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章 选马

    阿雅对凌霜的感情连自己都糊涂万分,此番看着凌霜凤眸中的戏谑脸上却是火辣辣一热,但是又觉得羞耻万分。

    都怪这个爱装男人的死女人,害她到了今天这般光景,蛮腰一扭跃出了亭子举着鞭子直奔凌霜而去。

    方玉此番倒是放心了不少,那丫头一看武功就低了凌霜很多,不过那丫头的鞭子使得倒是不错,说不担心是假的。

    胡离眉头狠狠蹙了起来,龙辰逸等人却是一副看戏的模样,丝毫没有阻拦的意思。他倒是很想知道凌霜究竟强悍到了什么程度?

    曲桥上凌霜的矫健身姿宛若流光,巧妙地避开了阿雅每一次的攻击,更像是戏弄。再看阿雅脸上的神情像是要哭了的模样,凌霜其实也不敢真的伤她。

    阿雅是要与大燕朝的皇子和亲的,自己若是打伤了她就惹了大麻烦。不用想也知道定是那个赫连风带着阿雅寻到太子府找她挑事儿,这混蛋亡她之心不死啊!

    凌霜如今只是希望阿雅能晓得自己的厉害,不是打不过她而是不愿意打。可是这丫头似乎疯了般的卯足了劲儿要和她一争高下,凌霜登时觉得有些烦,细腰一扭迎着阿雅的鞭子探了过去。

    这一招实在是太凶险了,若是被阿雅手中的钢鞭扫到非花了脸不可。亭子里围观的人具是看得心惊肉跳。

    “霜儿!”方玉忙要飞身跃过去,不想那边凌霜使出来极其诡异的一招,探手便将钢鞭上的势头卸去。

    一探,一拉,一绕,阿雅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双臂被自己甩出去的钢鞭牢牢绑住,整个人落进了凌霜的怀中,登时脸色青红不定,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你这个混蛋!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是个女人?你要是个男子,我拼了性命也要嫁给你为妻!”

    凌霜瞬间碉堡,石化,风中凌乱,忙将她放开,倒是显得手足无措。

    阿雅索性坐在了地上哭得越发来劲,凌霜不得不蹲下来细声劝慰。

    “阿雅公主,那个时候我与乌桓交战实在是迫不得已才隐瞒了女子的身份,你这又是何必呢?”

    亭子里的人具是哭笑不得,谁也没想到乌桓国的公主居然荒唐到了这个地步,爱上一个女人?还真的是命运弄人,方玉更是苦笑,自己的情敌不光有男人还有女人,他到底娶了一个什么老婆啊?

    凌霜看她情绪稳定了些,将她身上的钢鞭松开随即起身,刚要离开只觉得脑后一阵冷风袭来。

    阿雅这丫头居然无耻到偷袭,她闪身一躲,可是束发的带子却是被钢鞭扯落。如瀑般的长发瞬间倾泻下来,在阳光的辉映下,流光溢彩。

    亭子里的人从来都没见过凌霜披散着长发的模样,精致绝美的五官本来英气逼人因为这流光溢彩熠熠生辉的及腰长发而显得美不胜收,甚至带着几分出尘的空灵气息。

    阿雅也是看傻了去,猛然间捂着唇,眼泪又涌了出来。这样的绝世美人怎么可能是男人呢?她的心宛若一片死灰,哭着跑开了。

    即便是仇恨凌霜的赫连风看向她的长发也带着几分惊叹随即便是恼恨,忙追着阿雅而去。

    龙辰逸呆呆地看向踏着这一地光辉漫步走进来的女子,心头居然跳个不停。

    “殿下,”陈沛文咳嗽了一声。

    龙辰逸忙从失神中醒了过来,脸上却是难掩尴尬,他刚才看的太过专注连陈沛文说什么话都没有听到。

    “什么事?”龙辰逸随即收敛了情绪。

    “殿下,较场口那边的马匹还是要尽快挑选出来的。”

    “你说的极是,”他转身再一次看向了已经走进亭中的凌霜,“凌姑娘受惊了,来人,带凌姑娘下去梳妆 。”

    “不必了,”凌霜散着发倒也不别扭,大大方方的坐在了方玉的面前,随手将刚才掉落下来的锦带很自然的递给方玉道:“帮我把头发扎起来,天色眼见着不早了,还要挑选战马不要耽误了正事儿。”

    方玉微微一笑接过缎带当着众多人的面儿替凌霜缓缓将如水般光滑的长发束了起来,胡离看着这两人的默契,看着落在方玉手掌中的柔柔黑发,心头更是痛的像被刀割一样。

    也许他永远也不可能等到这么一天,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宁愿拿命来换,可是这绝不可能。凌霜的心思全然拴在了方玉一个人的身上,他算什么?他好不甘心!

    龙辰逸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看到凌霜的头发束好后沉了声道:“事不宜迟,凌姑娘请吧!”

    身后跟着的千山却是暗自摇了摇头,果真红颜祸水,美人误国,也不知道凌霜到底算哪一种了?

    陈家两兄弟却是相视一顾,眼底的精光一闪,这或许是个报复凌霜替姑姑方夫人解恨的好机会。

    “方玉你先回去,我去去便回,”凌霜冲方玉道。

    “一切小心,”方玉理了理凌霜鬓角的碎发,突然耳语道,“较场口有我的人,这个拿好,有什么事情吹响哨子便可。”

    凌霜手中多了一个滑凉的玉哨,心头不禁好笑,怎么感觉像是呼叫小狗狗的东西?当下收好随着太子出了太子府。

    较场口位于京城西华门外,凌霜到了较场口那久违的感觉又回来了。

    “凌将军!凌将军!”四周不时传来一阵阵招呼声,凌家军有一部分在较场口操练休整,过去的那些部下看到凌霜后自然是激动万分。

    只是他们碍着太子的威严不敢造次,否则早就冲过来将凌霜架起来欢呼了。

    胡离也是兴奋异常,很多老部下都被他想法子留在了京城,胡家可是真正掌控着京城御林军的兵权,皇帝也不敢太过压制。

    凌霜不停的冲她之前的部下挥手,心头终究是开心的很,在大宅里憋闷太久了,这一下子感觉像是放出笼子的困鸟。

    龙辰逸带着凌霜走到了马厩前:“凌姑娘看看如何?”

    凌霜扫了一眼过去,不禁暗自赞叹果然是柔然国的军马,一个个膘肥体壮,身形矫健,倒也都是良马。

    “殿下,这样看是看不出来的,你帮我弄一张桌子,一碗倒满的水,我自有用途。”

    胡离看她说得神神秘秘,唇角溢出一抹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宠溺微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