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章 拼演技

    “霜儿,我们走,母亲大人该等的不耐烦了,”方玉很自然将凌霜的手握着相携走进了程锦堂的内院。

    凌霜没想到方玉居然出面了,她看着方玉俊美的侧颜,真切感受到了他手心中的那抹温热,心头的一点寒冰渐渐融化开来。

    不过这小子绝对有气死人不偿命的能力,只是这样伶牙俐齿的人对付方家这帮贱人绰绰有余,为什么还要让自己帮忙呢?

    “想什么呢?”方玉微微一笑,“莫非被我的仗义执言所感动?霜儿,”他压低了声音,带着几分魅惑,“要不以身相许吧?”

    凌霜挣脱了他的手掌,臂肘用力撞向方玉的肋骨间,方玉顿觉得钻心的疼,脸上却笑的云淡风轻,只是脸颊的肌肉抽搐的厉害。

    四周的丫鬟们却是看的目瞪口呆,凌霜与方玉这一系列小动作显然带着几分亲昵的打打闹闹,倒像是成亲多年的恩爱夫妻。

    凌霜也发现了四周眼神的古怪,忙收敛了神色,方玉这厮什么都好就是嘴欠的厉害。她其实心头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方玉将她娶进方家的用意远远不是演戏那么简单。

    凌霜随同方玉走进了程锦堂的正厅,黑漆落地柱,绣着富贵牡丹的重重帐幔。次间十二扇紫檀木嵌象牙花映玻璃的隔扇将暖阁隔开。

    可以看到里面影影绰绰的人影,早有小丫头疾步走了出来将方玉夫妻两个迎了进去。

    凌霜刚一走进暖阁便听得一阵吸气声,还有压抑着的嘲笑声。凌霜这一身装扮确实显得有些不伦不类,显然被这暖阁中的人当做了嘲笑的对象。

    凌霜丝毫不以为意神色淡然的看向了坐在了正中的方夫人,方夫人穿着一件石青色绣银色牡丹花的锦衫,容长脸,柳眉细眸,眼眸中的神色却像是寒潭深井一样令人不觉有些威压之感。

    “孩儿给母亲请安!”方玉拉着凌霜行礼。

    “不必多礼,坐吧!”方夫人淡淡应了一声,凌霜从方夫人的神情中看到一抹压抑着的厌恶。

    当年方修文在河阳郡外放做官养了一房外室,生下了方玉。后来方夫人大度的将方玉母子接回了方府,谁知道半年之后方玉生母便病死了。

    方玉不得不交给方夫人亲自抚养,可是年仅五岁的方玉却是几次三番逃出方家,还处处与方夫人作对。

    不得已方夫人只得将他放到了乡下方家本家养活,直到八年前方玉差点儿病死,乡下人传信给方大人,方大人才想起来这么个养在乡下的儿子。

    这孩子接回来后,身子一直孱弱不堪,行为开始变得放浪形骸,基本成了废人。

    不一会儿方恒也带着凌婉走进了正厅,冲方夫人行礼后坐在了凌霜的对面,神情却是愤愤不平的很。

    凌霜眉头蹙了起来,这个方恒脑子有病吗?背叛凌霜的是他,将凌霜害死的也是他,怎么倒是不依了的?

    “这位便是二嫂吧?”一个倚在方夫人身边,身着枚红色裙衫梳着螺髻的俏丽女子笑看着凌霜,神情间却是存着几分浓浓的鄙夷,正是方夫人所生的嫡长女方玥。

    “二嫂这般装束果然……呵呵……与众不同得很。”

    不就是说她装扮粗俗吗?凌霜不以为意,随意道:“在军营里呆的时间长了,这样的装束早已经习惯了。”

    “哦,是吗?二嫂与军营中的那些男子们同吃同住倒也辛苦得很。”

    “为圣上分忧何来辛苦?”凌霜暗自冷笑,这个方玥倒是夹枪带棒丝毫不放过嘲笑她的机会。

    方玥素来与凌婉走到较近,加上凌婉八面玲珑惯于结交,自是帮着凌婉几分。没想到自己的嘲讽,凌霜居然毫不在意,全部无视。

    她不禁抿了抿唇似是感兴趣得很继续问道:“二嫂在军营中不知道那贴身的护卫是男是女?”

    这句话带着浓浓的侮辱了。

    凌霜凤眸微挑看着方玥缓缓道:“没想到妹妹对这些事务这般感兴趣,与这男女关防倒也通透得很,你未来的夫君有福了。若是妹妹对男人这么有兴趣,下回我带你去军营历练一下便可。”

    “你……”方玥脸色顿时变得青红不定,她再怎么跋扈也是闺中小姐,凌霜到底在边关呆的久了,什么样的段子没听过,方玥拿这个羞辱凌霜倒还是嫩了点儿。

    “玥儿,”方夫人面露不快,却生生忍下了凌霜对自己女儿的羞辱,转而同方恒道:“恒儿,明儿个方府办诗会,你再同你父亲商议一下。”

    “是!”方恒躬身点了头。

    “母亲,我如今已经成亲,明天的诗会正好让霜儿认认方家的众位亲友,”一直不说话的方玉陡然开口。

    屋子里的人具是诧异万分,方玉从来都不参加方府里头的正规宴会,他更喜欢的是流连于秦楼会馆。

    方府的宴会都会邀请京城中的世家子弟,某种意义上来讲,方夫人这样做一来是为自己的女儿方玥谋一个好姻缘,二来为自己儿子方恒未来的仕途铺平道路。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方玉会参合进来,方夫人不动声色,一边的杜姨娘却是笑道:“二少爷不要闹了,你素来不喜欢这些文绉绉的东西,去了岂不是无聊得很。”

    “杜姨娘什么时候开始掌家了?我还不晓得,失敬了,”方玉脸上溢着邪魅的笑容,眼眸中的冷意沉淀了下来。

    “呵呵……二少爷说笑了,”杜姨娘讪讪笑道,她是方夫人的陪嫁丫头因为生了二小姐方霏被抬了姨娘,素来是大夫人的心腹。不想自己刚一出头,就被方玉顶了回去。

    凌霜暗道这方玉在府里头的地位还真的是低得离谱,一个小小的杜姨娘也能出来指摘几句。

    “罢了,既然想去便去吧!只是到那个时候,不要丢了方家的脸,”方夫人厌恶的摆了摆手。

    一顿饭吃得凌霜难受得要死,要是以后每天来这么一出她还真吃不消,所幸方夫人与方玉两看相厌,自然不用经常过来请安,谢天谢地。

    回到了南苑,姹紫和嫣红唇角动了动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凌霜扫了方玉一眼:“你们两个有什么话就说吧,姑爷也不是外人。”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