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2 此生相护(下)】

    番外12此生相护(下)

    “上!”围攻宇文胤的几个人忙冲了上去却是将那女子团团围住,却不想那粉衫女子手中早已经握着一柄宝剑,瞬间与这些人缠斗在一起。

    邢二爷一愣没想到这丫头居然还会武功倒是也不敢小觑,不过他身边的恶仆都是他雇来的武林中人,对付这丫头倒也绰绰有余。

    果然粉衫女子手中的剑法越来越乱,显然也是刚刚学了几招剑术便不知天高地厚出来闯荡江湖,一时间额头上微微渗出些冷汗,脚步也带着几分踉跄。

    “左三步,刺百会穴!”缓缓从地上爬起来的宇文胤边擦着脸上的血迹边轻声道,他早已经看出了这丫头的剑法是江湖中大名鼎鼎的名剑山庄的来历。只是名剑山庄素来低调从来不与江湖中人有太多联络,倒也是消极避世得很。

    宇文胤也不知道为何本来心如死灰,万事冷默的他却不愿意看着这样一个像极了凌霜的女子遭受不测,不得不出言相帮。

    他虽然无功尽失,可是实战经验丰富至极,正好可以从旁指点这丫头一下。

    粉衫女子一听宇文胤的提醒忙反手一剑刺了出去果然身边的一个恶仆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不禁面露喜色,今儿算是遇到了高人指点了。

    “右四步,刺长谷穴!”

    “前一步,刺尺泽穴!”

    “后六步,刺大迎穴!”

    那些人越斗越是心惊胆战,这女娃子不可怕,可怕的是身边那个指点一二戴着面具的男子,此人居然将他们的招数提前判断的一清二楚,这份眼力劲儿实在是太可怕了。

    不多时那些恶仆统统被粉衫女子挑在了地上,各个伤了经脉连爬都爬不起来。一边的邢二爷这下子有些心慌,忙冲向一边的马匹想要逃走却不想宇文胤抬手将一包粉末扬在了他的脸上。

    邢二爷只觉得身子一麻软软倒在了地上,粉衫女子却是疾步走了过来,笑嘻嘻看着的宇文胤道:“前辈是高人啊!这粉末是不是江湖必备之物?”

    宇文胤却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缓缓蹲在了邢二爷的面前,从怀中拿出另一只精致的瓷瓶。

    “这位爷,这位姑娘饶命啊!小的也是有眼无珠得很,冲撞了贵人!”邢二爷自然晓得如今形势危急,只希望能说几句好话逃活一命,然后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粉衫女子倒是上了他的当踹了他一脚冷笑道:“哼!今儿本姑娘且饶你一命……”

    她的话猛地卡在了喉咙里,只见宇文胤将瓷瓶中的粉末洒在了邢二爷的脸上,突然极其残忍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啊!”邢二爷惨呼了起来,却瞬间被活活化成了一滩浓水。

    “你……你……”粉衫女子哪里见过这种景象不禁呕了出来。

    “大哥!大哥!饶命啊!”其余趴在地上的恶仆顿时晓得今儿遇到了比他们更可怕的人。

    宇文胤面无表情似乎在做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手中的瓷瓶丝毫没有停顿,一时间绝望的惨叫之声此起彼伏,直到最后一个恶仆被化掉。

    “江湖中从来没有信义可讲,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回去吧!江湖不适合你!”宇文胤将瓷瓶收好,淡淡扫了一眼粉衫女子。

    此时夕阳的光芒映照在宇文胤狭长的墨眸中,眼神中居然有一种绝世风华的俊美之色,粉衫女子素来觉得自己脸皮够厚可也是脸颊上也不禁晕染了一抹红晕。

    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男子,身上好似有一种气质让她觉得再也挪不开步子。

    “身上有银子吗?”宇文胤淡淡问道。

    “呵呵呵……带着呢……带着呢……”粉衫女子自觉失态抹了一把流出来的口水,不好意思的拿出了一个精致的钱袋递到了宇文胤的手中。

    宇文胤将钱袋中的银子倒了出来,取走一半儿,剩下的却是还给了粉衫女子。他径直走到了张老汉祖孙两前面道:“此处不宜久留,还是打点一下上路吧!”

    “谢谢公子,谢谢这位姑娘!”张老汉早已经被刚才宇文胤活活将人化掉的壮举吓傻了去,此番忙拉着翠姑磕头后接过银子疾步离去。

    “嗨!这位大哥你叫什么名字?”粉衫女子将地上宇文胤的面具捡了起来大大咧咧用自己的袖子擦干净递给了宇文胤。

    宇文胤接过面具戴上后,拿起了包袱便走。

    “喂!”粉衫女子急了忙跟了上去,“我姓田单名一个思字!官名叫田思,闺名叫思思!你看我一个姑娘家都说出了我的名字,你总不能不告诉我吧?前辈?”

    “我没那么老!”宇文胤苦笑。

    “那你叫什么名字?你还欠着我银子呢!刚才你那叫借花献佛吧!你欠着我银子,我总得有一天找你要去啊!”

    “阿胤!”宇文胤淡淡道。

    “阿胤哥哥!太好了!我跟你说啊!我爹可是名剑山庄的庄主,我是逃婚出来的,我爹只我一个姑娘,非要给我比武招亲,我偏不喜欢。几天前我就偷偷溜出来定要在江湖中闯荡一番,我看你江湖经验这么丰富却手无缚鸡之力,不若跟着我混怎么样?我保护你!如何?”

    宇文胤猛地停住了脚步,他不管是京都中那个盛极一时的长公子,还是如今流浪江湖的废物,从来没有人说过要保护他。人人都觉得他是高高在上的神,如今却有个人说要保护他,他觉得似乎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可是却笑不出来。

    “你回去吧!”

    “阿胤哥哥!江湖好玩儿吗?”田思却是紧紧跟在宇文胤的身后,这个人让她有一种命中注定的归属感,打死她也不回去。

    “江湖……”宇文胤抬眸看了一眼最后的一缕夕阳,“不好玩!”

    “没关系,有你就好玩儿多了!”

    “……”宇文胤只能沉默,他觉得自己惹上了一个大麻烦。

    “阿胤哥哥!你喜欢吃什么,玩儿什么,喜欢用什么剑,对了……最最重要的是你……嘿嘿……成亲了没有?”

    “阿胤哥哥!你不说话就算你默认没有成亲了哈!那个……我觉得咱们挺有缘的……要不……”

    “阿胤哥哥……喂……等等我!别走那么快!等等我!”

    两个人的身影渐渐隐没在了暮色中,只有田思聒噪的声音回荡在了蜿蜒的山道上。清脆的声音将山中亘古不变的寂寞似乎也冲淡了几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