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8 高车王(下)】

    番外8高车王(下)

    斛律玉卿带着身后的士兵率先冲向了城门,宛若一支金色的离弦之箭刺进了萨罕城的心脏。这是一场没有任何悬念的战争,撒鲁尔多年的暴政让他带领下的王城已经腐烂到了极致。在年轻力量摧枯拉朽的冲击下摇摇欲坠,终于坍塌了去。

    斛律玉卿踏着血再一次回到了噩梦发生的华丽王宫,在最高处的灵台上,冷冷逼视着撒鲁尔最后的疯狂。

    撒鲁尔身边的侍卫要么投诚要么被杀身亡,鲜血将整个灵台浸成了赤红。

    “斛律玉卿!”撒鲁尔眸底散发着癫狂的味道,“虽然朕此生经手过不少美人,但是你知道吗?你却是朕最心心念念的那一个……”

    斛律玉卿一剑刺向了他的左肋,撒鲁尔踉跄着退后一步呕出一口鲜血。

    “朕嫉恨斛律尔罕将你从朕的身边抢走,朕对他说朕其实喜欢的是漂亮少年……”

    这一次斛律玉卿的剑将他的左臂猛地斩了下来,天上盘旋的苍鹰突然直冲而下将那一截断臂叼走了去。撒鲁尔猛闷哼了一声靠在了灵台的墙壁边,一贯傲慢阴毒的脸孔因为剧痛更添了几分狰狞,他挣扎着喘了口气笑道:“斛律玉卿!怎么?朕戳中了你的痛处了吗?莫非你和你的二哥也有一腿!“

    斛律玉卿蓝色眸子里满是绝望和伤痛,一剑斩向了撒鲁尔的膝盖。撒鲁尔猛地跪在了地上,却还是仰起头冷冷笑看着斛律玉卿,看着他在自己恶毒的诅咒声中渐渐滑向崩溃的边缘。

    “你杀了朕!斛律玉卿!只要你轻轻一剑就能杀了朕,不过这里可是高车王族祭祀祖先的神圣之所,你若是在这里杀了朕,会受到父皇等列祖列宗的诅咒!这个诅咒将会伴随你一生,哈哈哈……你杀不了朕的,而朕会眼睁睁看着你下地狱!朕的小玉卿,不过你的滋味想来还真让人**啊!啊!”撒鲁尔恶毒的话陡然间戛然而止,不可思议的看着刺进自己胸口的一柄银质软剑,猛地抬眸看向了对面站着的那个素色裙衫的女子,草原上的烈风将她的袍角激荡起一个刚硬的弧度。

    林子妍冷冷道:“杀你这样一个畜生,何须殿下亲自动手。我是汉家女子你们草原上的诅咒对我来说根本没什么用。不过我倒是听说过,你们高车人素来有传一个传说,若是一个人死了以后,他的尸体如果被猎鹰分食掉,那么他的魂魄将会永不超生?是不是?你将二王子殿下残害分尸,今儿本姑娘倒是也想试试!“

    “……你……”撒鲁尔没想到林子妍心思如此狠毒,更没想到这个女人宁可替斛律玉卿中了那诅咒也要杀了他,一股子从来没有过的绝望袭来。

    林子妍突然转身吹响了一声骨哨,空中盘旋的猎鹰猛地冲了下来扑向了僵死在墙角的撒鲁尔,结束了他罪恶又残忍的一生。

    “妍儿!”斛律玉卿一把抓住了林子妍的手,“你何苦为我……”

    “我晓得了,”林子妍嗤的一笑,“不就是灵台上不能杀皇族子弟嘛!不过我又不是高车人,这个诅咒我还真不怕!”

    “可是我……我害怕……”斛律玉卿蓝色眸子里是真的忧虑。

    林子妍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换上了十二分的认真,缓缓握住了他的手道:“跟着你……不管什么样的诅咒我都不怕!”

    斛律玉卿垂下了眸子,湛蓝色的眸子里却是带着十二万分的忐忑,他顿了顿压低了声音道:“妍儿,我……我脏透了。”

    林子妍抬眸看着面前清雅绝美的男子,看着那双蓝色眸子里晕染出的淡淡水意和绝望,心头狠狠一痛。她晓得过去那些不堪的经历是斛律玉卿此生都摆脱不了的噩梦,他表面上有多坚强,心头就有多脆弱,他的眼泪也只给她一个人看到。

    “玉卿!”林子妍轻轻踮起了脚尖,却是捧着斛律玉卿棱角分明的脸,在他紧抿的薄唇轻轻落下一个轻柔的吻,“玉卿你是草原上最干净的一颗明珠,若是能嫁给你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我们会生几个孩子,有男孩儿还有女孩儿,若是你做高车王有一天累了,我陪着你养一群牛羊在撒窝尔汗湖畔放牧,只是我有个请求。”

    斛律玉卿紧紧握着林子妍的手心头前所未有的安宁,那样的画面真的挺美。

    “你说……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我们生的第一个孩子如果是男孩子的话,可不可以起名叫千山?”林子妍清亮的眸子里带着几分期盼。

    “好!”斛律玉卿唇角微翘,她终归是放下了,他也就放心了。

    千山的死是妍儿的噩梦,撒鲁尔是他的噩梦,如今都放下了,真好。

    三天后,斛律玉卿正式登基称帝,在灵台上祭祀祖先,同时举行大婚册立汉家女子林子妍为高车大妃。

    草原上的篝火然烧了三天三夜,人们欢声笑语载歌载舞庆祝高车的新生。新的高车王没有让他们失望,大刀阔斧的改革后,便是三次统一战争将整个草原松散的部落全部统一在高车王的羽翼之下。国泰民安,风调雨顺,高车迎来了自立国后的第二次盛世景象,斛律玉卿也作为高车历史上少有的开明君主永远载入史册。

    只是在高车王这辉煌的一生中,却只娶了一位大妃,连侧妃也没有一个。据说大妃是汉家女子,出身也不高贵。接连替高车王生下三男一女后香消玉损,死的时候尚且三十出头。有的人说,汉家女子不适北方游牧之地的水土,也有的却偷偷说是大妃早些年在灵台手刃前大王撒鲁尔受到了诅咒,不得长寿。

    不过大妃薨逝的那一夜,英明神武的高车王抱着爱妻彻夜痛哭,第二日传位给年仅十二岁的大王子斛律千山,带着妻子的尸骨消失在了茫茫的草原,再也没有人见到高车王的踪迹。

    如此深情的高车王,如此传奇的大妃林子妍却成了草原上云游歌者经久传唱的故事里的主角,就像草原上呼啸而过的风,带着几分惆怅和美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