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章 秀恩爱

    凌霜点着东面的次间道:“以后那边弄一架屏风,隔壁支一张小床,今儿你就在椅子上将就一晚吧!”

    方玉看着东次间还没有收拾出来,堆放着一些杂物,角落里的蛛网也结了里三层外三层。他顿时哭笑不得,自己到底是娶了一个老婆还是一尊冷面佛啊?

    他刚要再辩驳几句,没想到重新躺在床榻上的凌霜已经睡着了。此番看着烛光下凌霜的睡颜,精致却又棱角分明的五官晕染了一抹柔和的光晕,脸侧带着几分淡淡的疲惫,薄唇即便是在睡梦中也是紧抿着,透着果敢坚毅。

    方恒不禁心头有一丝丝的轻微触动,这女人若是安静下来,倒也挺有几分女人味道的。

    夜越发深了几许,窗户突然被外面的夜风吹开,阵阵寒意透了进来。南苑的房子年久失修,这还是初夏,若是到冬季也不知道该如何度过?

    方玉的脸色阴沉了几分,方家那些人也太不将他当人看了。他越想越是寒意升腾,不得不走到床边取了一套薄薄的锦被想要搭着取暖,此番却看到凌霜蜷缩在床榻上,有几分楚楚可怜。

    他心思一动将手中的锦被鬼使神差般地搭在了凌霜的身上,随即讪讪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他这是怎么了?这个女人如此强悍根本不需要他这般照顾啊!虽然是各取所需,可是毕竟这个女人是因为他才被安排在这寒窑破屋中,想想还是有几分愧疚。

    第二天一早,凌霜同在椅子上坐了一夜的方玉一起去程锦堂给方夫人请安。新人拜见当家主母这事儿倒也不能不能去,否则依着凌霜的性子才不想理会这些繁文缛节。

    凌霜不太习惯大燕朝女子繁琐的服饰,依然身着一袭自己改过的银色绣竹纹男装,头发用锦带绑了扎在脑后。

    方玉看着她的装束非但没有责怪,反而笑道:“娘子这身打扮倒是别致得很。”

    “夫君过奖了,”凌霜别扭的应道。

    这一声夫君顿时让方玉心花怒放起来,两人坐着方府里头代步的青帏小车刚到了程锦堂外面的甬道,谁知一下车凌霜便看到了被众多丫鬟仆从簇拥着款款走过来的方恒和凌婉。

    方恒依然是一袭淡雅装束,看到凌霜和方玉后,脸色果然精彩万分。他鄙夷的看着凌霜,这个女人还真够不要脸的,居然还追到了方府?

    倒是凌婉唇角挂着得体的笑容,只是那笑容太假怎么也倒不了眼底。

    她缓缓上前一步笑道:“弟妹也来给母亲请安啊?”

    凌婉长得极其清秀,瓜子脸,柳叶眉,唇瓣若三春之花。身姿弱柳扶风动人至极,穿着一件粉红色绣缠枝纹络的锦衫,整个人更是纯美了几分。

    只是这一声弟妹在凌霜听来分外的刺耳,带着一抹嘲讽和浓浓的胜利者的傲娇。

    看着这个蛇蝎美人,凌霜脑海中顿时涌现出了十里桃林中的残忍画面,她的头狠狠疼了起来。

    “弟妹,不舒服吗?”凌婉关切地冷笑道,“许是南苑的地方冷,莫不是着了风寒?”

    凌霜藏在袖间的手掌狠狠攥了起来,该死的南苑,既然方家这般苛待她,她也绝不会让他们舒心的。

    凌婉看着凌霜紧绷的脸,心头更是畅快,热情的伸手想要握着凌霜缩在袖口里的手。

    “弟妹,南苑住的还习惯吗?若是有什么不周不备的,尽管提出来,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凌霜抬手将凌婉伸过来的手掌挥开,这女人让她看着恶心。

    凌霜本来没有用多大劲儿,却不想凌婉猛地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在地,方恒忙将她扶稳抱在怀中。凌婉的杏眸中已然是晕着眼泪,倒在了方恒的怀中委屈的哭了起来。

    “凌霜!你有完没完?”方恒怒目而视的瞪着凌霜,转而轻轻抚慰着怀中哭的期期艾艾的凌婉,眼底的疼惜毫不掩饰。

    “婉儿,有没有伤着哪儿?要不要请医官过来看看?”

    “弟妹,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我……我真的是只想关心你,你怎可出手伤了我?我是得罪了你,可是我腹中的孩儿没有得罪过你啊!”凌婉怯生生地看着凌霜。

    “凌霜你也太歹毒了吧!婉儿已经有了身孕,你要是再敢如此纠缠不休,休怪我不客气了!”方恒清俊的眉眼间满是郁色,随时有发作的可能性。

    靠之!凌霜简直要爆粗口了,这两个贱人是从好莱坞影帝影后班进修回来的吗?

    “大哥,”冷眼旁观的方玉缓缓走了过来却将凌霜不动声色的护在自己身后,妖冶的桃花眼中堆满了浅浅的笑容,却笑得清冷。

    “既然凌婉有了身孕,大哥还是应该让她多呆在家里修身养性的好。这样随便跑出来,拽这个,摸那个的,不小心将自己伤着了,别人还真的赔不起啊!”

    “你……”方恒一顿,靠在方恒怀中的凌婉也是被堵的哑口无言。

    “有你这么和大嫂说话的吗?”方恒冷冷盯视着自己这个从小和他对着干的二弟。眼底的嫌恶几乎压也压不住,不得不说这个二弟从小比他优秀,可是那又怎样。他就是父亲从外面领回来,被族人质疑身份的野种,也配称方家少爷?

    “大嫂?”方玉嗤的一笑,转而看着凌婉冷冷笑道,“方家大少奶奶的身份可是尊贵得很,应该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吧?虽然不是什么公主郡主县主也最起码是大家闺秀嫡出的嘛!嘶!我记得凌婉你好像不是明媒正娶的吧?这身份呢……怎么说呢……好生令人奇怪啊!”

    凌婉脸色一阵惨白,她确实是因为有了方恒的子嗣才会被方家派人抬进方府的,说白了也就是个姨娘。明媒正娶从何谈起,她手中都没有婚书的。

    她以为只要毒死了凌霜自己便不会有后顾之忧,可是明明凌霜已经死了如今却完好无损的站在她面前,还嫁进了方家同她对着干。

    凌婉心头暗恨不已,也好,你凌霜胆敢进方府,这一次让你死透一些。只是这方家二公子……这般的惹人讨厌也要一并除去,才能消她的心头之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