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章 安平郡主

    “凌霜!”承平帝狠狠瞪着凌霜,声音中却是显得无奈至极,“朝之宝剑可是先皇赐给凌老将军的御赐之物,你竟然敢当街私卖,你可知罪?”

    凌霜神色间露出一抹凄怆,眼角微红缓缓道:“先皇赏赐给家父的宝剑,民女一刻也不敢玷污了去。当年父亲战死之前托人将朝之宝剑交给民女,民女自是晓得家父对民女的期盼之情。”

    她本来声音清朗,此番带着几分委屈压抑倒是令人听了心生怜惜,龙辰逸眉头微蹙,看向凌霜的眼眸多了几分深意。

    “民女每天都会用鹿皮素锦轻轻擦拭三次然后再供起来,十年边关征战无数,也是这柄宝剑伴随民女经历了无数个生死关头。甚至被乌桓三十万铁骑围困在于羌城,民女自认为绝无生还可能,最后想的还是用朝之宝剑自刎以殉皇恩。朝之已经不是一柄普普通通的剑,而是民女的亲人。如不是万不得已,民女怎么舍得卖掉?”

    承平帝看着凌霜凄怆的俊颜,叹了口气,任何一个君王即便再怎么心怀忌惮也不能无视为国而战的人。

    他此番看着凌霜身披一件显得皱巴巴的不合时宜的男袍,凤眸微红却却强忍着眼中的泪光,倒是显出几分楚楚可怜来。

    “方修文!”承平帝冷冷扫了一眼养心殿外面跪着的方修文。

    “臣在!”方修文原以为圣上将凌霜的兵权收走,凌家又是家道衰落,加上长子与凌家之间的纠缠,凌霜最后又嫁进方家。

    他认为凌霜有设计方家的嫌疑,故而对于方夫人拾掇凌霜这件事情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凌霜居然这么大胆用这样的法子将了自己一军。

    此番他战战兢兢的跪在了承平帝面前也不知道皇上会如何处置?

    承平帝冷冷看着方修文道:“臣子内宅的事情,按理说朕管不着,可是区区家事都管不好,朕怎么放心让你协理天下大事?你这个丞相我看不做也罢!”

    “臣罪该万死,不该纵容贱内辱没了凌国公后人,臣请皇上重重责罚!“

    方修文跪在地上狠狠磕头,声音微颤。

    承平帝也不可能真的将方修文的宰相之职革去,况且凌霜这件事情他猜也是方家后宅不稳所致,这实在是再小不过的一件事情。

    “罢了,你夫人的一品贞顺夫人封号实在名不符实朕还是收回来吧!“

    方修文额头渗出汗来,方夫人与陈皇后可是一母同胞,陈家又是实力雄厚的外戚。方夫人才享有一品封号,这样被剥夺封号可是大燕朝开天辟地头一次,这样的羞辱怕是要惹恼了陈家。

    “遵旨!”方修文也不敢反驳什么。

    承平帝扫了一眼凌霜冲方修文道:“凌霜既然做了你方家的儿媳,你这个做父亲的怎能厚此薄彼?以后怎么做我想你也清楚得很。“

    “臣谨遵皇上教诲!”方修文这一次还真尝到了凌霜的凌厉滋味,哪里还敢怠慢?

    “凌霜,你劳苦功高朕也是记在心里的,朕封你为安平郡主。”

    凌霜一怔倒是没想到承平帝会送她这么大一份厚礼,不过相比继续让自己手握重兵封王拜侯还不如赏赐自己一个郡主的名头实惠。这老家伙如意算盘打的不错,她也接受的心安理得。

    依着她的战功这皇帝老儿早该封赏自己了,凌家素来不善于钻营权谋,凌国公在世的时候太过耿直得罪了许多权贵,即便连皇上也是不喜。封赏一事更是无人提起,连他怕是也忘了吧?

    人人都轻贱凌家,如今凌霜让他们这些人意识到轻贱凌家也是要付出代价的,即便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也不行。

    “民女叩谢皇上,”凌霜恭恭敬敬的磕头行礼。

    “罢了,你下去吧!不过以后再要是敢将朝之宝剑卖来卖去,小心朕要你的脑袋!”承平帝目光陡然冷冽了起来。

    凌霜忙道:“民女不敢!”

    “去吧,去吧!”承平帝挥了挥手,留下了方修文。

    凌霜随着魏公公从养心殿走了出来,魏公公待她的态度也温和不少,准备一会儿随着她去方家宣旨。

    “凌姑娘请留步!”

    凌霜一愣忙转身看去,居然是龙辰逸追了出来。

    “魏公公你且自行去方家宣旨,本宫有一些兵法上的事情要请教凌姑娘,”龙辰逸此番已然是一派储君的傲娇风度。

    魏公公哪里敢怠慢忙躬身离开,储君是未来的皇帝,他可得罪不起。

    凌霜奇怪的看着龙辰逸,自己与这个太子殿下好像没什么交情吧?

    龙辰逸看着凌霜那双满是疑惑的凤眸微微一笑道:“凌将军今儿这出戏码演的不错啊!”

    凌霜眉头一蹙:“太子殿下有什么话还是尽快说出来,夫君在家中等民女回去。”

    龙辰逸一成不变的风度瞬间裂开一条缝隙,他也没想到自己的反应会是这样显形于色,忙收敛了几分。

    凌霜嘴里说出来的夫君二字让他心头下意识的极其不舒服,随即淡淡笑道:“我从柔然带回来一批军马,想请凌姑娘帮忙挑选,明日我自会派人去方府接姑娘来我的太子府一聚。”

    凌霜心头越发不舒服,这人脑子有毛病吗?她如今已经是方家二少奶奶,这样真的合适吗?

    “呵!凌姑娘不必挂怀,你是郡主身份,又是为大燕挑选战马,别人不会非议什么。”

    凌霜刚刚给皇上添了赌,还真不能再得罪了未来的储君,点了点头道:“我去便是!”

    龙辰逸唇角微翘却是有些挫败感,他虽然立了太子妃,可是四个侧妃位置却是空着的,大燕朝的那些女子谁见了自己不是巴巴的贴上来。唯独这个凌霜冷言冷语,倒是让他越发的好奇了几分。

    只不过这女子已经嫁作了人妇,这个消息他——很不喜欢。

    “来人!”

    “太子爷?”两个劲装护卫从不远处的花树后面疾步了出来。

    “派人查查凌霜还有那个方家二少爷的底细!我要知道凌将军的全部家底!”

    龙辰逸眉眼间的森冷让人胆寒。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