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章 面圣

    “方玉,既然娶了凌霜就像个男人一样护着,别自己做缩头乌龟,让女人挡在你前面!”胡离恨不得将方玉生吞活剥了去,这个家伙的名声在京城臭名昭著得很,哪里能配得上凌霜,说话间语气越来越不善。

    方玉的桃花眸中依然冷若冰霜,唇角微翘,笑得邪肆残忍:“方某内宅的事情,好似轮不到一个外人指指点点吧?”

    胡离一阵气结但也是没法子,若是凌霜没有嫁给这个纨绔子弟,他如今早就一巴掌招呼上去了。可现如今却不能,方玉说的没错,他对于凌霜来说永远都是外人。

    六年前如此,六年后还是如此。

    “霜儿,我们回去吧!”方玉牵着凌霜的手刚要走开,却不想胡离手中的剑已经架在了他脖子上。

    “方玉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知不知道刚才凌霜在街上要卖掉自己父亲的朝之宝剑替你治病?你知不知道朝之宝剑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你能给的起她幸福,你就娶她!给不起,乘早滚远些!”

    方玉藏在袖间的手掌猛地握成拳,刚要转身却不想凌霜上前一步将胡离手中的剑推开冷冷看着他:“胡离,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胡离不敢相信的看着凌霜,那双他无数次在梦中牵肠挂肚的凤眸更是冰冷得很,不禁向后踉跄了几步。

    “凌霜,你认识这个小子才几天光景?我认识你却是整整六年啊!你怎可……”胡离星眸中晕着的一抹哀伤绝望又让凌霜心底软了下来。

    她不禁暗自苦笑,她其实穿越而来后认识方玉还真的比认识这个莫名其妙的胡离要早的多啊!

    “胡离,不管怎么样我现如今已经嫁做人妇,我也希望你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人,我们就不必纠缠了吧?”

    “方玉,是男人的话请站出来与我斗三百个回合!”胡离愤愤瞪视着方玉,不管凌霜如何绝情,他始终恨不起来,转而将矛头指向了方玉。

    凌霜知道方玉如今会武功的身份决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他们在方家的布置可就全部失控了。

    “胡离!若是你心中不痛快!我替他和你打一场吧!”

    胡离一愣看着凌霜站在方玉面前,紧抿的唇微微带着些颤抖,猛地转身一拳砸在了桃树上,树干上擦出一片血迹。

    凌霜心头一怔,她咬了咬牙没有理会。胡离可以是生死与共的兄弟,但决不可能成为恋人。

    “大小姐,”姹紫同嫣红打马赶了过来,看到胡离后微微一怔,却也顾不得什么直接下马冲凌霜道:“宫里头的魏公公在方家等着呢,请大小姐马上进宫一趟,皇上急等着召见!”

    凌霜凤眸微挑,即便是一边生闷气的胡离也转过身来,到底还是别扭得很诺诺道:“此番进宫定是问你当街卖剑的事情,要小心应对才是。”

    凌霜看着胡离星眸中浓浓的挂怀,不禁暗自叹了口气道了声多谢便同方玉上了马疾驰而去。

    方玉与凌霜同乘一骑,脸色难看的要命。凌霜被他紧紧裹在了怀中,倒也不敢惹恼这个家伙。

    今天的事情确实是她没有同方玉说分明,只是叫他在方家装病而已。

    “方玉,我先进宫去,你在家里等我。”

    “……”方玉紧抿着唇不答话。

    “方玉,我的意思是,你还是先回家继续……”

    “继续装病?”方玉深吸了一口气,咬着牙道,“凌霜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是我不需要你为我抛头露面将自己卑微到此种地步,还拿着你父亲的朝之宝剑开这样的玩笑,甚至借助天下舆论胁迫皇上,你知道后果吗?”

    凌霜淡然一笑:“方玉,你觉得我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吗?”

    方玉一愣。

    凌霜看着十里桃花缓缓道:“我凌霜也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呢!南苑之辱可是方家欠我的,况且我也不是那种头脑发热不顾后果的女人。你有你放不下的恨,我也有,如此而已。”

    方玉身子一颤,叹了口气道:“进宫后小心行事,我……在家里等你。”

    凌霜还没有回到方家便被已经等得着急的魏公公半道接进了宫,直奔养心殿而去。

    刚一进殿门便看到了跪在养心殿门口的公爹方修文,凌霜暗道这皇帝比自己想象还要行动利索,看来京城中的那股子民怨倒是起作用了。

    “皇上,方家二少奶奶带到了。”

    “宣进来!”承平帝的声音中满是烦躁。

    凌霜心头倒也不慌,她素来不打无准备之仗,这一记耳光抽到了谁的脸上,她也是清楚的。不过当今皇上最是个要脸面的,自己今天一闹,方修文的日子绝对不好过。他不好过了,那方夫人就更难过了。

    皇上也绝对不会处置自己,否则怎么向天下人交代?

    凌霜稳步走了进去却看到养心殿中除了承平帝,龙案的另一旁还站着一个身着紫金色绣双螭纹络锦袍的年轻男子。镶嵌着东珠的玉冠更衬托出了眉眼间的高贵清华,正是大燕朝太子殿下龙辰逸。

    龙辰逸被承平帝予以厚望,从小便送到了昆仑山学武,后来又经常去民间历练,如今已然能独挡一面了。

    他刚从柔然国游历归来便撞到了这样一桩有趣的事情,这个凌大将军的威名他是听过的,但是从来没见过其人。没想到今儿这么巧妙地摆了父皇一道,要知道如今能让父皇这般抓狂的人还真没有几个。

    凌霜垂首全然不在乎承平帝责怪的眼神和那太子殿下的审视目光,神情淡然从从容容的跪了下来磕头道:“民女凌霜叩见皇上!”

    承平帝转身看着凌霜,眼神中多了几分无奈,面子上却是不动声色问道:“今儿你的朝之宝剑卖出去了没有?”

    凌霜磕了一个头道:“回禀皇上,估价太高无人问津。“

    龙辰逸忍不住,差点儿笑了出来,忙又收敛了神色,躬身而立。也不去看父皇精彩至极的脸,心头倒是觉得这个女人着实的有趣。

    想他游遍大江南北,还从来没见过凌霜这样的女子,独当一面令边地小儿不敢夜啼的大将军居然还有这么可爱无赖的一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