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0情敌(下)】

    番外10情敌(下)

    乌桓边境的雪岭峰脚下是一处乱石林立的峡谷,峡谷四周到处是茂密的森林,大燕朝与乌桓边境的一道雄关重镇善檀镇便矗立在这处山谷中。

    今天是乌桓国丧的日子,曾经赫赫有名饱受争议的乌桓皇帝赫连风大丧出殡。赫连风虽然雄心勃勃到底还是败在了自己部族的内乱中,连年的内乱让他心力交瘁终于留下了七岁的皇子撒手人寰。

    乌桓越发内争不断,大燕朝倒是喜闻乐见的,最起码少了一个劲敌。因此守着善檀重镇的大燕朝军队倒也没有因为乌桓国内的剧变而显得激动几分,反而越加平淡。

    况且驻守善檀重镇的人那可是大有来头,其父是大燕朝兵部侍郎胡刚徵,而这位声名远扬的胡将军又曾经是决战赤州城的独臂英雄。不过最关键的是,他如今带领的可是整编后的凌家军,只要有凌家军在,乌桓边境便如铁桶一般无人能扣关成功。

    善檀镇因为多年没有战事反而边疆的老百姓渐渐涌入小镇做起了小买卖,因此茶馆酒肆却也随处可见,今儿很显然乌桓国丧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听说没有?乌桓这位大王死了以后居然没有入祖宗的坟冢,而是同那个早就死了的乌桓前朝阿雅公主葬在了一起?”

    “真的假的?”

    “那还有假?当初这赫连风可是极喜欢阿雅公主的,后来阿雅公主在大燕朝出了那档子事儿,听说还是这位赫连皇帝亲自将阿雅公主的尸骨迎回了乌桓好生安葬的。”

    “这等皇室秘辛你怎么知道?”

    “呵呵……没听说吗,如今的乌桓皇后因为这件事情已经在乌桓皇帝的棺椁前闹开了的,家丑也变成了众人皆知的事情。”

    “如此一说这个赫连风倒也是个痴情种子!死都死了还闹这么一出与前朝公主合葬的闹剧!也不怕外戚那边撕碎了他留下来的儿子!”

    “谁知道呢……据说这阿雅公主也是的,居然还藏着咱们大燕朝凌将军女扮男装时的画像,你说这都是些什么事儿……”

    “嘘!噤声!就你多嘴!如今凌将军不比以往可是当今储君的娘亲,想死了吗?”

    隔壁的雅间里,端坐着一个身着寻常布袍的高大男子,年纪看起来虽然不是很大,两鬓的头发却是隐隐约约有些花白。剑眉星目,英气逼人却又在那刀刻般的脸颊上带着几分早已经绝望到骨子里的颓废。

    他猛地扬起头将剩下的半坛子烈酒灌了下去,却是起身缓缓走出了酒楼。之前还议论纷纷的闲杂等人顿时鸦雀无声,谁都晓得胡离与凌霜的情分,方才这般背后说人坏话,不知道这个善檀镇的守护者会不会弄死他们,一个个吓得具是敛去了生息。

    胡离看也不看周围人一眼,缓缓走出了酒楼翻身上马,拿着一个硕大的包裹却是出了镇子直接向山谷处的那片树林奔去。

    他许是太过沉浸在自己的心绪中没有晓得身后又灵巧的跟着一匹马儿,随着他一前一后到了山谷的树林深处。

    远远便看到郁郁苍苍的林间孤零零立着一座坟茔,坟茔四周的草木被修剪得很是整齐,旁边居然盖了一座守坟的茅屋。

    胡离将马儿拴在了茅屋旁边的杨树树干上,自己却是缓缓坐在了坟茔边的石头上,将包裹里的香烛点上插进了坟茔前,随即拿出了准备好的烧鸡还有一坛子上好的雕花酒,拍开封泥在坟茔前倒了半坛。

    他仰起头灌下一大口,带着薄茧的手指却是轻轻拂过石碑上刻着的凌霜两个大字唇角掠过一抹宠溺的苦涩笑容。

    “凌丫头!赫连风那厮也死了!咱们两个驻守乌桓边疆十年,与赫连家族斗了十年,今儿突然觉得有些空落落的。咱们两个以前在善檀驻守的时候,你倒是喜欢吃烧鸡,今儿庆祝一下!你说我们两个那个时候怎么那么傻?一个将军,一个参军大晚上不睡去打山鸡吃,不过你可真够馋的,还没等烤熟便抢着咬了一口,差点儿烫伤了嘴巴!”

    胡离絮絮叨叨一遍遍说着与凌霜过去十年的那些事情,整整七年了,他在善檀城外设了凌霜的衣冠冢,一陪就是七年。每天有时间就会来这里陪着凌霜说说话儿,陪着他喝喝酒,已经成了胡离唯一能做的事情。

    那一天京都城外,穿越来的林霜将实情告诉他后,他的天也塌了,地也陷了,若不是苍老的父亲拼死拦着他早就一剑自刎随那个死去多时的凌霜而去。

    他兜兜转转回到了善檀重镇,回到了曾经与凌霜相守十年的地方,决定将自己的残生了却与此。

    “凌将军!”一个红色身影缓缓跪在了坟茔前,小舞将手中的香烛点燃后也插在了坟茔前的泥土中。

    “凌将军,虽然你是冤死的,但是我家主子已经替你报仇雪恨,你的家人也被她照顾的很好。你可以安心地投胎轮回。下一世不要做那么要强的女人了,找一个爱你护你的夫君,幸福地过一生。”

    胡离身体猛地一颤,转过脸来看着面无表情的小舞。七年来,小舞已经无数次的闯进他的这片境地,又无数次被他赶了出去。

    “你走吧!”胡离抿了抿唇冷冷道。

    “胡大哥!七年了!”小舞猛地起身点着坟茔哭了出来,“七年了,你还嫌折磨的自己不够多吗?当年凌婉那个贱人害死凌将军的时候,你正在乌桓根本来不及救她,才有了后来我家主子借尸还魂的这桩公案!一切早已经在凌将军死的那一天注定了,你这般自责懊悔折磨自己,你以为凌将军在天之灵就能安生吗?你难不成就不能行行好,放她投胎转世,偏要在这里守着她也许根本就不存在的残魂度日吗?你安心吗?胡大哥?!”

    “滚!”胡离右臂微微颤抖,鬓边的花白发梢带着几分凌乱,星眸却满是痛色。

    “我不滚!我不滚!”小舞猛地扑进了胡离的怀中,紧紧搂着他的腰哭诉道,“我不信我比不过一个死人!胡大哥!今儿除非你杀了我,此生我是赖定了你。你既然要守着她,我就陪着你一起守着。七年,十七年,二十七年哪怕会是一辈子,我秦小舞也心甘情愿!”

    “你……”胡离闭上眸子,“你这是何苦?”

    “胡大哥,你又是何苦?胡大哥,你对我公平一点儿好不好?凌将军生前心头的那个人不是你,死了以后你何苦要将她牵绊在自己的心中。胡大哥,求求你,对我公平一点儿,我不求别的,我只求能陪在你的身边。我从十几岁少不更事到如今,我此生最好的年华都托付给了你,你不能让一个对你毫无感情的死人压在我头上,真的……这真的不公平……不公平……求求你……胡大哥……小舞要的不多,只要你让我跟在你身边,小舞便心安了。”

    胡离心头的伤再一次裂开汩汩流血,他晓得自己与凌霜到底是无缘的,可是一旦某个清醒的人将他的心伤血淋淋的剖开给他看,他却是有些承受不住的无奈。

    林间的风缓缓刮过,坟茔前的香烛燃到了尽头,茅屋前两个身影僵硬的人却如山谷间的巨石般屹立了千年之久。

    不知道是小舞太执着,还是胡离也累了,这一次他竟然没有力气将她推开,只得任由她紧紧抱着他似乎有些佝偻的腰,听着树林间风吹叶落的声音。】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