怎么样?果然二公子乃练武的奇才,没有几日便有这般造诣,实在是难得的很。”

    这下子倒是凌霜和方玉暗自诧异,胡离居然想了这么一个无人能辩驳的借口替方玉圆了过去。

    看着凌霜凤眸中的感激之色,方玉觉得胸口憋得慌,这小子越是如此他怎么越是觉得不安啊!

    “话虽这么说,玉儿你也太不小心了,还不快向胡公子道歉?”方修文可不想得罪了那个脾气火爆出手便狠辣异常的平武侯。

    方玉站着一动不动,凌霜知道这是方修文给儿子找台阶下,方玉怎的连这个面子也不给?她哪里知道情敌之间的那种你死我活的斗争?

    “方玉,”凌霜偷偷扯了扯方玉宽大的袖袍,语气中带着几分嗔怪

    这声音软软的带着恳求,方玉顿时像喝醉了一般,抵不过她一丝半分的温柔,随即走到胡离面前抱拳道:“多有得罪,还请勿怪。”

    “方公子客气了,”冰冷之中带着几分不太明显的怒意。

    凌霜松了口气。

    “胡贤侄,我们前厅去谈,”方修文冲胡离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胡离转头看了一眼凌霜,抿了抿唇硬着头皮离开。以往日日夜夜六年的相处,如今变得看一眼都是这般困难,他越发难受得要死。

    看到胡离离开后,凌霜也随着方玉离开。

    啪的一声,一直站在树下看着这一幕的方玥手中握着的枝条断成了两截,断口深深刺进了掌中,划出一抹血痕。

    “妹妹这是何苦呢?”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凌婉痛惜的看着她的手,轻轻拿在自己的手中。

    “这伤口需要尽快止血抹一点儿茯苓膏,否则以后留了疤痕便不好了,”凌婉声音轻柔至极,小心翼翼用素帕将方玥流着血的手裹紧了些。

    “那个贱人欺人太甚!”方玥眼角已然发红。

    凌婉眉眼一挑,却是淡淡笑道:“凌霜说到底之前也做了大将军,人人都给几分颜面。不过那个胡参军据说在军中的时候,经常被凌霜叫到营帐中商议军情二人关系倒是极好的。”

    方玥的身子猛的一颤,手却被凌婉拽住,压低了声音道:“妹妹,想必胡公子也是被蛊惑的,你也别放心里去。我已经帮你寻到了那套珍珠头面,你随我看看去,怎样?”

    方玥脸色缓了几分道:“多谢姨少奶奶挂念,走吧,去看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