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章 骚狐狸又来了

    凌婉回到了西苑气得发疯,若不是如今她和方恒处于被动地位,她才不会去主动讨好那个贱人。

    她身边的小丫鬟具是不敢说话,垂首躬身立在那里,这个姨少奶奶虽然面相上柔弱纯美,可是近身伺候过的丫鬟都心生恐惧得很。

    她将桌子上的杯盘碗盏砸了一个粉碎后,明媚的双眸却是蕴满了毒液一样的狠辣贪婪之色。

    “春熙,你去将大少爷身边的陈元叫来!大少爷如今还关在祠堂中,可是陈国公好得也是大少爷的外公,总不能不准备些什么吧?”

    春熙忙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将陈元带了进来,陈元隔着外面的屏风候着等问话。

    “大少爷之前交代下来让你准备的寿礼可曾备好了?”凌婉端坐在了椅子上,俨然一副当家女主人的身份。

    “回姨少奶奶,准备妥帖了,十二颗东珠已经凑齐了。”

    “嗯!礼物一定要厚重一些,还有我让你们寻的那套珍珠头面可曾寻到了?”

    陈元忙将随身带着的盒子双手捧了过去,春熙接过送到了凌婉面前。

    凌婉打开盒子,果然是上一次方玥看中的那套头面。可是却被一个小户人家的姑娘提前预定下了,虽然珍珠头面也不是很值钱,但那家铺子却仅此一套。

    她知道方玥那样跋扈的性子,越是得不到越要占为己有,也许拿到这套头面后她就不新鲜了会扔了去。

    凌婉粉嫩的唇露出一抹残肆的笑容:“没有什么麻烦吧?”

    “没有,小的使了点儿计谋将那小贱人卖给了人贩子。再倔强的性子只要灌下药,打断了腿,倒手卖上几个来回,纵然是公主贵人也面目全非乖乖受着。”

    凌婉的眉眼猛地一挑:“你最后那句说什么来着?”

    陈元脸色一变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小心翼翼道:“只……只要卖上几个来回……”

    “陈元你进暖阁来,春熙你出去!”凌婉声音中带着几分喜悦。

    春熙忙带着服侍的小丫头们退出了暖阁,还将门紧紧关上。

    陈元此番倒是不自在起来,可是近处看着凌婉越发显得美艳万端,不禁身子有点儿发热。

    凌婉眼底的冷笑一晃而过淡淡道:“我知道你家境贫寒,后来帮大少爷办成了一件事儿才得到大少爷的赏识。我这里恰好也一件事情,你若替我办成了,我自会让你后半生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你看如何?”

    陈元忙跪下来磕头:“请主子提点。”

    “罢了,不必多礼,我只问你是不是和人贩子很熟?”凌婉的声音越来越低了下去,近乎耳语。

    一阵阴风刮过暖格外面的长廊,长廊不远处闪过一道碧色裙角,在花树丛中一晃而过消失不见。

    东苑暖阁中到处是药味,方玉宠溺的看着凌霜将刺绣用的针线当做暗器扔的七零八落,越发笑的欢快了。

    “几天后便是陈国公的寿辰,霜儿你的寿礼准备好了吗?”方玉身着靛青色锦袍,走到凌霜面前后微微掀起了袍角坐在了她对面。

    凌霜依然是一身精干装束,只是此时软趴趴的趴在绣架上有气无力道:“让我做绣品饶了我吧,书法?额……算了吧!绘画?方玉我的那张小鸡吃米图怎么样?”

    方玉一愣哈哈哈大笑:“我娘子的小鸡吃米图乃不世传之作,在下方玉愿意以高价收购,装裱而成每日里挂在了门楣上,早晚参拜不敢有误。”

    “少扯!”凌霜眉眼笑的弯弯,方玉却是心头一热,这女子近来的笑容越来越多了。

    “你看什么?”凌霜不自然的抹了抹脸,最讨厌方玉每天这样看着她发呆。

    “很美,”方玉抬手理了理她鬓边调皮的发丝。

    “那个什么,我们到底送什么寿礼才能在这一次宴会上脱颖而出?让他们再不敢轻视你?”凌霜已经觉察出最近方玉的小动作越来越多,她不是没有感触而是给不起。

    她毕竟是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人,与这个时代有着格格不入的理念和想法。说真的,这种大宅里的生活让她觉得憋屈,她终归是这个世界的过客而已。

    方玉心头苦笑,凌霜依然在躲着他,可是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呢?她难道不觉得他们两个人之间已经很有默契了?

    “方玉要不送翡翠如玉,珊瑚树?反正你那个什么血影门不是很有钱吗?”上一次方玉救她倒是将他江湖门派掌门人的身份给暴露了,凌霜对这个颇感兴趣。

    “要不,你带我去你的血影门逛逛?”

    “我看还是将我们两个活宝送过去更是一份心意你说呢?”方玉顾左右言其他,别开了凌霜的话题。

    “方玉为什么不能让我去你的地盘儿逛逛呢?不能带家属吗?”凌霜真的是想去,一听血影门的名字就觉得热血。

    “霜儿,那个地方你绝对不能去,”方玉脸色微微变的整肃。

    凌霜倒也通透摆了摆手:“随便你啦!我也就是问问,不过我倒是有一件事情问你,太子殿下送我的那匹马最近一直拉肚子,是不是你搞的鬼?”

    方玉唇角一阵抽搐,这都能猜得出来?

    看着方玉呆萌的样子,凌霜想起他半夜喂那匹马巴豆的事情就觉得哭笑不得,这个人脑回路实在是奇特的很,吃飞醋的能力也是有目共睹。

    “好了,既然不喜欢太子送我礼物,那就给人家送回去,别折腾那么一匹好马,我心疼,”凌霜笑道。

    “一会儿我命人打着你的名号送回去,就说在方府水土不服,其实我还有更好的马要送给你!”

    “真的?”凌霜凤眸一亮,却听到外面传来嫣红的禀告声,“小姐,那个……那个胡参军来了。”

    “这只混蛋骚狐狸!”方玉勃然大怒,上一次凌霜落水的事情还没了结,今儿倒是上门寻死来了。

    “方玉!!”凌霜暗道不好忙跟了出去。

    他们一前一后刚刚疾步走出了东苑,方玉和凌霜具是猛地收住脚步。只见胡离一身绣着梅纹的玄金色锦袍,头发用墨玉冠束起,迎风站在高大的柏树下。整个翩翩少年英雄的绝佳气质。

    他身边此时却立着身着桃红色锦衫的方玥,看向胡离的眉眼间尽是款款柔情。胡离此番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着,看到凌霜后星眸中的璀璨却胜过千言万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