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7后续之母债女还】

    番外17后续之母债女还

    丰庆五年,三月桃花纷飞之际,朱雀街靖国公府前车水马龙,来往之人川流不息。今儿是宇文家嫡长孙宇文过正式祭拜祖宗继任宇文家家主的好日子。

    宇文家虽然之前与太后母族凌家有过一些解不开的结扣,而且曾经因为宇文家之前那个神秘失踪的长公子的缘故,宇文家已经被皇族借口削弱了不少。

    但是毕竟宇文家与龙家之间沾亲带故,加上新任家主宇文过很快便赢得皇上的赏识,初步展露了才华。今儿这继任仪式自然皇家也是分外捧场,各种赏赐源源不断送了过来。

    即便是太上皇龙辰玉和太后凌霜夫妻两个也是看在了宇文过生母姹紫的面子上,亲自参加仪式,一时间居然盛况空前。

    龙禹自然少不得要凑这份热闹,她和二哥亲自带着厚礼坐着标有皇家特有标志的马车沿着毓秀河边的直道径直赶往朱雀街。

    龙尧一袭精致的紫色绣五爪金龙锦袍,骑着马随在马车旁边。庄亲王正妃晗月同龙禹坐在马车中掀开帘子随意看着街道面上繁华的风景。

    突然前面挤了一大群人,甚至还有大量的世家小姐们的马车也赶趟儿似地将停在了河边。

    龙禹心头一震激荡,最近日子过得太平淡了些,难得有什么热闹可看。她忙将手中的果子扔在了马车里的白瓷盏中,一把拉起二嫂笑道:“走!看看去!”

    龙尧眉头一蹙倒是也阻拦不及忙下马跟了上去,自家妹子的心性他自然是晓得的,不怕惹事就怕不出事儿。

    他忙跟着前面的两个人凑到了毓秀河边,四周的百姓一看是庄亲王夫妇忙呼啦啦一大片行礼之声,还没等龙尧表示点儿什么那些人却又急慌慌对着河面上的一叶扁舟指指点点。

    龙尧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忙凝神看去,到底是何方神圣比他这个正牌王爷还要牛气哄哄。这一看不要紧顿时呆了呆,河面上一叶扁舟顺流而下,船上却是立着一个身着青色绣竹纹锦袍的青年。

    碎金般的阳光洒在了那人俊秀挺拔的身姿上,五官轮廓清晰分明,俊朗白皙的脸庞在阳光的映照下更显得奕奕动人。

    他唇边却是横着一支柳笛,唇角的微笑仿佛也晕染成阳光的颜色,温暖又恬淡自然,但是那抹微笑中却隐隐透着令人不易察觉的冷月清辉,似乎藏在了千古的谜题中,等待解答。

    高挑的眉毛下是一双黑曜石般的狭长眼眸,泼墨似的睫羽优雅而缓慢的翻飞,淡定而深不见底。

    “舟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京城里何时出现了这么一个人物?”即便是自视甚高的龙尧也不得不感叹了几分。

    “二哥……”龙禹神情有些呆滞,唇角动了动却又说不出话来。

    龙尧扫了一眼自家妹子的表情不禁心头一动,莫非这丫头……他唇角晕染出一抹玩味的笑意,刚要打趣几句却不想龙禹猛地冲河面上喊了出来。

    “喂!请问小哥尊姓大名!我是韶华公主,我心悦你!”

    四周顿时倒了一大片,韶华公主素来乃京城抽风第一人,今儿这般大胆表白也着实丢人现眼得很。

    “跟我回去!”龙尧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热,真想和这个妹子撇清关系。

    晗月却是鼓励的看着自家的小姑子笑道:“妹妹若是喜欢,便可去追逐,想我草原上的儿女敢爱敢恨……”

    “咳咳咳……月儿,”龙尧忙拉着自己妻子随即一把拖着龙禹的胳膊刚要将她二人送回到马车上,却不想小舟上的那个人缓缓移过视线冲龙禹微微一笑。只是那眼神仿佛是两汪寒潭,清幽,冰冷,深不见底。

    “二哥!他冲我笑了!”龙禹不禁喜笑颜开。

    “小妹!那人身上有股子邪气!”龙尧倒是看清楚了那人眼眸中的神情,不过令他诧异的是好似那眼神中居然带着几分淡淡的恨意。

    “喂!二哥!容我再说几句话!”

    “好了,快些走吧!宇文家家主继任仪式马上要开始了,别让爹娘等久了!二哥一会儿便命人将那人的底细查清楚,定给你个交代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

    龙禹终究拗不过二哥不得不随着二哥到了靖国公府刚好同一并前来的父母会合,宇文过和靖国公当家主母姹紫忙迎了出来,将这一行人安排在了上首位。

    京城中的宾客陆陆续续前来,不多时便将举行宴会的花厅坐满了去。

    “名剑山庄少庄主,楚州江北盟宗主,前护国大将军宇文胤之子宇文清到!”

    靖国公府管家带着几分微颤的声音将这一连串儿头衔报了出来后,整个花厅顿时鸦雀无声,即便是凌霜和龙辰玉也是震惊异常。凌霜凤眸中的惊诧过后便是一抹不自然的忐忑,宇文胤二十多年前消失后再无音信除了宇文擎宇去世后此人短暂露过一回面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今儿莫非是派他的儿子来家主继位仪式上捣乱不成?毕竟宇文家曾经地位最高的便是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长公子。她扫了一眼一边明显微微一怔的姹紫,宇文过倒是处事不惊忙起身含着笑迎了出去。

    宇文清毕竟是他的堂弟,不过既然大伯伯当年放弃家主之位如今在尘埃落定之后倒是不可能前来凑这份热闹。

    说笑间一袭紫袍的宇文过便亲切的带着一个丰神俊朗气度不凡的青年走进了花厅,四周顿时吸了口气。

    凌霜眉头微微蹙了起来,果然是宇文胤的种,活脱脱的一个小宇文胤陡然出现在花厅中。

    “不必担心!”龙辰玉缓缓握住了凌霜的手道,“霜儿不必替姹紫担心,宇文胤那厮素来高傲既然二十年前都没怎么样如今更是不可能搅局。”

    凌霜心头缓缓平复了几分,她自顾着操心姹紫的孩儿能不能顺利坐上宇文家家主之位,哪里注意到自己身边女儿的异样。

    龙尧浅浅挥起了折扇凑到了自家妹子耳边道:“这位公子爷你想也别想,一看便是个吃肉不吐骨头的主儿。你那点儿修为根本不够人家玩儿的!听哥一句话,权当欣赏了一次男色,赶明儿乖乖的好好在皇兄面前求个情,让他帮你选个靠得住的驸马才是正道!”

    龙禹凤眸中掠过一抹执念,有的人不管以前有没有见过,只是嫣然回首的一瞬间便已经是万年。

    “老子……要嫁给他!”

    “咳!”龙尧一口气没提上来,看向自家妹子一贯沉稳的脸色终于变了几分。

    宇文家的家主仪式除了宇文清这个变数之外,倒也没有再闹出什么大风大浪,只是宇文清的名气顿时在京都直线上升,那些贵族门庭的女子一个个翘首以盼,巴巴的看着靖国公府的一举一动。

    上一辈宇文家的男子们素来是京城中众多女子仰慕的香饽饽,如今宇文过和宇文清这两位青年才俊更是有过之无不及。

    却不想搅乱了京都众多女子芳心的宇文清却是在靖国公府住了几天后便离开了京都,饶是堂哥宇文过如何挽留终究还是留不住这个执掌江湖中两大门派的堂弟。

    只是在宇文清走的那天宫中却是乱成了一团,公主寝宫里的那些宫婢们一个个面如土色拿着一封书信齐刷刷跪在了太后的寝殿外。

    凌霜扫了一眼书信顿时勃然大怒,女儿当真是被自己宠坏了的,居然留书私自出京追男人去了?

    她忙折返到了殿中将喜欢睡懒觉的龙辰玉拖了起来:“龙辰玉!咱家姑娘被宇文胤儿子拐跑了!”

    龙辰玉一个哆嗦猛地坐了起来:“霜儿你说什么?”

    凌霜将书信递到了龙辰玉的面前:“咱家姑娘追宇文清那小子去了!不行!应该马上通知血影门,红阁还有皇家密卫的人,宇文清那小子一看便是奸猾至极,咱们的笨蛋丫头斗不过的。”

    龙辰玉微微沉吟突然笑道:“霜儿,你这是关心则乱。咱家丫头虽然在京都胡闹但绝不会轻易被人耍了去!她从小机灵古怪,而且将咱两的武功也学了个通透,加上又是南疆蛊王的嫡传关门弟子,这几年我们从来没有将她当做女孩儿养。此番倒也是个机会,可以让她在江湖历练一下。雏鸟总是要经过历练才能飞得更高,不过既然你不放心,咱们便也收拾一下适当的时候从旁护着便罢!”

    凌霜给他如此一说倒是放心了几分,只是第二天一早夫妻两个收好行囊离开京都走到城郊时,却隐隐听得京都传来鞭炮声,奔走欢庆声。

    “听说了吗?韶华公主离开京城了!此番是去追那个名剑山庄的少庄主了?”

    “如此便是短期内不可能再回京都了?”

    “真正儿是太好了!”

    “女魔头走了!只希望这一次能远远嫁到外面去不要回来才好呢!”

    “走!喝一杯去!”

    凌霜转眸看向了自家夫君脸色垮了垮道:“呵呵呵……没想到咱家禹儿如此的……深入人心……”

    “罢了!”龙辰玉握紧了爱妻的手眯着桃花眸子看向了晨雾中的京都道,“这大燕朝的天下终归是轮不到咱们操心,以后的戏怎么唱,也该是孩子们自己的事情了!霜儿,我已经算过了,顺着涿州这条线走下去,可以看看涿州的桃花,云州的雪莲花,丰州的梨花,洛州的牡丹……”

    “龙辰玉咱们不是要追女儿的吗?”

    “呵呵呵……看花要紧啊!此生陪着你风风雨雨走过了大半辈子,临老再陪着你看尽人间繁华便是幸福完满了……来!握着夫君的手,咱们看花要紧……”

    半个月后,乌桓与大燕边界的戈壁滩上,虬髯的古树矗立在绿洲的边缘。一个红衫女子却是与一个青袍男子激烈的斗在一处。

    “宇文清你放开老子!”龙禹终究不敌凤眸狠狠盯视着将自己压倒在身下的宇文清,此人早已经没有之前在京都时候的那抹俊雅而是带着几分邪魅。

    他狭长的墨眸掠过一抹嘲讽,却是轻佻的抹了一把几乎气晕过去的龙禹的小脸。龙禹狠狠打了个哆嗦,此人根本就是一只披着人皮的恶狼,不过越是如此越激起了她的无穷斗志。

    宇文清笑得暧昧却又清冷盯视着龙禹的凤眸淡淡道:“那个害了我父亲一生的凌霜,她的女儿也不过尔尔嘛!”

    “别扯上我娘!”龙禹低吼像一只被激怒了的小豹子。

    “呵!”宇文清冷冷道,“所谓母债女还,我还真怕你不上钩呢!此去京城本公子便是要向凌霜那个女人讨点儿利息,不想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利息倒是撞上来了,呵呵……我定要你尝尝本公子的厉害。”

    “你要干什么?”龙禹凤眸瞪大,却不想自己一路与宇文清纠缠胜少败多,简直觉得自己之前的那些历练白瞎了时光,宇文清如今一套套的让她心底生寒。

    “不干什么,就是让你尝个新鲜!”宇文清狭长的墨眸一闪。

    “啊!”不多时龙禹便被绑在了一个硕大的风筝上,被宇文清骑着快马放飞了起来。

    “宇文清!终有一天老子亲手宰了你!啊……放老子下来!快吐了!老子一定杀了你!先奸后杀,又奸又杀,杀了再奸……嗷……”

    “呵呵呵……本公子等着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斜阳西下,两个人的身影渐渐隐没在地平线下,消失在远方的绿洲。

    大燕朝第一女魔头韶华公主与大燕朝第一腹黑阴毒江北盟宗主究竟会是如何的不死不休?哎!也只有天知道了。

    (番外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