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章 诗会路上

    姹紫应了一声忙将银票收好,她替凌霜去风雨楼打交道的时候太多了,自然知道那个顾啸云的脾性。

    “嫣红,你换了碎银子后,替我在外面找一些乡野仆妇做一件百衲衣来,最好明天就能做好。”

    “是,大小姐,”嫣红不知道大小姐好端端的做什么百衲衣,当下也不敢说什么。

    “还有,”凌霜扫了一眼东次间缓缓道,“买一架屏风将那边布置一下,叫人另外弄一个软榻放在屏风后面。”

    姹紫和嫣红不禁暗自好笑,大小姐好似对姑爷还挺关心的,昨儿还是弄一张小床便可,今儿倒是换成了软榻。不过这两个人也真够别扭的,成了亲非要分开睡,在外面还要装着亲密无间的样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傍晚方玉从外面回来后便看到了东次间布置的妥妥帖帖的睡榻,眉眼间露出一抹笑容,转到了正厅却从后窗看到凌霜在竹林中练剑的身影。

    凌霜此番穿着一件银色劲装,头发依然是高高扎起束在脑后。高挑的身姿宛若游龙,红透了的夕阳透过竹叶的缝隙碎碎洒落在了那个矫健的身影上,美得惊人。

    方玉一时间有些惊艳,这世上居然还有这么传奇的女子,当真是让大燕朝所有的男子汗颜羞愧。

    他随后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茶,径直走到了已经剑招收势的凌霜面前。

    “累了吧,喝口茶,”方玉现如今自己也觉得有些奇怪,每一次看到凌霜都有一种想要待她好的冲动。

    莫非自己看女人的口味真的发生了变化,会喜欢这种阳刚气息很浓厚的女子?

    “想什么呢?”凌霜将茶杯接过来一口饮下,刚要抬起袖口擦嘴,不想一方素锦帕子递到她面前。

    凌霜脸色一红,这个时代世家小姐的礼仪风度她还真是学不会。

    “不想什么,看到你练剑这么认真,我倒是觉得最近自己武功荒废了不少。”

    “你武功底子那么好,何必妄自菲薄。”

    “要不你教我练武吧?”方玉垂眸看着凌霜愣怔的表情,此番看起来觉得蛮可爱的。

    “说笑了吧?方公子!”凌霜撇了撇嘴。

    方玉轻轻一笑,很喜欢凌霜这样的小动作缓缓道:“我是说真的,我已经在方家忍了太久了,不想忍下去。”

    凌霜猛地抬眸看着他:“你的意思是说,你不再藏拙?要硬碰硬了?”

    方玉点了点头,嗤的一笑:“我要改邪归正不再做无所事事的京城纨绔,不过这改邪归正的事情还的拖累娘子好好教导我才是。”

    凌霜顿时明白了方玉的意思,他之所以将自己娶进家门便是为了这一招。她知道方玉这样做是不想暴露真正在背后帮助他的那个人,而自己怕是要扮演一个让无良夫君改邪归正的悍妇了。

    方玉看着凌霜的表情缓缓道:“当然你若是不愿意顶着悍妇这个名声,我可以让你离开方家。”

    “呵!我本身就是悍妇,何来愿不愿之说,行了,我的小鞭子可是挥起来了,从今天开始你给我每天在竹林里扎马步去。”

    方玉心头一动,她这样爽快的性子自己倒是挺喜欢的,怎么办?好像越来越和这个悍妇默契登对了。

    “凌霜,你给我布置的东次间我很喜欢,”方玉面露认真。

    “罢了,罢了,朋友嘛!”凌霜倒是不习惯方玉这般看着她的深情样子,突然道,“对了,有件事情想知会你一声,明天方府出面办的诗会你就不要去了。”

    方玉一愣,他已经将明天凌霜参加诗会的衣裳也买好了,这丫头居然说不去了。

    “凌霜你有什么主意?”

    “你在家装病,反正方家的人都认为你体弱多病,一切我自有安排,”凌霜带着几分俏皮的眨了眨眼睛,方玉顿时看呆了去,这样活泼的凌霜是他不曾见过的也不敢想象的。

    凌霜猛地收敛了无意间流露出来的神情,暗恨自己怎么忘记了凌霜本应该是一个冰冷如霜的女将军,自己这是怎么了?在方玉的面前这么没有定力?莫非犯了花痴?可是这种妖冶的男人并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啊!

    “我……我回去换衣服了去,就这么定了啊!你从明天开始装病,病的越厉害越好。”

    方玉看着她凤眸中一闪而过的慌乱微微一笑,扶着心口道:“娘子,我现在心慌的厉害,我看我是真的病了。”

    “你……随便你……”凌霜转身慌慌张张逃也似地离开竹林。

    京城重阳门外,通往举办诗会的谐趣园直道上一辆辆世家子弟乘坐的马车接踵而过。

    每一年京城的诗会举办的时候都分外隆重,每个世家大族都会轮着举办。方家历来是书香门第之家,而大燕朝的皇帝又提倡以文治国,故而这一次的诗会分外的隆重一些。

    方家马车华丽张扬顺着直道一路前行,方恒也没有骑马而是护着凌婉坐在马车里,对面坐着方玥方霏二人,细细碎碎的闲话。

    这样大型的诗会少不得那些适婚年龄的贵族子弟参加,世家小姐们也是一个个卯足了劲儿要一争高下。什么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一个个都留着后手。

    “婉儿,不知道你听说没有?那个凌霜居然没有跟着方家的马车来。”

    凌婉微抬了眼眸叹了口气道:“我也没想到长姐会放弃这样好的一个散心的机会,若是能出来转转也是好的。”

    “你何必替她操这份闲心?”方恒不满道,“她那般心狠手辣的女子可有一丝半毫将你当做亲姐妹对待?”

    凌婉的眼神淡了下去,一双妙目满是委屈。

    “兴许二哥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吧?”方霏长得娇小玲珑,只是长相并不是很出众,倒也显出几分真实的平淡来。

    方玥冷冷笑道:“一个是纨绔子弟,一个是大老粗,这样的诗会要是参加还不是丢咱们方家的脸?”

    凌婉却不这样认为,凌霜那样特例独行的女子,脸面什么的根本不在她考虑的范围之内。可是为什么前几日还争着抢着要去诗会,今儿到头来倒是不去了。害得她安排好在诗会上羞辱凌霜的机会也没有了。

    几个人正自说话间,只觉得着马车猛的停了下来。

    “怎么了?”方恒面露不快,忙扶住了凌婉。

    “大少爷,前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所有世家公子的马车都被挡了下来,围观的人很多。

    “难不成有什么屑小之徒捣乱?”方恒随即否认了自己这个荒谬的想法,这可是京城天子脚下,谁敢捣乱?

    “清风,你速速查看一番!”方恒冲自己的长随命道。

    不一会儿清风便慌慌张张的回禀道:“不好了,大少爷,前面是……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