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章 为什么是女人?

    “凌姑娘,今儿找你来便是请凌姑娘充当一次伯乐,辨别一下柔然国送来的战马。选取好的良种装备御林军所用,凌姑娘想必这方面的经验很足,还是叨扰了。”

    龙辰逸说的极其客气,命人给凌霜和方玉还有胡离上茶。上好的银针新茶,放在碧莹莹的茶盅里显得分外剔透。

    凌霜缓缓道:“殿下客气了,虽然小女子不在军中任职,但是这样福泽众将的事情但凡能帮得上忙的一定尽力而为。”

    一边的方玉抿了一口茶,暗道真是个小笨蛋,恐怕这太子殿下是相中了你这匹烈马。他也没想到太子会参合进来,事情似乎变得有点儿棘手了。

    “凌姑娘爽快,喝过这杯茶我们便去较场口挑选马匹,不过……”龙辰逸扫了一眼方玉缓缓道,“对不住得很,这毕竟是军国大事,方二公子还是回避的好。”

    凌霜凤眸中闪过一丝不快,这不是明摆着给方玉难看吗?她刚要发作却不想方玉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袖。

    凌霜平息了心头的怒意,龙辰逸的这个理由她确实不能反驳。方玉如今没有功名在身,因为在方家的地位尴尬,又得不到方修文的重视故而连个恩荫也没有。一介布衣平民又如何去校场那种地方?

    方玉神色淡然冲龙辰逸微微一笑似乎毫不在意道:“殿下说的是,只是今儿内子还以为是寻常宴会故而带着在下前来,实在是抱歉的很。”

    方玉这一番话说的不亢不卑,也不诚惶诚恐,那股子天然的贵族风度倒是令在场的所有人微微一愣,出乎意料。

    胡离狠狠瞪着方玉那张欠扁的脸,不就是卖相好一点儿吗?不过这家伙倒是腹黑得够可以,还需要好好应对。

    方玉转过身看着胡离愤愤的眼神笑道:“胡参军瞪了在下这么久,莫非看上在下了吗?”

    噗!凌霜一口茶喷了出来,忙用袖口遮住。

    其他人也是大吃一惊,随即爆笑,一时间亭子里的小小拘谨气氛倒是松快了许多。

    胡离气的眼前发黑,可是又不能给凌霜惹麻烦,脸早已经涨成了猪肝色,冷哼一声垂首喝闷茶。

    “方玉不要这样,”凌霜责怪的看了一眼方玉,压低了声音道。

    方玉心底沉了一分,他脸上的戏谑化成了冷冰。他方玉就是这么一个小气的男人,小气到不允许任何人觊觎他喜欢的人。

    喜欢?方玉猛的心头一颤,原来他已经这般喜欢凌霜了?

    “凌霜!你给我滚出来!!”一个清脆的声音从亭子外面穿透了进来,随即一道花哨的身影分开素纱帐幔窜了进来。

    是个大约十六七岁的姑娘,穿着一件乌桓特有的花裙子,头发盘成了小辫儿,用红宝石玉扣束着。圆脸皮肤白皙,鼻梁高挺,刀裁鬓角,杏眼圆睁倒是十分的娇憨可爱。

    她身后跟着一个年轻男子,穿着乌桓将官服饰,剑眉星目,身材矫健异常宛若猎豹。一双冰冷鹰眸闪烁着琥珀色的暗光,视线直直逼向了坐在榻上的凌霜。

    凌霜敏锐的捕捉到了这道凌厉的视线陡然转身,突然手掌下意识的摸向了腰间。

    糟糕!朝之宝剑没有带在身边。承平帝警告自己让她小心护着朝之宝剑,凌霜知道这一次皇帝是来真的,她也不敢随意带着朝之宝剑怕出什么意外,所以收了起来。

    可是眼前的这个凌厉男子分明就是那夜派杀手刺杀自己的人,今儿居然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太子府?

    方玉也认出了那人,手中玉杯紧紧捏着,神情却岿然不动。

    “阿雅公主和赫连将军也来了?失敬失敬,来人!看座!”龙辰逸微微笑道,身子却不动一分。

    虽然阿雅也是公主,但却是战败的乌桓国公主,而且还是来和亲的。至于那个长着一双鹰眸的家伙,却是赫连誉的长子赫连风,继承了乌桓国大将军的位置,此番专门护送公主和亲。

    凌霜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赫连誉的儿子,他之所以要刺杀自己大概就是因为赫连誉被她打败被迫自刎这件事情吧?

    不过这个小子刺杀她的时候素来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她倒是手中没把柄将他的恶行公之于众,但是心里头的戒备却是提升到了最高点。

    阿雅根本不理会龙辰逸的话,显然也看到了凌霜,猛地冲了过来。

    凌霜缓缓站了起来看着这个一身花里胡哨绚烂到极致的乌桓公主,也不知道这丫头想干什么?尽管是她打败了乌桓害的她来和亲,可是胜败乃兵家常事,哪个做将军的不想赢?

    方玉微微侧身,全身紧绷着,若是这个阿雅敢伤凌霜半分,他也不顾及会不会暴露自己的武功底子了。

    “你……你就是凌霜?”阿雅猛地抢上一步,手中的鞭子却是从腰间刷的一声解了下来,鞭柄指向了凌霜,声音中带着几分凄惶还有一点点……害羞?

    凌霜顿时头大了,同样都是女人,这个阿雅公主看她的眼神怎么感觉怪怪的?好像她凌霜是什么负心郎的感觉。

    阿雅在宫里头的时候多次听闻与他们乌桓打仗的人叫凌霜,她颇感好奇命人千方百计将凌霜的画像弄来,不想凌霜身着男装俊美异常,她居然生出了一分萌动之心。

    每日里看着凌霜的画像甚至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直到后来赫连誉自刎,乌桓战败的消息传来,凌霜女儿身的秘密才在乌桓传了开来。

    可是她始终不信,这一次来和亲也是冲着要向凌霜讨个说法来的。此番看到凌霜真人,竟然比画上的还要俊美几分。可是看着她平坦的喉结,又觉得撕心裂肺的痛。

    “凌霜!我……我要和你打一架!”阿雅几乎哭喊道。

    凌霜真的是懵了,刚要解释几句却不想阿雅的鞭子一瞬间将她缠着甩出了亭子。凌霜凌空翻身轻点着玉石栏杆站在了荷花池中的曲桥上,动作漂亮至极,看的亭子里的人具是惊艳万分。

    “小姑娘,你若是不解气我便陪你玩儿玩儿!”凌霜被阿雅这么一甩,也生出了几分恼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