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9 情敌(上)】

    番外9情敌(上)

    天香楼是京都最富盛名的酒楼,同时将勾栏瓦肆融为一体,夜间更是宾客盈门堪比几年前的桃花渡。

    人人都晓得天香楼的老板是个妖娆多姿的女子,只是谁也没见过这女人的真正面貌、不过天香楼的女老板不光执掌这京都最繁华的所在,而且还是大名鼎鼎的隶属于凌家专门收集情报的红阁阁主。

    红阁短短几年的时间便迅速在江湖中占有一席之地,除了凌家这个神秘家族的支撑,同时这位阁主也算是个人物。

    此番天香楼装饰着金银珠宝华丽到极致的天字一号房内却是莺歌燕舞,热闹异常。江南漕帮新任帮主楼梓君身着一袭海蓝色锦袍,领口袖口处具是绣着金线镶嵌着华贵的珠宝,活脱脱一个浪荡公子哥儿。

    “南儿!来!给爷斟酒!”

    “叶儿!让爷香一个!”

    楼梓君此番脸上已然多了几分岁月沉淀下来的成熟,只是眉眼间的哀伤却是去也去不掉。他是楼家的独苗儿,自然不能忤逆楼老爷子的意思。

    在师傅叶南第二个孩子出生后却再也蹉跎不下去了,只得回到江南楼家主宅完成延续香火的重任。

    这下子倒也一发不可收拾,连着抬了八房的小妾,一口气生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这才消停了几分。

    即便家中有美妾相伴,楼梓君的行为却是越来越浪荡,每到一处都是处处留情。只是奇怪的是,他虽然身边换美人的速度太快了些,但是每个美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便是长得像极了他的师傅叶南。

    有的是眉眼像,有的是鼻子像,有的是性情像,总之这闲话便传了出去,直到在江北道游玩的时候被顾啸云的风雨楼狠狠收拾了一番楼梓君才有所收敛一些。

    不过江南楼家主宅楼夫人的位置始终空缺着,那些小妾们不管再如何受宠争夺,始终不能扶正,这是楼梓君留给自己心头的念想。

    “南儿,再来一杯!”楼梓君今儿显然喝高了去,醉眼迷离地看向了身边服侍的两个小丫头,这是他在京都第一天便发现的两块儿宝贝。

    一个眼睛像极了叶南,一个是那灵动的眉梢却恰似师傅叶南训斥他时的模样。他到底还是克制不住,也顾不上这京都是风雨楼的地盘儿,当下便从人牙子手中将这两个丫头买了下来。一个取名叫南儿,一个叫叶儿,这一次师公顾啸云就是杀了他,他也愿意受着。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像师傅的丫头了,不买白不买。

    “帮主!外面有人求见!”一个属下急匆匆立在门边回禀。

    “不见!今儿爷高兴只想安安静静喝酒!”

    “帮主……”门口的属下有些踯躅。

    “滚!”楼梓君不想被破坏了陪叶儿和南儿喝酒的情趣。

    “呵!楼帮主好大的架子啊!怎么?连秦小舞的面子也不给了吗?”门口堪堪立着一袭红衣的俏丽女子,正是红阁的阁主,天香楼的老板,凌霜身边的第一心腹——秦小舞。

    旁的人不晓得小舞的真实身份,可是他与凌家关系过密哪里不知道当年那个干练的小丫头如今更是成长为狡诈阴险寻常人不敢得罪的江湖女老大。

    “呵呵!小舞姑娘!请坐!”楼梓君忙将小舞迎了进来,对身边两个新买下来的丫头挥了挥手让她们退下。

    那两个丫头不甘心的退了出去,好不容易公子赏赐了她们那么多好东西,原想着再进一步做了公子的身边人更是好的。不过她们扫了一眼一身隐隐血腥之气的秦小舞顿时脸色白了白退了出去。

    小舞拿着上好的梨花春酒坐在了楼梓君的对面,岁月让这个曾经羞涩的少女变了很多,美丽的眉眼间带着几分冷酷无情,让人不敢小觑。

    “楼帮主!小舞敬楼帮主一杯!”

    楼梓君接过小舞的酒杯一饮而尽,挑着修长的眉头冷冷笑道:“秦姑娘今儿来怕是不光请本尊喝酒的吧?”

    秦小舞唇角微翘,眼底却是带着几分悲悯缓缓道:“今儿确实是代我家大小姐同楼帮主交代几句话。”

    “凌霜不是在桃花岛快乐吗,怎么倒是管起我的事情来了?”

    “呵!因为涉及到三小姐的名声,大小姐不能不管。楼帮主毕竟与三小姐叶姑娘有师徒情分在,若是做得太过火了,实在是好说不好听啊!今儿风雨楼已经有所动作了,大小姐不得不出面看着。楼家和顾家伤了谁都不好看,都是凌家的好亲戚好朋友,大小姐的意思是怕伤了彼此之间的和气,楼帮主还是将刚才那两个姑娘转卖了吧!”

    楼梓君握着杯子的手狠狠紧了紧,突然摔在了地板上,踉踉跄跄站了起来点着窗外的月色低吼道:“他顾啸云凭什么?啊?凭什么?他算个什么东西?老子买几个小妾玩儿怎么了?碍着他顾啸云什么事儿了?他美人在怀,他们两个恩恩爱爱,我不说什么?我难不成连找个自己喜欢的姑娘,他顾啸云也觉得碍事儿了!今儿老子偏不信邪,有本事他今儿就砍了老子!”

    “楼帮主还是放不下吗?”秦小舞声音镇定如常,抬眸看向了癫狂的楼梓君,眸底却是有几分同病相怜的凄苦一晃而过。

    都是为情所困的痴儿啊!

    “是的,三小姐如今已经嫁给了顾楼主,生儿育女相夫教子,按理说也是完满了。可她毕竟是江湖第一门派风雨楼的楼主夫人,江湖中人多嘴杂。楼帮主倒是痛快了,但是楼帮主想过你的师傅没有?你还真的以为你师傅就只是个治病救人炼药制蛊的呆子吗?顾楼主素来心眼儿小,喜欢吃无名醋,你师父哪里不晓得你这些花花肠子,若不是她在顾楼主面前替你担着几分,你这种觊觎师傅的不齿行径早就被风雨楼灭了无数次了。”

    “呵呵哈哈哈……她心里可曾有我半分……我是谁?我……”楼梓君摔倒在地上,“他们真狠,居然让我认了她做师傅,一声师傅出口,于我来说便是永远无法翻身的地狱!”

    “何必呢?你认识她的时候,她已经嫁做人妇,何必这么执着?”

    “呵呵呵……我若是一开始便知道自己会这么痛苦当年还不如早早病死了,也不让她给我治病去毒,我还真是犯贱得很!”楼梓君仰起头猛地灌下一大口酒。

    “这是三小姐让我带给你的东西,”秦小舞将一封素笺递给了楼梓君,“这封信里她已经交代清楚了,从今往后将你逐出师门,脱离了你们之间的师徒关系,也请你好自为之。这是她最后的让步,下一回风雨楼再找你麻烦,她说她会站在夫君这边生死相依。”

    楼梓君紧紧攥着素笺看着上面熟悉的字体,突然笑出了眼泪。

    “好一个生死相依!呵呵呵……好一个生死相依……我们到头来连师徒都做不成了吗?罢了!罢了!你回去告诉叶南,愿她此生安好,我便再无所求。”

    楼梓君起身猛地推开了华丽的房门紧紧抓着叶南的书信踉跄着闯了出去,这封信便是叶南与他断了个干净,他只觉得兜头一盆冷水,顿时心凉如许。也许是自己真的错了,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方,爱上了一个根本不应该如此深爱着的人。

    他……错了……

    秦小舞缓缓起身看着楼梓君踉踉跄跄的身影穿行过了毓秀河边的柳荫,暗自叹了口气。楼梓君比她幸运得多,最起码他也让顾啸云心头堵了好长时间,他也争过了。可是她呢?

    她居然是和一个死人抢男人!若是胡离爱着的是大小姐,倒也罢了!她会祝福他们,甚至会帮他们走到一起。可是此凌霜非彼凌霜,大小姐的秘密只告诉了她一个亲信。

    胡大哥心心念念爱着的那个凌霜却早已经死在了桃花林中,她明里暗里护着爱着的胡大哥却心头只有一个死人的影子。

    “阁主!风雨楼那边来消息说谢过阁主了!”一个娇俏的丫头立在门外回禀。

    小舞点了点头,如今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她想同大小姐请个长假,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