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章 兄弟与夫君

    方恒猛地掀起了车帘钻了出去:“说清楚!到底怎么了?”

    “是……是二少奶奶……”清风显然被什么事情吓住了有些不知所措。

    方恒一听是凌霜眉头更是蹙了起来,可是马车又过不去,前方看起来围堵的人越来越多,他走了过去想要看个究竟。

    凌霜这个女人又想干什么?

    马车里的凌婉也是摸不着头脑,只是前方人太多,她又不方便过去,命身边的丫鬟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方恒挤开众多围观的人群看到闹市中跪坐在路上的凌霜后,不禁大吃一惊,这个女人疯了吗?

    只见凌霜身着一身破破烂烂乌七八糟的百衲衣,像个乞丐一样垂首抱肩立在地上。脚下还有一块儿木牌写着“卖剑替夫治病”六个大字,四周都是指指点点的人群。

    “哎呀,这不是凌将军吗?”

    “好可怜啊!听说嫁进方家以后,就被方夫人赶到了偏院居住,不给吃不给穿,如今夫君病了方家的人还不给治病?”

    “妈的!这是什么世道啊?凌将军为国征战十年居然换来这样的凄凉景象,实在让人寒心呐!”

    “你们瞧见没有那可是凌老将军留下来的宝剑,就这样卖了也太可惜了吧?”

    “朝廷难道不管吗?当今圣上……”

    “嘘……噤声!”

    当啷一声响,凌霜身边的破碗中不知道谁扔了一锭银子进去,随即围观的人群纷纷慷慨解囊。

    凌霜暗自好笑,风雨楼的顾啸云这事儿办的漂亮,很快舆论就倒向了她这一方,这银子花的也值。

    此时方恒整个脸上顿时青红一片,随即心头一种恐慌却是升腾起来。

    他们方家这一次似乎闯了大祸了,虽然凌家没落,凌霜可是战功无数的大将军居然沦落到这种地步,若是被皇上知道了,方家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咦?你们看那不是方家大少爷吗?”

    “啧啧!看看方家大少爷鲜衣怒马,二少爷却是这般下场,方家这般欺负庶子还百年书香门第,我呸!”

    “快走!”看着围过来怒目而视的人群,方恒忙闪身带着清风离开,今儿这事儿怕是不能善终了,得赶紧的回去禀告母亲。

    凌霜看着方恒跌跌撞撞离去的身影唇角晕染出一抹冷笑,心头刚刚升腾起几分快意突然自己的手腕被人紧紧抓住。

    她猛地抬眸看到一张满是悲愤神情的俊脸,面前的男人身形并不是特别魁梧高大,反而属于精瘦型体格。年纪在二十多岁,玄色锦袍,眉宇间俊朗非凡,只是那双眼睛恨不得要吃了凌霜。

    “胡……胡离?”凌霜迅速在脑子里将此人的信息翻了出来,这可是凌霜在军营中最好的兄弟,她的军师。

    武功高强不说,此人及其狡诈,也可以说是有勇有谋,她还经常戏称他狐狸。

    胡离是京城兵部侍郎的长公子,跟凌霜共事多年了。这一次乌桓兵败,胡离受命去了乌桓国境接受乌桓投降后送过来的那些金银财宝,还有迎接乌桓公主和亲,这一忙下来没想到再回到京城居然看到凌霜这么狼狈的样子。

    他的脸色暗沉的厉害,一把将凌霜从地上拽了起来,将朝之宝剑弯腰替她带在腰间,随即刺啦一声将凌霜身上的百衲衣撕下来。

    “喂!你干什么?”凌霜没想到一向温文尔雅的军师似乎到了暴怒的边缘,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胡离身上的外袍已经披在她肩上。

    “不想丢人现眼跟老子走!”

    “你管老子!!”凌霜也爆了粗。

    胡离看着她的眼神一暗,猛的将她打横抱了起来,还没等凌霜从惊诧中清醒过来,就被他粗暴的扔到了马背上。

    “凌霜你还长记性了,先是不和老子商量就嫁人,现在还要卖掉凌老将军的剑,我看你是长本事了!老子真想揍死你!”

    胡离猛地跃上马背,载着凌霜打马而去。

    桃花林中,凌霜与胡离拔剑相向,斗得不分你我。在整个军营中,大概只有胡离的武功与凌霜不相上下。

    相争不下的胡离突然将手中的宝剑远远扔在一边,等着凌霜举着重剑刺向他。他不想伤了她,只是这一次实在气愤至极才将她掳到这桃花林中,逼得凌霜与他动手。

    “你疯了么?”凌霜忙将手中的剑锋偏了一寸,斜斜刺进了胡离身边的树干中。

    她刚要将剑拔出来,却不想整个人顺势被胡离揪进了怀中,紧紧按住。

    凌霜一下子懵了,她不知道自己身体的主人居然还和这个见面儿什么都不说直接开打的二货有一腿。

    她甚至能听到胡离猛烈的心跳声,如果再仔细一点儿的话,那心碎的声音似乎也能听得到。

    “为什么?你这个笨蛋嫁给谁不好,偏偏嫁进了方家?你就这么喜欢方恒?十年相守换来他的背叛,你被伤的还不够吗?还要嫁给他弟弟?”

    凌霜一愣刚要解释却看胡离脸颊上落下来的泪水,不禁整个人傻了。

    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胡离好得也是世家公子,而且还擢升了京兆尹参军,怎么说哭就哭了起来。

    “你……你这是何苦?我与你也不是很熟……”

    “不熟?”胡离猛将紧紧抓住凌霜的肩头,盯视着她有些慌乱的凤眸,脸上的悲痛越发深沉了几分。

    “六年零三个月十二天,你说熟不熟?”

    凌霜彻底哑口无言,原来还……挺熟的。

    “我只与你分别了这半个月的光景,你怎么就嫁人了?”胡离一声声质问,让凌霜真的有些不知所措。

    “我……我也是被逼皇上逼婚……”凌霜小心翼翼斟酌词句,此人看起来和凌霜感情甚好,自己多说陡然暴露了自己的秘密如何是好?

    “逼婚?”胡离笑得凄惶,“你难不成就不能多等几天吗?等我从乌桓回来娶你!”

    “我说胡将军!”

    “闭嘴!听老子说!”胡离吼了出来,星眸中的伤痛却是难以掩藏,看来凌霜嫁人这件事情着实将这个粗犷的汉子伤透了。

    “以前你心心念念,张嘴闭嘴都是那个混账方恒,我纵然有心也不敢表白什么,但是现如今……”

    “对不住了胡将军,”一直纯白色身影插进了二人之间,方玉手臂一转将凌霜牵出了胡离的怀抱,紧紧拥在身侧。

    “方玉?”凌霜和胡离同时瞪大了眼眸。

    方玉微微一笑,却是冷的要命,冷冷看着胡离道:“贱内的事情胡将军不必再参合了。”

    凌霜只觉的一股股寒意在这两个男人之间升腾,顿时头痛了起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