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6后续之和亲】

    番外16后续之和亲

    经历了过去十几年各国朝政的动荡,如今终于在这片大陆上实现了暂时的安定。各国之间为了将这份安定长久的持续下去,自然是想尽了办法。

    边境的互市贸易,各条商路的开通,民间交流越发频繁了几分,各国君主但求锦上添花,高车同大燕的和亲也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只是大燕这边出了一点儿状况,原本大燕朝皇帝下旨韶华长公主和亲高车,高车那边也已经为迎接这位身份地位极高的公主做了准备却不想大燕那边说韶华公主逃婚失联。

    好在斛律千山晓得自己父皇与母后都与大燕的凌太后关系极好倒也不能动怒,可是这和亲已经提上了议事日程却不能半途而废。加上北边蛮族因为自己父皇的无故消失越发显得躁动不安,他很需要大燕这个强大的盟友。

    不得已,斛律千山这一次算是下了血本将养在王庭中美丽的妹子晗月公主,咬了咬牙送给了大燕朝的皇帝。好在他认为大燕朝皇宫只有一位皇后,若是自己的妹子去了定然能册封贵妃这是没问题的。

    此番正是繁花似锦之际,晗月小公主刚一在京城中出现便名动天下。许是从小被养在高车草原王庭中,也许是她的哥哥将她保护的太好,以至于这个小公主好似被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一旦将这层面纱揭开,便是天下扬名。

    丰庆帝龙凌亲自在宫中设宴,虽然顾雪儿在身侧端坐冷气逼人,但他还是不得不偷偷看了几眼高车来的晗月公主。

    即便是大燕朝贵族门庭里的那些骄傲女子在晗月的面前也不得不生出几分自卑之感,只见晗月陪在高车二王子的下手位,肌肤赛雪宛若上好的凝玉雕刻而成,鼻梁微挺,唇若点绛。尤其是那双眼眸就像雪山上最清澈的蓝色冰湖,此番带着几分小儿女般的好奇顾盼神离间落下的清辉瞬间刺进人的心里。

    还没有完全长开的小巧身子,却是挺得笔直,身上晕染出淡淡的皇族所特有的高贵,就像冰川上的雪莲挺拔又带着几分娇俏。

    龙凌转身冲身边的顾皇后啧啧赞叹道:“真乃绝世美人!瞧瞧人家公主的派头,再看看咱们大燕朝的韶华公主,简直啧啧啧……”

    顾雪儿得体的晕出一抹清冷的微笑,声音却是更冷了几分压低了声音道:“陛下有福气了,臣妾如今怀着七个月的身孕,不能伺候陛下。陛下正好可以将晗月公主抬了贵妃,不正好合了你和高车王的心意吗?”

    “……”龙凌突然一个寒战袭来忙将龙案上的甜品推到了皇后面前陪着十二分的小心笑道,“皇后,你这不是为难朕吗?朕岂是那种见异思迁的男子?”

    “是吗?”顾雪儿缓缓起身站了起来,唇角却是擦着龙凌的耳际道,“今儿哀家身体不适不能侍寝,请陛下……滚蛋!”

    “雪儿!”龙凌顿时慌了忙低声喊了出来,却又碍着高车使节的面子只得任由顾雪儿离去,随即真想将自己的眼睛戳瞎了去,没事儿老是瞄着晗月公主做什么。这一次老婆的飞醋可是喝大发了,自己少不得费一番口舌。

    当下里龙凌草草应付了宴会忙起身离开直奔皇后的锦绣宫而去,高车二王子斛律明川原本想要探探大燕皇帝的口风,到底准备如何安置自家妹子,没想到最后是不了了之。当下也只得带着晗月公主回了京都的驿馆歇下。

    晗月从小养在王庭,除了草原的苍茫还从来没见过中原这般热闹的风物,自然是多了几分好奇。可是她从小便是个知分寸的,看着自己二哥闷闷不乐的神情倒也不敢再说什么只得乖乖回到了后院的映月阁出神。

    她正自在窗前发呆,却不想外面人影一闪一个戴着面具的少年堪堪立在窗前。她猛然心惊刚要喊那些被她心烦意乱之下遣开的侍女,却不想那少年将面具摘了下来,露出一张清雅至极的脸,一双凤眸在月色中熠熠生辉,又含着万般的温润深情。

    晗月一瞬间居然僵在了那里,心头的某个地方似乎被紧紧攥着,心慌意乱又带着几分激荡和隐隐的熟悉感。

    “晗月公主,可还记得在下?”那人缓缓抬手,纤白的手掌中是一只用黄金打造的小巧玲珑的牛角。

    晗月登时瞪大了眸子,万般惊喜的低喊了出来:“尧哥哥!是你吗?”

    她刚出生不久娘亲便去世了,接着爹爹也离开了,高车小公主虽然被长兄们当做宝可是心头却是孤寂荒凉的。

    那年她生病在寝宫中窝着,不想一阵好听的笛声袭来。她忍不住偷偷跑了出去,却看到一个比她大不了几岁的男孩子在吹笛。那个时候她听惯了草原号角的辽阔,这般清雅悠长的曲调却是从未听过。

    她只依稀记得那个男孩子长着一双夺人心魄的凤眸,陪着她度过第一个有同龄玩伴的夏日。她不舍得他走,但是身边的嬷嬷们说这位是大燕朝尊贵的二皇子,她只得放手。

    他将那只翠玉笛子送给了她,她却是将自己心爱的黄金牛角塞到了他的手中。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心头依然记着那一抹清雅的温暖。

    “晗月别来无恙?”庄亲王龙尧笑得云淡风轻,“想不想出去玩儿?今儿可是我们大燕朝著名的簪花节。”

    “我……”晗月有些犹豫,当年是小孩子不懂事,如今他是亲王,她是要来和亲注定进宫的公主,她心头纠结成麻。

    “有我在不用怕!”龙尧拿出了准备好的面具晃了晃。

    晗月心头突然有了勇气,怯生生将手送到了龙尧的手边,却落入温柔暖和的大手中,随即整个人便被扶着腰飞了出去。

    龙尧的爹娘都是武功高强之人,他的轻功还得了顾啸云的用心指点,翻个花墙,飞檐走壁自然不在话下。

    晗月有些紧张紧紧拽着龙尧青色的袍角,少年身上白檀香的味道袭来,让她有几分恍惚。

    龙尧带着她到了毓秀河边,替她将面具戴好却是紧紧握着她的手,宛若又回到了那个欢快的夏日午后。

    欣赏着毓秀河边的花船,买各种各样对晗月来说从未见过的新奇小玩意儿,陪着她放河灯许愿,一直闹到了深夜。此时晗月才惊觉自己究竟犯了多么大的错误,她看着满眼的繁华心头却是苍凉的,连放在龙尧掌心中的手都冰冷了几分。

    她虽然喜欢与龙尧在一起的繁华热闹,但是她不能给高车王族抹黑,一时间冰蓝色眼眸顿时晕满了眼泪。

    “尧哥哥!我们还是回去吧!”

    龙尧突然将她的手紧紧一握,凤眸中却是多了几分郑重:“晗月,有些话我不能不说,我只问你,你与我在一起快乐吗?”

    晗月猛地抬眸看着眼前清雅俊秀的男子,点了点头,眼泪却是落了下来,因为太美所以不敢奢望。

    “晗月,你想不想同我在一起?”

    “我……”晗月猛地抿了抿唇,沉重的摇了摇头,带着十万分的违心。

    “说真话,这很重要!”龙尧心头也是有些着急,从小妹龙禹闯祸之后被安排和亲高车,他就开始布置今天的这出子重逢。依着高车如今的形势,断然不能因为妹妹的逃避而将和亲这件事情断了去。龙家宗亲本来就少,宗亲里的女儿家却是没有一个合适的人能嫁到高车做大妃,那么高车只能派出唯一的小公主,这便是他龙尧此生唯一的机会。

    “晗月,告诉我你的心里话,你想不想同我在一起?”

    晗月垂首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却带着几分苍凉。

    龙尧的凤眸中顿时涌出一抹流光溢彩,紧了紧她的手道:“别怕,我只要你这句话,一切有我!”

    晗月猛地抬眸看向了龙尧,却是觉得从来没有过的踏实。

    第二天一早,高车的晗月公主突然得了急症昏迷不醒,即便是宫里头的太医也说不清楚病因。第五天头上晗月公主虽然醒了过来,可是浑身起了一层可怕的斑点,整个人也萎靡不振。

    这可急坏了高车二王子,该如何同自己的王兄交代,难不成这一次和亲又泡汤了吗?大燕朝的那些老臣暗道这个样子怎么进宫服侍皇上?

    龙凌虽然心头小心翼翼表达了一番可惜,可是高车与大燕和亲势在必行,总不能再儿戏了吧?只是一来雪儿吃醋,二来晗月公主如今疯魔的病症也着实不适合进宫啊!紧急关头,深明大义的庄亲王龙尧却站了出来,从高车和大燕两国的立场慷慨激昂地分析了一番,最后决定舍生取义娶了含月公主,做了那和亲的牺牲品。

    皇上自然是巴不得有人将这个烫手的山芋接过去,当下便是一番嘉奖,同意了这桩亲事。高车那边虽然公主由说好的贵妃变成了亲王正妃,有些不甚满意可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只得默认了这桩亲事。

    一年后,韶华公主龙禹结束逃难生涯回到了京都,看着被二哥治好了病症貌美如花的二嫂,突然心头明白了几分。感情自己来来回回在江南和京都两头颠沛流离的跑,倒是成全了大哥和二哥的亲事,全部是被这两个哥哥算计了去。

    奶奶的!她终于明白了,生在皇家的妹子们生来就是被哥哥们拿来坑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