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章 情敌相见

    凌霜看着方玉审视的目光心头咯噔一下,这家伙的样子怎么看都像是在吃醋吧?她昨天遇到了太子龙辰逸,还以为太子就是闲来无事嘲讽她罢了。故而这件事情凌霜还真没有放在心上,也没有同方玉说,没想到那个龙辰逸居然真的派人来了。

    “霜儿,你不想解释一下吗?”方玉还真有点儿吃醋的感觉,他如今对凌霜好似越来越在意了。不管是什么生物,只要是雄性的但凡和凌霜有点儿瓜葛,他心头就会发慌。

    “昨天我进宫拜见皇上,偶然碰到了太子殿下,他说从柔然刚买回来一批战马,让我帮忙挑选一下。昨儿的事情实在是太多,我倒是将这件事情给忘记了,”凌霜据实相告。

    方玉脸色缓了几分,凌霜竟然没将那个据说很多情的太子殿下放在心上,实在是太好了。不过太子龙辰逸绝对是如今大燕朝最受人欢迎的贵族男子,听闻处处留情,怎么也来招惹霜儿?

    “哦,那赶紧换衣裳,我陪你去!”

    “咳咳……”凌霜正拿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茶,此番一口呛在嗓子眼儿里,他也要跟着去太子府?

    “我畏妻如虎,你让我陪你去我不敢不去,你说呢?霜儿?”方玉看着凌霜的表情,俊美的眉头斜斜挑了起来。

    凌霜暗自好笑,他既然想去还要依着自己悍妇的名头,罢了。虽然有一种被人处处管的死死的感觉可还是挺幸福的。幸福?她赶紧打消这个念头,她莫非真的中了方玉的毒?

    方府此番却是轰动了,下人们小心翼翼看着门口停着的华丽马车,上面太子府的标志晃瞎了人们的眼睛。

    方恒同凌婉也要出去一趟正好碰到方玉同凌霜走了出来站在了太子府派来的马车旁,驾车的是太子身边最得力的属下千山。

    身着一袭玄色劲装的千山对凌霜的态度极其恭敬,躬身行礼后将二人让进了马车中。

    方恒诧异的看着,什么时候凌霜居然与太子府的人有了瓜葛?他此番越来越琢磨不透这个女人了,之前他认识的凌霜仅仅是有勇无谋的悍妇,所以他才会移情别恋。

    可现如今的凌霜却是越来越让人好奇,惊讶,还有一种想要探究下去的**。

    凌婉顺着方恒的视线看向了凌霜,一贯的银色劲装,头发不伦不类的扎了起来。她顿觉得刺眼,不能不说这样的凌霜是漂亮的惊人,可是她不甘心这个便宜长姐夺走了那些本来属于自己的视线。

    “夫君,宝宝好像动了啊!”凌婉轻轻惊呼一声,宛若桃花嫩瓣一样的脸上挂着甜美至极的笑容。

    方恒转过头看着凌婉忙将她扶着宠溺的笑道:“还不快上马车去?今儿朗月戏班倒是排演了好曲子,我们去看看。”

    “夫君,你不是马上要去翰林院供职了吗?以后这些地方还是少去的为妙,”凌婉也是一片心思细细盘算着,只要方恒能够再用功一些,努力一些,与这仕途上拔得头筹,她脸上也有光。

    方恒神情中掠过一抹烦躁,凌婉至从被抬进方府后,怎么也变得唠叨了起来?同他母亲一样,他从小都是规规矩矩的按照母亲设定的人生轨迹走着,其实他真的挺烦这些。

    倒是凌霜每天带着方玉玩闹也应该很有趣的吧?方恒猛地吓了一跳,他是怎么了,怎么会羡慕起方玉那个纨绔子弟来?

    太子府的马车走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终于停在了一处府邸前,凌霜跃下马车抬眸看去,狠狠吸了一口凉气。

    巍峨壮观的太子府矗立在眼前,占地极广。一座座龙楼凤阙,或红墙遮掩,或绿竹掩映,方圆数十里云树葱茏,气象万千。

    凌霜暗道承平帝果然器重这个长子,这座太子府在京城大概除了皇宫再也没有谁能比了?

    她刚要迈步随着千山走进去,不想身后传来一阵马蹄飞踏的声音,刚转过身肩头便被重重揽住。

    “凌霜,你怎么来了?”胡离星眸中满是欣喜。

    “狐狸,你来做什么?”凌霜也笑着回问道,对于身后方玉杀人的视线全然不知,一拳头砸在了胡离的胸口处,兄弟情分溢于言表。

    “今儿太子爷要给御林军准备新的军马,我这个参军自然是要来看看的。”

    “是吗?那太好了,太子爷正好也让我过来参谋一下,”凌霜很喜欢胡离的直爽性子,与他交谈起来倒是快乐的很。感觉又回到了自己之前待过的海军陆战队,与战友们一起快意人生,实在是痛快!

    “太子爷让你来?”胡离俊挺的眉头狠狠一蹙,暗自却是生出几分疑惑。按理说凌霜已经解了军职,太子爷还叫她来就说不通了。

    他眉头微微一挑:“凌霜,你小心一些,一会儿看我眼色行事。太子不是个好相与的。不过你放心,我会保护你。”

    “胡参军,”方玉再也忍不下去了,这个皮肤黝黑,身材健壮,又狡猾异常的男人让他真的真的很不舒服。这一声胡参军,带着细细的尾音,分明加进了很多东西,比如嘲讽。

    胡离刚才一看到凌霜,觉得整个世界都只有她一个人了。凌霜是她的月亮,周边的小星星什么的,他根本看不见。

    此番陡然看到方玉后,居然有些愣怔。

    “保护娘子的事情是一个夫君天然的责任,闲杂人等我看就靠边儿站吧?”方玉抬手将依然揽着凌霜肩头的那条碍眼手臂打了下去。

    胡离眉头一蹙,混蛋!还他妈挺疼的!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强了,似乎刚才方玉那一下使用了内力的?莫非凌霜连这种内功心法都传授给了他?他顿时嫉妒的发狂,转身看着方玉似笑非笑的脸。

    “哟!原来是方二少啊!您蒲柳弱质弱柳扶风的,和我们这帮粗人站在一处可别闪了腰啊!”

    “胡参军多虑了,在下在娘子的教导下已经不是之前那个方玉了,还要多谢我娘子体贴,走到哪儿都带着我,方便随时随地的提点。”

    胡离的眼眸中顿时冒出火来,腰间的宝剑蹭的一下拔了出来:“方玉,你还要点儿脸不?有本事别拖累她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