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章 腾地方

    凌霜同方玉刚一走出凌府的大门便看到门口停着一辆华丽至极的马车,车棚顶端的边角都绣着金芙蓉,缀着珍珠,璀璨得很。

    凌霜心头却是一顿,方玉眼底的深意也是藏了起来,将她的手牵住上了马车。

    “方玉?”

    “嘘!”方玉指了指外面,隔墙有耳,随即俯下身子压低了声音道:“方夫人越是这样,我们越要小心才是。”

    凌霜哪里不晓得,但凡谁要是遇到了这种被剥夺封号的事情都会恼羞成怒。方夫人这般能忍,倒也是令人佩服得很。

    马车很快便到了方家,整个方家上下如今看着方玉夫妻两个的眼神显然多了几分探究还有一点点的畏惧。

    凌霜抬眸看着程锦堂的灯火辉煌淡淡一笑走了进去,早有丫鬟婆子迎到了二门外小心翼翼侍奉着凌霜。

    方修文此时已经脱下了官服换上了常服,看到凌霜终于从凌家回来不禁暗自松了口气。

    方夫人穿着一件紫绸的袄衫,脸上带着几分疲惫再无异色。凌婉笑嘻嘻的迎了过来冲凌霜福了福道:“弟妹可让我们好等,快快进来吧,饭菜都凉了呢!”

    “哼!”方玥别过了脸,心情不痛快。方家给凌霜这么一闹,早已经声名狼藉,自己的亲事怕是也要受牵连。

    只有方霏静静站在杜姨娘身后饶有兴趣的看着凌霜,居然敢以这样的方式同整个方家叫板,实在是胆子大的很,不愧是女中豪杰。

    凌霜视线缓缓扫过,突然发现了西侧角落里一个穿着素雅的妇人温婉的看着她,她身边怯生生站着一个四五岁大的小男孩儿,明亮的眸子好奇的看着凌霜。

    凌霜不禁微微一笑,随即转过身也不理会笑意僵硬在脸上的凌婉,同方玉一起给坐在正位上的方修文夫妇两个行礼。

    凌婉被凌霜彻底无视,眼底的恨意越发浓烈了几分,随即委屈的站在了方恒的身边。

    “罢了,都累了!吃饭吧!”方修文摆了摆手道。

    方夫人冲凌霜淡然一笑道:“西苑靠近湖边,风景也不错,明天你们两个便搬过去。我已经拨了六个粗使婆子,六个粗使丫头,八个二等丫头,四个大丫头过去。你们若是还需要添置什么,同我说一声便可。”

    凌霜刚要回话却不想方玉将她轻轻一拽,她诧异的看着方玉缓缓走上前道:“父亲,母亲,孩儿觉得这西苑霜儿不能住。”

    程锦堂的花厅顿时一片沉寂,饶是方夫人再怎么能忍眉眼间也是划过一抹厉色。

    方修文的脸色也是一沉,今儿方夫人能做到这一点已经是仁至义尽,不想方玉居然还是纠缠不休。

    他强压着不快,挑着眉头看着自己这个似乎很陌生的二儿子问道:“为何不能住西苑?”

    方玉回道:“霜儿常年征战在外,得了老寒腿病症,靠近湖水之处的屋子大多潮湿水汽重,我觉得东苑甚好。”

    方修文一愣,东苑如今可是住着方恒一家子人,靠近东苑的梅林中住着的是方夫人最宠爱的方玥。

    方玉这一说可是要让这两个人腾地方啊!只是方玉提出来的理由他又不能反驳回去,今儿皇上还让他方修文善待凌霜呢!他正自犹豫间,方玥却是猛地冲到了方玉跟前。

    “二哥!你太过分了!为了这么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啪!方玥顿时闭了嘴,左脸颊高高肿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方玉。

    “方玉你敢打我?!!”方玥这一下子连二哥也不叫了。

    凌霜倒是吃了一惊,其实方玥这样的侮辱她倒是脑神经粗大不当回事,没想到方玉居然为了她动手了打了自己的妹妹。

    “方玥,她是你二嫂,请你知些礼数!”

    “爹爹,他打我,他居然打我?!!”方玥哭着跑到了方修文面前,“爹爹,你快将这个没人要的野种赶出去方家吧!”

    啪!方夫人猛地一记耳光甩在了口无遮拦的方玥脸上怒斥道:“越来越没规矩了!滚出去!”

    “母亲?”方玥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母亲发这么大的火,不敢相信的看着方夫人,身子都僵直了去。

    方夫人眼底的冷意越发深了几分,随即冲左右吓呆了的丫鬟婆子道:“还不快送大小姐回房去?“

    方夫人身边的赵嬷嬷率先反应过来,忙带着几个丫头将哭得不成样子的方玥带出了花厅。

    方修文的脸色难看到了极处,凌霜却是惊讶的发现方修文似乎对方玉的身世很是敏感,也不知道方玉的生母是个什么样的人,会生出方玉这般俊美无双风华绝代的人来。

    她不动声色轻轻握住了方玉藏在袖间抖得不成样子的拳头,方玉攥城拳头的手瞬间放松,反手紧紧握住了凌霜的小手。凌霜似乎成了他人生中最后一棵救命稻草,他拼命抓着,才能活。

    方夫人转身看着极力压制着自己情绪的方恒,警告的视线扫过了他阴戾的眸子缓缓道:“既然你二弟提了出来,你们两个明早便从东苑搬出来吧!西苑靠近湖泊,也适合婉儿养胎。“

    方恒顿了顿躬身道:“孩儿但凭母亲做主。“

    一边的凌婉却是不甘的看着凌霜,这个女人她还真的是错看了。之前只知道她这个长姐心思单纯,除了军事方面的天分之外,实在是傻得够可以。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般机敏呢?

    凌婉将心底翻搅倒海的嫉恨藏了起来,她就不相信以后没有机会收拾她。若是凌霜再落进她的圈套里,她定要让她万劫不复。

    凌霜随后同方玉回到了南苑,虽然破败不堪,但是她觉得比在程锦堂不知道要舒服多少倍。

    姹紫和嫣红却是满脸的喜气洋洋,这一次看着那几个贱人吃瘪实在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她们也没想到,一下木讷的大小姐居然还有这样精明算计的时刻,越想越觉的欣慰,凌家复兴也有望了。

    两个小丫头看到方玉端着一只青玉盅走了进来,忙识相地退了出去。

    此时已经脱了外衫准备休息的凌霜看到方玉没有去东次间反而是来找她忙要站起来,却被方玉温柔的按着肩头坐在了床边。

    “今天在凌家跪了那么久?膝盖痛不痛?”方玉边说边卷起了凌霜的裙摆。

    “不要,”凌霜脸色一红。

    “别动!”是不容置疑的命令。

    方玉用手指挖了一点儿青玉盅里的膏药轻轻揉搓着凌霜微痛的膝盖,一股股暖流瞬间淹没了凌霜冰冷孤寂的心。

    “霜儿,”方玉声音嘶哑极力克制着什么,“半年后,我许你一世荣华!”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