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章 偷梁换柱

    乌篷船中的水越来越多,嫣红知道胡离虽然识得水性可是毕竟不可能同时救两个人,而自家小姐是断然不肯放弃自己的。

    “小姐,您多保重,”嫣红说罢便要投河,却被凌霜猛地拽住怒斥道:“你疯了吗?”

    “小姐!”

    “凌霜!快!我带你离开!”胡离还是自私了一回,他不能看着凌霜淹死在自己面前,故而也放弃了嫣红。

    “谁都别乱动!”凌霜突然想起了方玉给她的玉哨,可是如今她们已经不在校场口而是毓秀河上也不知道这玉哨管不管用。

    她拿出来拼命地吹响了玉哨,悠扬至极的声音就像划破夜幕的星光,很清晰的传到了远方。

    嫣红和胡离一时间有些愣怔,却被凌霜吼了一嗓子。

    “还愣着干什么?将船舱里的水舀出去!”凌霜转身脱下自己身上累赘的外衫,只穿了一件中衣抓起了舱里能用得上的器皿不停地向外舀水。

    胡离狠狠一拳砸在了几乎倾斜半边的舱门褪下外衫加入了凌霜,嫣红也知道现如今不是寻死觅活的时候,忙凑上来帮忙。

    三个人在这生死存亡的关头竟然也控制了船下沉的速度,凌霜就是有这样的气势。只要有她在不管怎么样的恶劣境地,都能让人产生一种安宁的心态。

    “凌霜!”胡离重重喘着气,这样高负荷弯腰舀水的动作让他也累个半死,一边的嫣红已经快要虚脱了。

    “不要慌!继续!”凌霜丝毫没有抬头,凤眸中的坚毅却是越来越浓厚。比这惊险的场面她见多了,现如今她只能将生存的时机拖得更长久些,希望方玉还来得及救他们。

    “大小姐!大小姐!船!船!”早已经累趴下了的嫣红点着黑魆魆的江面,她目力极好,这一点儿凌霜倒是相信。

    她顺着嫣红的视线果然看到两艘船的影子影影绰绰而来,可是还有很远的距离。

    “加把劲儿!!”胡离几乎是嘶吼了出来,可是这半个时辰已经到了强弩之末,船体瞬间轰然垮塌。

    “霜儿!”胡离猛地一把拽住落进了水中的凌霜。

    “嫣红!!”凌霜拼尽全力一脚将一块儿舢板踢到了嫣红的身边,呛了一口水的嫣红忙紧紧抓住了舢板。

    凌霜却是因为这一用力,整个人脱离了胡离的手臂,瞬间没入河水中。

    该死的,这具身体还真的不会游泳,她下意识的想要伸展开臂膀却是动作极其不协调。

    今天难道真的要被淹死了吗?冰凉的河水让她整个身体麻木木的疼,她渐渐看不清四周的境况。

    “霜儿!霜儿!!”胡离凄惶绝望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凌乱的河面。

    凌霜知道那是胡离在寻找自己,她拼了命想要游过去整个身子却是越来越冷,胸口因为缺氧宛若被火烧了一样的疼。

    “霜儿!!霜儿醒醒!霜儿!!”

    凌霜突然被一双强有力的手臂紧紧抓住,一个大力被人抱了上来,甲板坚实的触觉让她觉得自己似乎活过来了,有些安心。

    一双修长的大手拼命地压着她的腹腔,凌霜猛的咳嗽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呕吐着,随即倒在了熟悉的怀抱中。

    “方玉?”凌霜缓缓睁开眼对上了那双已经赤红的桃花眸。

    “霜儿,谢谢,你没有死,谢谢,”方玉像是失去了魂魄一样,将凌霜紧紧箍进怀中。

    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庆幸过,今儿他去了毓秀河边的酒楼里,本来是要同那个人商议如何应对太子殿下的事情,不想却听到了凌霜传给他的玉哨声。

    这玉哨是特殊方法加工打磨出来的,声音清脆但是穿透力却是极强,他的属下很容易把握住了凌霜的所在。

    方玉打横将凌霜抱了起来走进了船舱,迎面走出来两个身着黑衣的劲装女子冲方玉躬身行礼道:“门主,火炉已经准备好了。”

    “你们出去!”

    方玉面色极其阴戾,抱着凌霜走进内舱想要亲自替她换衣服,却被凌霜推开。

    “我……咳咳咳……自己可以!”

    方玉狠狠瞪了她一眼也不知道是和谁生闷气,猛地站了起来走到外面:“你们两个进来!”

    “是!”那两个女子忙走进来替凌霜换上干净衣服,方玉这才掀开帘子走进来,却将凌霜换下的湿衣服扔在了一个劲装女子怀中。

    “方家的人马上会来查探这里的情形,你们两个机灵点儿。”

    “是!门主!”那两个女子机敏异常早已经明白了主子的意思,这是要演戏给方家看。

    “嫣红和胡离怎么样了?”凌霜换上干净衣衫后身体才不那么抖得厉害。

    方玉眼底一沉,都这样了还提那只害人不浅的骚狐狸干什么?却又心疼的将她抱在怀中咬牙切齿道:“嫣红和那只骚狐狸我已经派人送到了另一只船上,既然有人要置你于死地,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嫣红并无大碍,要留下来装装样子,这个你别管了。”

    凌霜听出了他话语里是真的生气了,可是她素来高傲道歉的话实在说不出来只得叹了口气道:“随你吧!”

    “霜儿,”方玉终究心软了下来,“我们是不是上辈子欠着彼此?全要等到这辈子一桩桩的还?”

    毓秀河畔这个时候已经轰动了,方家大夫人亲自带着人将一艘乌篷船堵住。船头守着的嫣红脸色苍白身子微抖,说什么也不肯离开。

    “来人!将这个贱人拽开!”方夫人眼底含着一抹冷笑,这一次侄儿沛文的计策甚好。即便是凌霜侥幸没有淹死,只要将她和那个胡参军堵在船舱,她就有法子让凌霜身败名裂。况且刚刚落水,此时从水中被人救上来后,难免会脱掉湿衣,呵!

    “这……这不关小人的事啊!方夫人!方夫人放过小人吧!小人也是看他们落了水才救上来……呜呜……”艄公可怜兮兮的哀求,却被方家的家丁死死按在甲板上,堵上了嘴巴。

    方夫人眉眼清冷,她不喜欢听不必要的废话。

    “将帘子掀开!”方夫人冷冷道。

    李管家冷笑着一把掀开了帘子,四周顿时传出了一阵吸气声。只见船舱中躺着一个裸着上身的青年男子,此时眼神涣散,须发散开,满身酒气,似乎神智不是很清楚。左右两侧分别半卧着用锦被捂着身子的二八妙人。

    如此香艳的场景,是个人都猜得到刚才这船舱中是如何的荒淫无耻。

    “啊!怎么是……怎么是方大公子?”

    “我的个天啊!那不是京城头牌云水姑娘吗?还有天香院的青纹姑娘?”

    “啧啧……这方大公子原来也是个伪君子…平日里装的正派模样,此番看起来艳福还不浅啊!”

    方夫人只觉得天旋地转,向后踉跄着倒了下去。

    “夫人!夫人!”一阵惊呼传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