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章 搬家

    暖阁中的铜漏一点一滴落下,奇怪的氛围弥漫,凌霜的脸微微发红。她看着方玉半跪在地上,替她揉搓着微微发痛的关节时呼吸漏了半拍。

    “这个伏俐膏专门治疗寒症,你这关节怕是以前落了下病根儿,我刚刚找到这种药,每天帮你擦一次应该很快就好了。“

    凌霜吃惊的看着方玉半垂下来的光洁额头,最近他几次神神秘秘的出去原来是为了给她找药。

    “你……你怎么知道我腿有问题?“

    方玉抬眸看着她笑道:“我那天夜里看到你和那帮黑衣人交手,你的腿踹人很厉害但是关节处很明显不太灵活。“

    凌霜心头一阵触动,他的观察力倒是挺细致的。

    “你说得对,还是上一次被乌桓重兵围困,缺衣少粮,那个时候大雪一场接着一场,我们的人几乎九死一生。要不是胡离冒死冲出重围将救兵带回来,恐怕那一次我就完了。”

    方玉的手指一僵,心头突然狠狠疼了一下,随即很细心的将药一点点通过自己的内力送进了凌霜的膝盖处。

    “不做大将军也好,金戈铁马,马革裹尸,不是闹着玩儿的。霜儿,我倒希望你这样平平安安的做个普通人,比什么都好。”

    凌霜一怔,她从小应该是生活在各种期望中,凌家期望她给家族带来荣耀,皇上希望她能开疆拓土,老百姓希望她能保家卫国,唯独眼前的这个人希望她平平安安的做个普通人。她凤眸中晕染出一抹湿意随即掩饰着问道:“对了,你今儿为什么要让我住东苑呢?我觉得是不是逼得太狠了些?”

    方玉将膏药收好,小心翼翼放下了凌霜的衬裙裙摆看着她笑道:“傻丫头,有些狡猾的狐狸只有逼得狠了,才会露出马脚。”

    凌霜恍然大悟,原来方玉这是要逼着方夫人提前动手啊!

    “不过,方夫人看起来可不像个沉不住气的人,”凌霜至今想到方夫人能亲手抽自己女儿耳光,这分忍耐到也难能可贵。

    方玉冷冷一笑,看着窗外沉下来的月色缓缓道:“她能沉得住气,但是她身边的人呢?”

    凌霜看着方玉邪魅冷酷的微笑打了一个寒战,方玉这是要将方夫人身边的羽翼一个个铲除掉的架势啊!

    “算了,这些事情你不要多想了,今儿也乏了早早休息一切交给我,”方玉转身扶着凌霜睡在榻上,看着她凤眸中迷茫的眼神有点儿小可爱,不禁莞尔一笑抬手刮了刮她挺直的鼻梁。

    凌霜身子一僵,她比他还要大三岁好不好?怎么感觉他看自己像是看一个孩子一样那种宠溺的眼神让她一阵恶寒。

    “好了,别胡思乱想了,你再这样瞪着我看,我怕我,”方玉俯下身子突然在凌霜的额头印下一个吻,宛若蜻蜓点水。他看着凌霜惊呆了的表情嗤的一笑,“我怕管不住我自己,好了,睡吧!”

    方玉替凌霜掖了掖被角起身离开,整个暖阁静的只能听到凌霜有些粗重的吸气声,她茫然的摸了摸被方玉吻过的额头。猛地拉过被子将自己罩在里面再也不要出去,太丢人了,她居然对方玉脸红犯花痴,不要活了。

    第二天一早,南苑便涌进来十几个丫鬟婆子帮凌霜将那些陪嫁还有生活所用的杂七杂八搬到了东苑。

    让凌霜吃惊的是东苑的方恒还有方玥几乎是一夜之间就将东西倒腾到了西苑,给凌霜和方玉空出来住的地方。

    大夫人派过来的几个丫头凌霜都安置在了二门外伺候,身边只留下了姹紫和嫣红,其余的都不能近她的身。

    凌霜看着东苑鳞次栉比的华丽檐角不禁暗自咂舌,方家果然是百年大家族,算上方修文可谓是出了三朝宰辅,方家子弟大多非富即贵,从这建筑的气势上倒是可见一斑。

    今儿她才算真正看到了方家的全貌,怪不得方家如今看不起凌家。

    她踏着鹅卵石道向前走去,一连三处院子,最中间的便是她和方玉的起居之所。正房雕梁画栋,飞檐突出十分壮观。

    室内设置着多宝格,紫檀木书架,卷册如云,琴棋瓶炉摆放的井井有条纤尘不染。哪一样东西虽然看起来普通却都不是凡品,真正是低调的奢华。

    “二少爷,二少奶奶安好!”大夫人身边的赵妈妈忙几步走过来请安,“夫人命奴婢们暂且给二少爷和二少奶奶添置了这些东西,若是用的不趁手的话尽管说来,可以让香坠拿着对牌去后面的库房里取。”

    一个长相清秀至极又带着点儿天然风情妩媚的大丫鬟走上前来冲方玉和凌霜行礼:“奴婢香坠给二少爷,二少奶奶请安了。”

    她躬身微微福了福,抬眸之间却独独冲方玉浅浅一笑,神情间的深意让凌霜看了极其不舒服。

    方玉只是冷冷哼了一声,却转身牵着凌霜的手走进了内堂:“霜儿,走,去那边看看!我觉得东暖阁冬天生了地龙热乎乎的对你的腿有好处。赶明儿我派人将西间也收拾出来,正好打造一个书房,放你那些恐怖的兵器兵法卷轴好不好?对了,霜儿你觉得我们在后面倒厦处开一个八角窗户,这样你百~万\小!说看累了还可以投过窗户看看外面的芭蕉应该能解闷儿……”

    香坠对方玉的款款深情被方玉彻底无视了,眼角微微一抽,这个纨绔子弟不是喜欢美人吗?大夫人昨儿还交代了她一个晚上,让她务必抓住二少爷的心。

    可是如今,二少爷满眼都是那个女人,她不禁粉拳紧握,眼中的怨毒却是多了几分。

    不光是香坠,即便是见过世面的赵妈妈也是看的呆了几分。莫非这凌霜还真的驭夫有道?怎么生生的让一向不着调的二少爷改了性子?眼见着就是二少爷畏妻如虎啊!

    凌霜坐在了东暖阁的书案边再也忍不住了,点着方玉的鼻子笑道:“你啊你,难道没看见那个小丫头都快被你气哭了吗?你好得也纨绔一下,装装样子罢了。”

    “霜儿,”方玉眉眼间却是一片整肃看着凌霜精致又英气逼人的五官缓缓道,“此生除了你我再也不会对别的人纨绔了,不过,”他眼底的邪魅渗了出来,“你要是愿意的话,夫君可以随时……”

    “打住!”凌霜别扭的摆了摆手,她与方玉也仅仅是半年的雇佣关系,她还想着要找到饮血玉回到自己的世界里去。这里的一切都是她的过客,她不该投入太多的感情,点到为止。

    “霜儿,你总是这么……这么的不解风情,”方玉无奈的笑了笑,眼底的落寞却不像是作伪。

    “小姐,”嫣红此时急忙走了进来回禀,“太子爷派人来,请小姐去一趟太子府!”

    方玉眉头狠狠一挑,诧异的看向了凌霜,这又是个什么意思?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