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章 威胁

    凌霜看着两人对峙一阵头大,也不管了,随即转身冲目瞪口呆的千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们先走吧,他们两个呃……还得一会儿。”

    “是!”千山点了点头眼眸带笑,侧过脸诧异的看了凌霜一眼,果然是主子瞧上眼的女人,挺有点儿意思。只可惜,已经嫁作了人妇,也不知道主子想要干什么?

    后面的两个男人火药味却是越来越浓。

    “我还真不知道凌霜怎么想的,好好一颗冰清玉洁的玉白菜被你这头猪给拱了,”胡离在军营中素来嘴巴最毒,此番又不能真的一剑将方玉砍了,只能逞口舌之争。

    “呵呵!”方玉一袭绣着桃纹的素白锦袍让他看起来更是风华绝代。

    他刷的一声打开折扇叹了口气道:“可惜的很啊,某头猪看了人家整整六年也得不到白菜的一丝眷顾,可怜啊!”

    “方玉!”胡离勃然大怒,这触犯了他的禁忌,猛地举剑挑了过去,却不想剑锋瞬间被方玉轻轻用手指夹住。

    胡离整个人惊呆了,跟随他多年的剑陡然从中断开,就像他如今的表情一样,分崩离析。

    用内力震断了他宝剑的居然是方玉?若是如此此人的武功恐怕江湖中少有匹敌者,原来这个混蛋一直在凌霜面前装可怜?

    “你……”

    “闭嘴!若是不想给霜儿惹麻烦的话!”方玉的桃花眸陡然一沉,那股子阴狠在胡离看来是那么陌生却又真切的撕扯着他的灵魂。他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却第一次在心中产生一丝隐隐约约的恐惧。

    可是胡离毕竟不同与寻常人,这股子恐惧马上被理智压抑了下去。这个混蛋说的对,在太子府面前不易撕破了脸,有机会他一定会找凌霜问个清楚的。

    “哼!”胡离将半截残剑插进了剑鞘,随即又将另外半截也藏好,心头压抑到了极处。

    方玉转身轻摇着折扇,又是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似乎刚才那能吞噬万物的威压根本与他没关系一样。

    经过胡离身边的时候,方玉压低了声音缓缓道:“胡离,我是看在你曾经救过凌霜的面子上放过你。若你还要纠缠我娘子,我不介意明天护城河上多漂一具男尸。你且记得一点儿,我方玉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我有一千种让你死得很精彩的法子。”

    胡离虽然被方玉的气势震了一震可还没有到乱了分寸的地步,他好得也是军事世家胡家出生,什么样的生死存亡没见过?

    “方玉,我一定要揭开你的面具让凌霜看看你的真面目,”胡离瞪着翩然离去的方玉咬牙切齿道。

    凌霜到底是不放心脚步缓了下来却看到方玉娉娉婷婷走了过来,不禁暗自松了口气。

    “胡离没伤着你吧?”

    “多谢娘子关心,”方玉唇角微翘,凌霜心下里还是向着他的。

    二人跟着千山走到了太子府中一处园子,迎面而来的假山落在池中,一色儿汉白玉石栏弯弯曲曲通向了池中的压水亭。

    那亭子修建的分外敞阔,四周都罩着透光的素纱。这种素纱薄若蝉翼,价值千金,寻常人家根本用不起。即便是皇宫内院,也很少用,除非给小皇子们做亵衣用。

    但是这样昂贵的素纱却是成匹成匹的被龙辰逸当做了遮光用的沙幔,奢侈的程度令人咂舌。

    那一瞬间凌霜心头升腾起一抹强烈的感觉,太子龙辰逸并不像他所标榜的那样心怀天下。骄奢淫逸是一种本性,偏生龙辰逸将这份本性藏在了他温文尔雅,兼济天下的虚假外表里。

    亭中隐隐约约已经坐了几个人,身着粉色裙衫的丫鬟将纱幔掀了起来,凌霜同方玉缓缓走进了亭中。

    亭中铺着罕见的雪毡都是用北疆上好的驼羊绒编织,而且必须是一岁的小羊羔才能取下雪一样细白轻柔的羊绒。

    雪毡上放着几张整个青玉雕刻而成了矮脚案几,四周围着一圈放置着紫檀木镶嵌宝石的软榻。

    龙辰逸坐在正中的位置抬眸看向了凌霜后面跟着的方玉脸上掠过一抹不快,方玉暗自冷笑想打我娘子主意的人还真挺多。

    不过虱子多了不咬人,来一个他方玉咬死一个。

    凌霜倒是没有像方玉想那么多,缓缓上前一步冲龙辰逸微微行礼道:“太子殿下安好!”

    “凌姑娘来了,坐吧,”龙辰逸故意喊了一声姑娘,方玉紧抿着唇不语。

    不多时胡离也跟了过来,冲太子行过礼后故意似地坐在了方玉夫妇一桌子上。方玉微微侧身却是将凌霜让到了里手间,自己同胡离贴身坐着。

    凌霜觉得方玉的样子实在是幼稚的有点儿可爱,心头一喜,唇角不自然的抿了起来。

    她在外人面前的形象素来是冷漠如霜,如此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让她本来精致的脸孔柔和了几分,竟然带着一抹妩媚,居然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龙辰逸眼眸微微一震,他身边坐着的两个贵族男子也是惊诧万分,这就是传说中的正西大将军吗?怎么看起来感觉不是那么刻板冰冷的模样,若不是那身英气逼人的装束,凌霜此番看来竟是个极其罕见的美人。

    凌霜觉察出了对面射过来的探究视线随即凤眸回转看了过去,却发现龙辰逸下手位还坐着两个贵族青年,具是身着华贵锦衣,气度非凡。

    一个二十七八岁的模样,黑的深不见底的眸仁配着银盘似白皙的脸孔,给人一种沉稳持重的感觉。

    另一个年岁较小一些,长得十分清秀,两道浓眉点漆似的,分得很开,隐隐透着英气。此番正饶有兴趣的与凌霜对视着,丝毫没有一丝局促。

    凌霜心头转了一圈,也没能从记忆中获得那两个人的信息。莫非自己以前没见过两个人?

    方玉压低了声音道:“陈家的两个儿子。年龄大的那个叫陈沛文,另一个是陈沛武。”

    凌霜恍然大悟,原来是国舅爷陈国公的儿子们,也就是龙辰逸的表兄弟,方夫人的外甥。自己刚刚设计害的方夫人被剥夺了诰命成为天下笑柄,这两个就出现在了这里,她心头顿时生出几分警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