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章 身世之苦

    方玉听得受用至极,摇着折扇一派潇洒,谁能想得到京城这个翩翩浊公子会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姑爷,大小姐,这南苑虽然有个小厨房可是一应物事柴米油盐统统没有,家具也是六成新的似乎是别人用过的,还有……”

    “知道了,你们先下去吧!”凌霜心头早已经有了准备,屏退了两个小丫头转身看着方玉:“我真怀疑你是怎么活过这几年的?”

    “霜儿,你随我来,”方玉也不回话带着凌霜顺着南苑边角门走了出去却是一片翠生生的竹林。

    凌霜不禁有些诧异,还是跟着他到了竹林中的一处凉亭,谁知凉亭桌子上早已经摆满了各色菜品还有凌霜喜欢吃的千层糕。

    “这些东西你是从哪儿弄来的?”凌霜也不客气坐了下来大快朵颐。

    方玉倒了一杯茶推到了凌霜的面前:“我就知道你刚才没吃饱,既然雇你来演戏,总不能饿着你是不是?”

    凌霜咬了一口千层糕入口酥软清香四溢绝对是京城最正宗的,露出满意的神色。方玉暗自好笑,堂堂征西大将军居然是个吃货。

    “霜儿,南苑我之前很少回来住,让你受委屈了。”

    凌霜一愣,抬眸看着方玉,他的脸上居然有愧疚之色,之前那抹邪肆荡然无存。她有时候真不知道这个方玉究竟有几张面具,邪魅的,不务正业的,整肃的,还有现在冷情中带着几分脆弱的。

    一时间,她有些糊涂了,这样的一个男人究竟掩藏了多少故事。

    “方玉,”凌霜凝视着他的眼眸,“说说你的故事?”

    方玉颇感诧异,凌霜这样冷情的女子应该不会轻易露出对别人关心的姿态来。

    不过此时,方玉倒是心头一股暖意升腾。

    他转身看着竹林的苍翠叹了口气缓缓挽起了袖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疤痕让凌霜狠狠吓了一跳。这些疤痕显然已经过去了好多年,可以想见当初入骨之深的伤口。

    “这些疤痕可以去掉,但是我却留了下来,时时刻刻提醒我不要忘记那些不堪的过往。我娘亲死得时候我刚刚五岁,被带到了方夫人的身边。”

    竹林中安静的有些压抑,只有方玉平淡无波的声音蔓延开来。

    “父亲那个时候忙于朝政,无暇顾及内宅,整个内宅都是方夫人一手遮天。我记不清自己被打了多少次,总之他们会用各种借口编排我的错处。吃东西的时候,说我贪吃。习字的时候说我懒惰,我受不了逃走的时候说我顽劣成性。“

    凌霜心头一紧,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的话。可以想象这样的大宅中,一个没有娘亲庇护的五岁孩子遭遇了怎样的非人虐待。

    “直到有一次我又逃了出去,被父亲碰到……”方玉登时不说话了,似乎压抑着情绪缓缓道,“父亲明明知道我是被虐待,可还是听了方夫人的话把我放在云州寄养。’

    ‘为什么?”凌霜觉得实在不可思议,自己的孩子被虐待了,做父亲的不管了吗?

    方玉的桃花眸微微眯了起来:“父亲只有他的官位,他的前程,他得罪不起方夫人身后的陈家。呵呵!对于他的仕途来说,他儿子的命算个屁!”

    “后来我被送到云州后,方夫人几次派人杀我,幸亏……”方玉突然闭了唇,似乎不想继续说下去,又带着几分隐瞒的嫌疑,转过身看着凌霜笑道:“这些事没什么意思,吃饱了吗?还想吃什么点心,我给你买回来。”

    凌霜知道方玉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依着他在方家的地位,光是月例银子也没有多少。可是方玉却成为京城第一纨绔,这些钱哪里来?

    就看如今这一桌菜品,没有十几两银子根本买不到,他的银子从哪里来。凌霜虽然疑惑却也没有深问,只是笑道:“你如今挺厉害的嘛!武功那么高,又有钱,为什么不直接砍了那些贱人算了!”

    方玉宠溺的笑了笑,眼底的阴狠却是慢慢浮现:“砍了,那多没意思,慢慢折磨才好,让她眼睁睁看着自己唾手可得的东西,却得不到,你说是不是很趣?”

    凌霜心头闪过一丝恶寒,方玉这个人绝对不能得罪。

    “吓着你了?”方玉嗤的一笑,将自己身上的披风脱下来罩在了凌霜的肩头,还拿出了一沓银票递过去,“这些银子你先花着,东苑那些东西该扔扔该换换,不要怕花银子。”

    “那我们下一步做什么?”凌霜也不客气,大大方方将银票拿在手中。本来就是雇佣关系,她也不矫情什么。

    方玉微微一笑,喜欢她的直爽缓缓道:“接下来看看我们谁会更演戏?凌霜这些银票花的时候,旁人怀疑起来就说是凌家给的陪嫁。”

    “晓的,”凌霜明白他不想别人知道他现如今有多强大,强大到可以令任何人心生寒意。

    第二天一早方玉早早便出去了,对于他的这些神神秘秘凌霜也不便问。今儿倒是要将方玉留下来的银子花掉才是正经事情。

    “大小姐,哪来的这么多银票?”姹紫不禁惊喜万分,凌家这样一个空架子是不可能给大小姐倒贴这么多银子用的。

    “姑爷给的,不过这事儿千万不要说出去,明白?”

    两个丫头都是凌霜的心腹,跟随她在外征战那么多年,这点儿默契倒是有的,忙点了点头。

    “嫣红你拿着银票去钱庄兑换成碎银子我自有用处,”凌霜昨天听了方玉的一席话对方家人更是不喜得很。

    她也不是泥塑的,况且泥人还有几分泥性子呢!方家既然将自己安置在南苑这样一个破地方,就要有被凌霜狠狠收拾的觉悟。

    “姹紫拿着银子去找风雨楼的楼主顾啸云,这是我的信,让他尽快按照我信上说的将事儿办妥当了。”

    风雨楼是江湖上很有名的一个去处,买卖消息,雇佣刺客,路途保镖等等各种杂七杂八的活儿都能接,只要你有银子就成。

    不过顾啸云的脾气不怎么样,若是看上眼的人,即便没有银子会倾力相助。若是看不上眼的,即便是花再多的银子也不留丝毫情面。

    就是这样一个神出鬼没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怪人居然同凌霜很登对,凌霜征战乌桓的时候,甚至很多的军事消息都是托风雨楼的顾啸云打探的。当然风雨楼的消息是整个江湖最贵的, 尽管给凌霜打了折还是贵的吓人。

    “你多带些银子去,那个奸商不好打交道,”凌霜斟酌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