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5 家主(下)】

    番外5家主(下)

    宇文夫人脸色掠过一抹痛色,若不是姹紫,自己的小四也不会死,可是如今自己再怎么恨姹紫这个女人,也换不回儿子的命。偏生这个女人却是给小四留了一个种,她忙敛了敛心神缓缓道:“来人!将四夫人安排在东面小四之前住的明园中。”

    “我不住那里!”姹紫冷冷道,随即将宇文过拉到自己身边。

    宇文夫人顿时晓得自己孙子是在这个女人的羽翼之下的,一边的宇文擎宇咳嗽了一声道:“要不先住在西面那处竹园中,赶明儿命人将东偏院里的房子重新翻修一下,姹紫带着孩子先将就着在竹园住一冬,明春后搬迁新居如何?”

    宇文胤倒是有些意外,竹园那可是之前宇文赢住过的地方,不过东偏院的房子在整座国公府规格仅次于父亲住的院子。想必以后过儿的地位绝对在这府里头是独一份儿的,这样安排分明表示提高了他们母子的身份。

    姹紫默默不语算是默认了,宇文夫人忙又抓着宇文过的小手带着泪笑道:“过儿,想吃什么跟祖母说,祖母这便命人给你做去。对了,姹紫,”她近乎讨好的看着姹紫道,“你那边先安排四个大丫鬟,八个二等丫鬟,十个粗使丫头,六个婆子用着,有什么不周不备的尽管吩咐下去让她们去操办,别苦了过儿。过儿还小,你若是带孩子累得慌让他中午去我那里歇息也行的。”

    “孩子这么小且别惯着,”宇文擎宇忙抓着宇文过的小手带到自己身边,“从明儿开始,过儿,祖父还要派几个厉害师傅教你,你不许偷懒晓得吗?”

    “过儿谢过祖父,祖母!”宇文过声音清脆这一声祖父祖母喊得宇文擎宇夫妻两个登时脸上露出更多的笑意来,这孩子倒是个会哄人的。

    姹紫眉眼微微一怔,眼前的这两位宠溺孙子的老人着实让她与之前脑海中那些宇文家恶人的形象挂不起勾来,随即默认了自己儿子的讨巧卖乖。这就是命,她也抗拒不了的。

    入夜时分,姹紫母子也安顿在了竹园歇下了,宇文擎宇的书房里却还是点着上好的宫灯,将整个华丽的书房映照出一抹晕黄来。

    宇文胤矗立在父亲的面前,声音中带着不容辩驳的坚定缓缓道:“父亲不必再强留,孩儿已经拿定了主意。今晚便离开京都,之前因为总是忙着一些事情没有好好领略山川风物,正好可以去游历一番。”

    “胤儿,”宇文擎宇缓缓走到儿子的面前试图最后一次挽留道,“不能留在主宅吗?况且皇上如今已经将凌霜的儿子立为储君,过去那些你包庇逃犯凌霜忤逆皇上的事情皇上也不会再追究什么。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若从京都小吏中挑选一个品貌俱佳的女子……”

    “父亲,我如今这个样子怎么还能再连累别的女子?孩儿也是累了想要出去走走的,况且宇文家的规矩,一家之中不能有两个拥有家主印记的人共存。过儿天资聪颖,是个好苗子,儿子还是离开宇文家的好。”

    “规矩是人定的,过儿还小也需要你的扶持!”宇文擎宇急了不禁抓住了儿子的手臂,带着几分恳求,“你娘亲如今也年岁大了,你这是何苦……”

    “父亲,”宇文胤缓缓抬眸道,“父亲,我从小到大一直都在努力做一个能让你们自豪荣光的继承者的角色,但是父亲,孩儿真的不快乐,孩儿只想今后的人生中能按照孩儿自己喜欢的方式活着。”

    宇文擎宇怔了怔叹了口气,突然将宇文胤紧紧抱着,却是老泪纵横。

    “为父错了,为父是真的错了,胤儿,不要恨为父好吗?”

    宇文胤身子一顿将自己父亲的手臂紧紧抓住笑道:“父亲,孩儿不恨,要恨也只能恨天意。孩儿就此别过,父亲珍重,孩儿就不去与娘亲拜别,还请父亲代为开解。”

    宇文胤说罢缓缓退开一步却是跪在了地上冲宇文擎宇重重磕了三个头,随即头也不回的出了书房。他径直绕到了母亲的轩阁外面,同样遥遥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却是返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他想要带的东西并不多,随便收拾了几样却不小心打翻了书案上堆砌的卷册,一副画像掉落了出来。宇文胤弯腰捡了起来,却是几年前曾经亲自画的一副凌霜的小像

    他抬手缓缓拂过了那双似笑非笑的凤眸,唇角露出一抹苦笑,随即将小像丢进了一边的香炉中焚烧了个干净。

    再度抬起头看向了窗户外面挂着的半边弯月,他突然觉得从来没有过的轻松,也许真的放下了吧?

    宇文胤大步走出了自己的屋子,顺着竹林边的小径渐渐消失在夜色中。一阵风起,竹林间沙沙作响,似乎又回到了经年之前。宇文家几个兄弟在竹林中练剑的嬉闹声,谈论京城中哪家馆子的菜品下酒最好,哪家舞坊的美人腰细若柳,哪家的铸剑铺子可以让他们兄弟赏光探访,哪家的世家大族的姑娘可以相伴一生……】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