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章 驯服

    较场口的开阔地很快摆着一张方桌,凌霜将盛满水的青瓷碗放在了桌子上。龙辰逸不知道凌霜想要做什么,唇角微翘兴趣盎然地看着她。

    “殿下这一次的军马是从柔然哪几个地方买回来的?”凌霜抬眸问道。

    “分别从柔然国的余元,兴田和绛州三地所买,难不成这三个地方出来的马匹有什么不妥?”龙辰逸笑道。

    凌霜转身冲胡离道:“胡离,你命人将这些马匹按照出产地方的不同,分成三组,将那些马匹赶到这边来,尽量让他们跑起来。”

    胡离忙应了一声,下去操办。

    “殿下请仔细看这桌子上的水碗,”凌霜请龙辰逸坐在了桌子边。

    龙辰逸眼底的兴趣倒是越来越浓厚了,不多时第一组马匹飞奔着经过了他们所在的地方,水碗里水面波纹泛起涟漪却没有洒出来。

    第二组跑过来的时候,水面震颤的幅度不是很大,水面平静得很。

    第三组过后,整个地面隆隆之声不绝于耳,水碗四周早已经溅出了不少的水迹。

    “殿下,我的建议是用第三组马,脚力劲儿大,奔跑的速度应该很快,很适合突袭作战。第二组可拿来作为粮草运输之用,脚力虽然不够劲儿可是耐久性强。第一组弃之不用。”

    “凌霜真有你的!”胡离几乎佩服的五体投地,很困难的事情,被凌霜用一碗水便解决了问题。

    龙辰逸此时的神情倒是有些复杂,暗道可惜了是个女人。若是男子,他定会将她征召为自己的幕僚。

    凌霜看了看天色刚要告辞却不想较场口东面的马厩里传来马匹的嘶鸣声,凌霜微微一愣,忙转身走了过去。

    龙辰逸和胡离等人也跟了上来,却看到十几个兵士团团围着一匹通体墨黑的高头大马。那马看起来性子极其暴烈但是却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就像一匹黑色凝练闪烁着夺人的光芒。

    龙辰逸看着凌霜凤眸中的光芒,心头顿时了然,笑道:“凌姑娘若是喜欢,这匹马便送给姑娘了。只是要看姑娘有没有能力征服这匹烈马?”

    凌霜虽然知道这样接受了龙辰逸的好处有些不妥,可是马匹对她来说就像她血液中不可分的一部分。很显然这匹马已经点燃了她心头渴望已久的那抹热情。

    “多谢殿下,凌霜却之不恭了,”她大踏步走了过去,突然飞身跃起直接落在了黑马的背上。黑马瞬间狂躁起来,奔腾跳跃恨不得将凌霜掀翻在地。

    围观的人群不时的发出惊呼声,凌霜矫健的身影宛若凝固在了马匹的背上,一人一马在血红夕阳的映照下看起来是那么的惊心动魄。

    终于黑马渐渐喘着粗气放弃了抵抗,凌霜倒是心疼的抚摸着马鬃,跃下来将马鞭递给了一边跟着的姹紫。

    “你牵回去,将它交给姑爷,别的人我不放心。”

    “是!”姹紫也替主子高兴这一看就是一匹良驹,忙将已经系好绳辔的马匹牵在手中。

    姑爷两个字刚一出口,龙辰逸和胡离两人的脸上都是不得劲儿得很。即便是自己心爱的战马也要托付给方玉照顾,这方玉究竟给凌霜惯了多少**汤。

    一边默默观察的陈家两兄弟扫了一眼胡离的神情,陈沛文缓缓走到龙辰逸面前道:“殿下,今儿这战马的事儿还需要向皇上禀报,事不宜迟啊!”

    龙辰逸满是深意的看了一眼凌霜道:“凌姑娘果然是人中龙凤,以后本宫还需要多多向凌姑娘请教。”

    还请教?凌霜只觉得这个太子是不是故意逗她玩儿呢?随即淡淡点了点头,也不多话。

    龙辰逸看到凌霜这般冷淡的反应或多或少有点儿郁色,也不好再说什么,带着陈家兄弟转身离去。

    “胡离,我也该回家了,你多保重,”凌霜转身要走却不想手臂一紧,她诧异的看向了胡离。

    “有事?”

    “也没什么事儿,”胡离忙放开了凌霜的胳膊,他好不容易抓到了这么一个与她独处的机会,自然不舍得放弃。

    “那我走了!”凌霜觉得这个胡离总是奇奇怪怪的。

    “等等!能喝一杯吗?兄弟们好久没一起聚了?”胡离几乎带着恳求。

    凌霜心头一顿,若是拒绝的话倒也显得不近人情,毕竟是一起共生死过的战友和兄弟。

    “好吧!不过说好了,只喝三杯,不能贪杯的。”

    “我明白你是个有家室的人,”胡离揶揄道,话语中却是带着几分苦涩,“也不远,就去毓秀河的船上。”

    “好吧,走!早知道我就不让姹紫将马匹送回去了,咱们骑马去!“

    “共乘如何?”胡离笑着翻身上了马背指着自己怀前的位置,眼眸中却是带着几分试探。

    凌霜眉头一蹙随即拉过马厩里的另一匹马骑了上去笑道:“走!你前面带路!对了将小五,陈三他们也叫上吧,我请客!”

    胡离的脸色垮了几分,凌霜到底开始躲着他了,心头倒是有些闷闷的。

    “小五他们近来忙于操练无暇这些,等这一段儿时间过去,我亲自带着他们打上你的家门讨酒喝。”

    他好不容易得到一个同凌霜单独相处的机会岂能被小五他们挤占了去?

    凌霜却是觉得哪些地方不对劲儿,可又说不上来不对劲儿。只是胡离毕竟救过她的命,她也不好驳了胡离的面子。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毓秀河上的一条乌篷船里,整条船都被胡离包了下来,凌霜到底是多了几分不安将嫣红也带到了船上。

    “凌霜你这是防备着我?”胡离苦笑,“我其实也打不过你,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疏离我,很伤人心的。”

    “胡离,我知道你心头不痛快,其实今天我们说清楚也好……”凌霜的话突然被外面嫣红的惊呼声打断。

    “怎么了?”凌霜同胡离忙冲了出去,却看到嫣红脸色发白指着河水中隐隐绰绰的影子,声音都微微发颤,“小姐,河里面有东西在凿船。”

    凌霜暗道不好,此番乌篷船已经行驶到了河中央,四周也没有其他的船只,而他们的船舱里也开始进水了。

    “大胆贼人!快出来!!”胡离不禁怒斥,他知道凌霜和嫣红都不会浮水,心头越发捉急。

    猛地抬手甩了自己两记耳光,都怪自己鬼迷了心窍,一时只想与凌霜单独相处还将船划到分外僻静处,害的凌霜置于险境之中。

    “胡参军,船快沉了,你带着我家小姐快走!!”嫣红已经带着哭腔。

    凌霜凤眸掠过一抹冷光,究竟是谁下的手,甚至将胡离的心思也算计的这般精妙,成为害死她的最好工具。真毒!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