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章 服软

    太子府畅春园中,身着一袭黑底刺金华贵锦袍的龙辰逸有一搭没一搭的喂着池子里的黑色名贵金鱼。

    陈沛文,陈沛武两兄弟恭恭敬敬站在龙辰逸的身后,脸色却是不好看得很。这两兄弟是天之骄子,加上又是皇亲国戚的身份,自然是不将别人放在眼里的。

    只是没想他们昨夜设计的连环局非但没有将凌霜怎么样,反而将自己的表哥方恒载了进去。

    方修文大怒,将这个一向宝贝的儿子关进了祠堂跪着,已经跪了三天三夜了。这事儿也不知道怎么就走漏了的风声,如今闹得满城风雨不说连陈家也脸上无光。今早更是被太子殿下早早抓到了太子府,也不知道这位国之储君会是个什么态度。

    就在陈家两兄弟忐忑不安的时候,龙辰逸终于肯开口了。

    “听闻你们设计差点儿让凌霜淹死?”

    陈沛文心头顿感不妙,怕是这太子真的对凌霜上了心,那可就麻烦了。

    “市井小人胡言乱语罢了,”陈沛文额头渗出一层细密汗珠。

    “是吗?”龙辰逸的声音听不出愤怒却有着森森的寒意,让陈家两兄弟不禁打了个摆子。

    “你们两个都是我今后要重点栽培的对象,怎么就这么点儿眼界?要记得你们是男子,后宅争斗从来都是女人的事情,可记清楚了?”

    “殿下教训的极是,”陈沛文忙拉着弟弟躬身行礼。

    龙辰逸却始终没有回头,看着争抢觅食的鱼,唇角噙着一抹冷笑着一字一顿道:“以后我不希望凌霜再出什么事情?这是你们的第一次机会,也是最后一次,下一次我绝不宽宥。”

    陈家两兄弟顿时冷汗流了下来,应了一声便看到龙辰逸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两人忙退了出去。

    “凌霜那个女子居然这么好命找到殿下这样的靠山,实在是令人心头不舒服得很!”陈沛武愤愤道。

    “沛武,从今往后需要小心行事,方家那个二公子身边也该是多走动走动了。”

    “哥!我们就这么算了吗?”

    陈沛文唇角一冷:“太子殿下有一点儿说的很对,京城中还有那么多事情需要我们去做,而不是将视线局限在小小的内宅,唉,我们的眼界确实需要开阔一些了。沛武,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听清楚了吗?”

    方家东苑的暖阁里不时传来了阵阵咳嗽声,凌霜这一次还真的感染了风寒。方玉几乎将整个京城的医馆都扫荡一遍,那些被方玉抓过来的大夫一个个具是暗自苦笑,天底下还有这么关心甚至是宠溺妻子的夫君?他们也算是开了眼了!

    凌霜无聊的坐在暖阁里把玩着一柄匕首,时不时反手飞了出去扎进了门框,姹紫又哭笑不得的取下拿还给她。

    自从上一次大小姐落水生病,姑爷几乎将她软禁在了暖阁,哪里也不许去。他从来没见过姑爷发那么大的火,居然还真的将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小姐制得服服帖帖。

    此时方玉清俊的声音透过十二扇屏风袭来,凌霜不得不掏了掏耳朵。

    “风寒,风寒,你们一天到晚和我说这个,究竟怎么才能治好?”

    “二少爷不要着急……”

    “能不着急吗?眼见着咳了三天了,还不见好?”

    “二少爷,这风寒只要静养几天慢慢也就好了……”

    “静养?静养能好利索还要你们这帮庸医做什么?!!”

    “方玉,咳咳……”凌霜实在听不下去了,假意咳嗽了两声。

    轩阁的门呯的一声被方玉推开,凌霜只觉得天旋地转之间便落在了方玉的怀中,温暖修长的手掌抚上她的额头。

    “怎样?哪里不舒服?今天的药喝了没有?想吃些什么?不过清淡的多吃那些,油腻的菜品等你好了再说……”

    凌霜目瞪口呆的看着方玉的滔滔不绝,根本插不上话。

    “二少爷,二少奶奶,”香坠走了进来禀告,“姨少奶奶来了。“

    凌霜一愣,外间的帘子已经打了起来,穿着一袭海棠红百褶裙的凌婉身形笨拙的走了进来,身边的婢女还带着一只黄杨木的食盒。

    凌霜到底是脸皮子薄不习惯在人前秀恩爱,忙要从方玉的怀中挣脱出来,用力有些猛还真的嗓子发痒咳嗽了出来。

    “怎么又咳了起来?”方玉眉宇间的焦灼表露无疑,忙将她抱在了榻边,端了莲子百合粥。若不是凌霜的凤眸瞪了他一眼,他还真的能将这碗莲子粥统统给她喂进去。

    凌婉抬眸看到方玉将自己长姐箍在怀中的亲密模样不禁脸色微微发白,同样都是方家儿子。方玉虽然是纨绔子弟可是成亲后对凌霜畏妻如虎也好宠妻成瘾也罢已然成了京城中热议的话题。

    可是方恒却因为自己怀了身孕,在外面的花船喝酒,此番看着凌霜幸福的场景心头更是嫉恨交加,脸上却是笑意嫣然。

    “听闻长姐病了,小妹心头甚是惶急,做了几样小点心送给长姐尝尝,”凌婉说罢便命人将黄杨木食盒打开露出里面的各色点心。

    凌霜不禁哀叹,之前的凌霜为什么会输给了这个妹妹,大概真的是拴住男人的心还得先拴住男人的胃。

    那些点心各式各样,小巧玲珑看起来便让人有食欲得很,不过要看是谁送来的。

    凌霜实在不想看到凌婉这张伪善的嘴脸,缓缓道:“妹妹有心了,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千层糕这种点心?”

    凌婉心头一颤,自己之前毒杀凌霜这件事情其实只有她们二人知道。不过这凌霜好似变聪明了,倒是没有将这件事情挑明了。即便挑明了又能怎样?谁能相信一个将军会这么没用,而且她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长姐,之前是我不懂事,惹长姐生气,长姐可以打我骂我但是千万不能不理我啊!”凌婉说罢楚楚动人的眼眸便涌起了水雾。

    凌霜细细揉着眉心突然站起来走到哭哭啼啼的凌婉面前,凤眸已经是一片冰冷如霜:“凌婉,你真让我恶心!做婊子还要立贞洁牌坊,你恶不恶心?做了恶人,还故作无辜之态你反不反胃?到了姐的地盘儿上还演戏,你还真以为我不敢揍的你一魂升天二魂出窍?在姐姐我没有真的动了杀意之前,你赶紧的,滚!”

    凌婉猛地抬眸,却对上了凌霜眼底真切的厌恶。她知道凌霜一向高傲但从来不会这般言语讥讽谩骂,顶多就是生个闷气罢了。

    而且凌霜是那种面冷心热的女子, 只要自己放低了姿态,便能同她修复好关系。到那个时候伺机再收拾这个贱人也更多几分机会。

    只是她没想到凌霜的姿态居然是这样凌厉而咄咄逼人。一时间竟然哑口无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