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6 仁者无敌】

    番外6仁者无敌

    转眼间便到了年初日,靖国公府一早便打扫了干净,贴好了桃符,近几年又兴盛起了鞭炮这种东西。宇文擎宇亲自带着宇文过在家庙中拜祭祖先,之后驸马爷宇文川随在顺德长公主的身后回家参加家宴。宴会上顺德长公主自然给了姹紫母子极重的赏赐,驸马爷宇文川看到自己的侄儿宇文过这般聪慧讨人喜欢不禁心头也轻松了几分,自然又多加了一份赏赐给过儿。

    姹紫不喜欢这春宴的热闹早早便寻了借口回到了竹园歇着,只是等到了快要掌灯时分也不见儿子回来。按理说驸马爷和长公主早就走了的。

    她带着两个丫头寻到了前院却不想经过一处僻静的梅林边却是听到了里面儿子的嬉闹声,登时折了过去。

    远远便看到几个小厮围着一个跪在地上衣衫破烂的人笑闹,自己的儿子却是蹲在那人面前擎着一柄银质小刀点着那人鲜血淋漓的额头笑骂道:“大胆奴才!反了你了!连小爷的东西也敢偷?今儿小爷便斩了你的爪子喂狗何如?”

    “小少爷饶命啊!奴才家中的老人病了实在是没法子才动了歪心思将小少爷的那串东珠偷了去,奴才再也不敢了!”

    “呵呵呵……没皮没脸的倒还有理了,祖父说一家不治何以治天下?今儿小爷便办了你!”

    “啊!”那人一身惨呼却是一截手指被小小年纪的宇文过切了下去。

    “住手!”姹紫狠狠吃了一惊,心头更是跳个不停,此番自己儿子脸上的残肆分明在某个人的脸上出现过无数次。

    她原以为乖巧的儿子居然这般残忍,原以为自己儿子不会沾染上宇文御曾经的那些恶性,可是她到底还是被一个六岁的孩子骗了去。

    “娘亲?”宇文过登时一愣,忙将手中沾着血迹的匕首扔开,怯生生看着自己娘亲恢复到了之前那点子纯良懵懂。

    “你……”姹紫一口血涌上嗓子忙咽了下去,“他即便偷了你东西,你却这般残害他人,你小小年纪却是如此歹毒?你……”

    “娘亲!”宇文过也晓得自己这一次惹了娘亲不高兴了,忙要扑过去求饶卖好。

    “跪下!”姹紫喊了出来,随手却是拿起了一边沾着血迹的鞭子。那鞭子刚刚用来抽过那偷盗之人,姹紫猛地点着宇文过。

    “跪下!”

    “娘亲!”宇文过乖乖跪了下去。

    “啪!”一记响亮的鞭声响起,宇文过瘦小的脊背顿时渗出一抹血迹,他却不敢哼一声咬着牙忍着娘亲给他的责罚。

    姹紫气头上下手又重了几分,鞭子一下下落在了自己儿子的身上,偏生儿子也是个倔强的居然也不求饶。

    “做事但凡留三分余地给别人,你那个混账父亲也不会死了!你如今倒是承袭了他的残肆无道,却没有半分学好,今儿我便打死了你这个小畜生,省的将来同你的父亲一样不落好死!”姹紫泪眼婆娑鞭子狠狠抽了下去。

    “你这是做什么?!”宇文夫人早得了丫鬟们的禀报忙赶到了桃花林中,如今一看自己的宝贝孙子却是这般凄惨的模样更是痛心到极点,也顾不得许多忙冲了上去将孙子护在了身下却不想姹紫手中的鞭子终究是没收住一下子便落在老夫人身上。

    四周顿时一片寂静,姹紫举着鞭子的手僵在了那里,却也是吓着了。

    “我……”姹紫顿了顿脚步忙丢下了鞭子,今儿这事儿可是闹大了去,宇文夫人那是一品诰命夫人,自己算个什么?她至从来这里住了下来,虽然与宇文家的人关系走的不是很近,可是老夫人倒也没有苛待了她。

    如今这一鞭子,若是真要追究起来,姹紫即便是舍了命搭进去也是有可能的。媳妇当众鞭打了当家主母,而且还是一品诰命夫人,还哪里有活头?

    “少夫人!您也太过分了吧?!”老夫人身边的孙嬷嬷登时沉下了脸,孙嬷嬷也算是府里头的老人了,一直跟在老夫人身边伺候。

    “放肆!主子面前哪有你说话的份儿?”老夫人缓缓起身将自己的孙子拽了起来,“来人!去请医官来给小少爷疗伤!”

    姹紫脸色发白,今儿支走自己儿子这便是要对自己下手了吗?她此番看着自己儿子血淋淋的背倒也是心疼得慌,心情复杂到了极点。可是刚才儿子脸上的那抹残肆分明就是宇文御的翻版,她只觉得满心的荒凉。

    孙嬷嬷忙退了下去,忍着心头愤懑,阖府上下将这个来路不明的四少夫人简直捧上了天,却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

    “娘亲!”刚被小厮背着走远已经有些昏迷的宇文过清醒了几分后却猛地挣扎着跃下那小厮的脊背,踉踉跄跄重新折返回姹紫的身边却是一把将她的腿抱住。

    “娘亲,不要不理过儿,过儿知错了!以后过儿再也不敢了!娘亲不要生气,呜呜呜……”宇文过与姹紫相依为命在回春谷生活了这么久,自然是对姹紫有几分依赖。如今越发觉得自己今儿犯了这么大的错,定是惹娘亲不高兴了。

    “过儿!”姹紫缓缓蹲了下来将儿子紧紧搂进怀中,“过儿,娘亲只希望你明白一个道理,这世上不是靠你斗狠凶残就能立足的,你且记着一点,仁者才能无敌!娘亲今儿只希望你能明白,做人做事留三分余地,行一腔正气才能在这世间立足。那人固然偷了你的东西,你不分青红皂白便要斩了他的手,这不是君子所为。还有你之前同小厮们玩儿耍,将那活生生的幼鸟活埋在了花盆里,娘亲也是看到了的。你对生命尚且如此漠视,这世上还有什么能值得你珍惜?你这样做会快乐吗?”

    宇文过顿时羞愧的跪在了姹紫的面前,之前残虐幼鸟他只是觉得好玩儿罢了,没曾想一桩桩都看在了娘亲的眼底。

    “过儿!”得了消息的宇文擎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众人面前,他看着跪在姹紫面前的孙子,想起了自己的四儿子。小四小的时候便极受宠爱,养成了残肆跋扈的性子,最后正是因为不留余地,太过狂妄才会惹得自己的私生子宇文赢因为姹紫的缘故与他反目成仇,惹来杀身之祸。

    他缓缓扫了一眼平日里伺候宇文过的小厮们,脸色一沉道:“将这些骄纵撺掇主子的奴才拖下去,每人五十大板!过儿小小年纪却也有几分傲娇的性子,明日送到郊外普惠寺素心大师那里待上一段儿时间静静心。这期间你要好好反省一下你娘亲的那四个字——仁者无敌!”

    四周的人顿时吃了一惊,老爷这是动了真怒。宇文夫人唇角动了动看着自己的夫君却也不敢再说什么。普惠寺那里的日子很清苦,也不知道小孙子受不受得了。

    “这孩子如今确实是顽皮了些,从明天开始出重金聘请德高望重的西席先生来府中执教,这一次就由少夫人张罗挑选吧!”

    姹紫一顿,没想到之前预料的灾祸非但没有降临反而会是这么一个结局。她一些时间心头翻起滔天波浪,随即缓缓跪在了宇文夫人面前道:“儿媳不孝,还请母亲责罚!”

    宇文夫人晓得姹紫对他们宇文家的人恨之入骨,有朝一日从姹紫嘴巴里听到儿媳这两个字,倒是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随即忙一把将她扶了起来道:“你也是无心之举,我身上这点子伤不算什么。罢了!今儿都累了,你也去歇着吧!”

    姹紫缓缓起身退开,宇文过却是被宇文擎宇亲自带到了书房。医官忙将这个宇文家的宝贝小少爷的伤口处理干净,随即退了出去。

    “过儿,疼不疼?”宇文擎宇看着自己的小孙子,苍老的眼眸中却是带着几分关切。

    “回祖父的话,不疼!”宇文过挤出一抹甜甜的笑意。

    宇文擎宇唇角微翘笑骂道:“你这小子倒是皮实!不过今儿你娘亲说的对,为人处世的学问可是大着呢,仁者无敌的学问更大,明儿你去普惠寺要好好想想自己今后什么该做,什么又不该做!晓得了?”

    “过儿晓得了!”宇文过忙点头应了下来,今儿这顿鞭子却是让他改变了不少,甚至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今后漫长危险的岁月中,他正是凭借仁者无敌这四个字才能在大燕朝诡谲的政局中立于不败之地。】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