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7高车王(上)】

    番外7高车王(上)

    苍茫的草原上笼罩在暮色中显出了几分不同寻常的神圣,一阵狂风骤雨般的马蹄翻飞声打破了夜的宁静。精壮的烈马上还带着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道,一看便是从不远处的战场中奔腾而来。

    几个贵族青年身着高车劲装,脚踩牛皮软靴,头戴着拥有部落贵族标识的帽子,疾步走进了简单却又威严的毡帐中。

    毡帐最北面设着一张书案上面却是特殊的沙盘,沙盘里插着蓝色红色两种小旗,似乎隐隐能从沙盘上听到千军万马的厮杀声。

    “殿下!”几个贵族青年冲正在沙盘边凝视的斛律玉卿躬身行礼,视线却是扫向了小王子殿下身边的林子妍。

    林子妍一袭银色劲装裙衫,挺拔纤细的腰间陪着一柄银色软剑,墨发扎成了高高的马尾,显得精干利落。那张说不上绝色的脸却是令人在第一眼之后便难以忘怀,绝对不是个简单的女人。

    这个女人随同流浪在外几年的高车小王子斛律玉卿回到了草原,联络二王子旧部,击杀高车撒鲁尔大王身边的得力谋臣,笼络草原上的各个部落。每一次行动计划都有这个女人浓重墨彩的一笔。

    此番冷玉卿已经完全恢复了高车小王子的身份,也恢复了本来的容貌。湛蓝色的眸子每一次看向身边的林子妍都是如水的深情,两人并肩而立居然说不出的登对。

    “你们回来了,”斛律玉卿抬手命人给这几个投靠他的部落新贵看座上茶。

    这几人忙行礼后坐了下来,看着斛律玉卿都有些小心翼翼。此人当年被撒鲁尔大王欺负到了那种程度居然还能绝地逢生,而且一回来便攻城略地,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占了高车一多半儿的肥美草场。

    而且每攻下一个部落,这位殿下却没有野蛮的掠夺和报复,而是休养生息,大刀阔斧进行的改革,革除高车王朝的腐朽弊端,整个草原顿时一片生机盎然。

    如今饱受撒鲁尔大王残酷统治的牧民们越来越多的投靠了这位小王子,如今终于在他的带领下兵临高车国都萨罕城下,决战的味道已经不言而喻了。

    “殿下!可蛮部落,鞑靼部落,鞠彻部落的首领求见!”外面的侍卫躬身而立。

    “请进来!”斛律玉卿湛蓝色的眸子里掠过一抹喜色,其他的人则是狠狠吃了一惊,这三个部落可是撒鲁尔大王麾下的三支劲旅,没想到也投诚了。

    一行高车贵族缓缓走进了帐篷冲斛律玉卿行礼后坐了下来,今夜是总攻的最后一夜,每个人都带着几分兴奋之色。

    “诸位!”斛律玉卿扫视了一眼四周缓缓道,“撒鲁尔多行不义必自毙,明天便是总攻的日子,承蒙各位抬爱,斛律玉卿绝不会辜负各位的期望。”

    “殿下言重了,我等追随殿下讨伐昏君撒鲁尔乃是替天行道!但凭殿下吩咐!”各部落的贵族纷纷起身行礼。

    “好!”斛律玉卿点着的沙盘上的小旗子将整个战局分析了一遍,待到商议好对策的时候却已经是黎明时分。

    第一缕朝阳刺穿了天际,斛律玉卿身披金色战甲,俊美的像个天神。他立马凝视着不远处的萨罕城,眸子里的蓝色渐渐深邃了几分。

    只是今天的萨罕城竟然带着几分异样的安静,不多时高大的城楼上站出来一个身着高车王族华丽龙袍的中年男子。

    样貌与斛律玉卿带着几分相似之处,只是长期的酒色掏空了他的灵魂,本来象征王族特征的蓝色眸子却带着几分灰色的浑浊。

    他突然点着斛律玉卿哈哈大笑了出来,带着几分最后的癫狂。

    “斛律玉卿!我没想到你还有脸回来!难不成你惦记着躺下呻吟的滋味吗?哈哈哈……让你身后忠心耿耿的士兵看看你那淫荡的模样吧!”

    他话音刚落,突然从城门楼上洒落一大叠画纸,每一副画上都透着不堪。之前斛律玉卿被撒鲁尔锁进寝殿肆意侮辱的时候,都会召集宫廷画师将他与弟弟**的场面画下来,简直不堪入目。

    斛律玉卿唇角突然渗出一抹血来,却是咬破了自己的唇,湛蓝色的眸子里是最深重的绝望。他没想到大王子居然不要脸到此种地步,行将灭亡还要拉着他一起下地狱。

    那些画纸顺风飘到了斛律玉卿这一边的阵营中,那些士兵别过头不忍心看上面的内容。

    林子妍看着斛律玉卿的脸色变得一片苍白,唇角微微一抿,大战在即主帅的心神若是被扰乱了去实在是危险的很。

    她凑到斛律玉卿的耳边,声音清脆道:“耻辱吗?若那是你的耻辱,我愿意用楼上那王八蛋的血替你洗干净!斛律玉卿!别忘了你惨死的二哥,既然觉得屈辱那便让对方比你难受一千倍一万倍!”

    她说罢突然打马跃出,抬手便拉开了手中的银色弓箭,猛地一箭射向了城楼上正自得意洋洋的撒鲁尔。

    撒鲁尔不防备一个娘们儿居然这么勇猛,登时向后踉跄了几步,不可思议的看着城下那个身着银色劲装的窈窕女子。他的眸底不禁掠过一抹愤恨,就是这个女人一步步相助让自己的那个弟弟走到了今天的荣耀之境。

    他着实不甘心,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女人在看到那些不堪入目的画卷还能这般死心塌地的爱着她身边曾经柔弱的男人。那个男人都被他当做女人用了那么多年,可是眼前这个女子似乎毫不在意。

    “撒鲁尔你个懦夫!连女人的箭也怕吗?”林子妍脆生生的嘲笑将场面上的尴尬化解扳回一局!

    “哈哈哈……”四周响起一阵高车士兵粗鲁的笑声,撒鲁尔居然被一个女人吓了一跳,这般丢人远远比那些残暴的画卷更令人不齿。

    斛律玉卿绝望的眸子经过林子妍这么一闹顿时清明了几分,再也不去看那些过去的伤痛。他猛地挥起宝剑点向了城门,冷冷下令。

    “攻城!!”

    “冲啊!攻城!!”】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