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章 上门请罪

    凌霜走出了宫门,外面候着的姹紫和嫣红等的焦急万分,看到凌霜完好无损的走了出来忙迎了上来。

    “大小姐,你没事吧?”

    “大小姐,你吓死我们了。”

    “不用担心,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凌霜微微一笑,随即想到自己应该回凌家一趟。

    今天她闹出了这么大的风声想必祖母一定很生气吧!

    “姹紫你回方府向姑爷告一声平安,嫣红你随我回凌家去!”

    凌霜刚回到了凌府果然被凌老夫人叫道了凌国公的牌位前跪了整整三炷香的时间,直到天色向晚,才被请到了前厅。

    大嫂,二哥二嫂也在,一家子人不知所措的着凌霜这个离经叛道的凌家女儿。

    凌国公生前最注重清誉,谁能想到凌家出了一个要将凌国公朝之宝剑卖掉的不屑子孙,居然还是凌霜。

    凌老夫人气得脸色铁青,她有种奇怪的感觉,至从这孩子上一次中毒被救活过来后,性情似乎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了。

    之前的凌霜可是将家族荣耀看的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此番做出来的事情绝对令凌家人吃惊万分。

    “祖母不要生气了,气坏了身子可怎么好?霜儿知错了,”凌霜对座上的老祖母是怀着几分愧疚之心的,忙给老祖母跪下来磕头认错。

    “霜儿,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你怎么会?”凌老夫人眼泪落了下来。

    凌霜眼底划过一抹不忍缓缓道:“祖母,霜儿没有同老祖母商议是霜儿的错,但是霜儿当街卖剑这件事情霜儿做的没错。”

    “你!”凌老夫人没想到到现在凌霜还这般强硬,可是又不忍心太过责罚,毕竟是她看着长大的。

    她小小年纪便去了边关,同龄寻常女子所享受的美好时光她却一点儿也没有经历过。其实整个凌家对这个女儿亏欠的太多了些,凌老夫人颓然靠在座椅上,唇角微颤眼泪却是止也止不住。

    “祖母!这件事情霜儿没错,”方玉急匆匆走进了凌家正厅,身后跟着慌张失措的管家显然没能把方玉拦在外面。

    凌家人顿时呆了呆,却看到方玉大步走到了凌霜身边与她并肩跪了下来。

    方玉这举止倒是让凌霜吃了一惊,他虽然是纨绔子弟却也是京城最傲气的人。当年方夫人那般威压逼迫,他一个五岁的孩子都是硬碰硬抗到底,如今居然跪在了自己老祖母的面前。

    凌老夫人一怔叹了口气:“都起来吧!”

    犯错的是自己的孙女儿,总不能连宰相府的二公子也一并罚跪了吧?况且她也心疼自己的孙女儿,不忍心再让凌霜跪下去。

    方玉小心翼翼将凌霜扶了起来,自己却是躬身冲老夫人又规规矩矩行礼后道:“祖母,霜儿这件事情做的完全没错。”

    凌老夫人一阵诧异。

    方玉继续道:“恕晚辈冒昧,如今凌家已然衰落这是个不争的事实。按理说,霜儿这样战功卓著,虽然是个女子即便不能封王封侯也应该有个诰命赏赐。可是朝野上下可曾有一个人替凌家提这封赏,凌家人自己不好意思去要,皇上也没有想起来,显然凌家如今的分量不够。”

    凌老夫人面色一阵凄苦,一边凌霜的二哥突然开口道:“妹夫说的没错。”

    凌家二公子凌寒虽然面孔俊朗无比,可是因为病痛的折磨脸色苍白,骨瘦如柴,两条腿已经僵化了。此时因为神情激动而身子微颤,二少奶奶忙将他扶着。

    “祖母,我们凌家素来太过看重清誉,吃了很多哑巴亏。熟不知如今豺走狼奔,看的便是一个实力,如今小妹这么一闹倒是提醒那些人,凌家人也都不是好欺负的老实人。”

    凌老夫人知道凌寒因为妹妹不光被人抢了未婚夫,还被逼婚,甚至连个封赏也没有,一直心里不痛快。

    他如今一说,凌老夫人心头也通透了。自己儿子之前耿直不懂变通,得罪了不少的人,虽然名声不错可是到头来凌家却是这般境地。

    她浑浊的眼眸微微闭了起来,也许,真的是自己错了吧?

    “老夫人,方家来人了!”凌老夫人身边的张妈急匆匆走了进来回禀。

    凌霜和方玉看了对方一眼,晓得这一次是正主来了。

    果然不一会儿方恒带着方家的管家随从缓缓走了进来,看到满屋子的凌家人后更是脸色窘迫的厉害。

    “小侄给凌老夫人请安!”方恒硬着头皮躬身行礼。

    凌老夫人自然是没带着好脸色,哼了一声道:“老身不敢受此大礼,凌家也不欢迎方公子,还是请回吧!”

    方恒额头微微渗出些寒意,压住了脸上的不耐烦,今儿他可是替自己母亲方夫人来凌家请罪的,怎么也不能半道回去强忍着凌老夫人的冷默躬身道:“凌老夫人,今儿小侄是奉家母之命接弟妹回去的。”

    凌老夫人也晓得方家是如何对待自己孙女儿的冷冷笑道:“你这是代表方家请罪来了吗?”

    方恒脸色微微发红,强忍着脾气伏低做小道:“家母与弟妹之间却是有些误会,还请凌老夫人和弟妹不要记在心里。”

    他随即转身看着凌霜,眼底的恼怒死死克制住,都是这个该死的女人,她一定是在报复自己。不过现在还不能发作,宫里头传旨自己母亲的封号被取,虽然这是弥天大辱可是母亲却是亲自强调一定要让自己忍住,将凌霜请回方家来。

    “弟妹,母亲已经将西苑的院子收拾停当,你和二弟随我回方家吧!”方恒的语气僵硬倒是带着几分恳求。

    凌霜暗自冷笑,西苑自然比南苑好多了。不过火候也差不多了,她微微一笑道:“罢了,难得母亲有这份心思,我们便回去吧!你说呢夫君?”

    方玉点了点头道:“那我们先同祖母告辞,此时家里头一定热闹得很,霜儿我们不若回去凑凑热闹?”

    凌霜看着方玉桃花眸中一晃而过的冷意,猛地一怔,似乎方玉还留着后招。而且她能体会到方玉此时压抑着的怒火,按理说方夫人今儿受了圣上责罚方玉该是高兴才对,怎么比之前还要生气。

    她哪里明白方玉看着凌霜因为他这般委屈自己当街卖剑还被凌老夫人罚跪,心头早已经像是着了火一样,恨不得将一切辜负了凌霜的人统统干掉才算解恨。

    “祖母,我们先回家了,”凌霜拉着方玉同祖母告辞。

    “罢了,你们回去吧!”凌老夫人无力的摆了摆手,也许自己执掌凌家的时间真的太长,凌家需要一个更适合它的领路人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