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4家主(中)】

    番外4家主(中)

    姹紫缓缓靠在了竹屋的门边,五年了,每一次梦魇都让她痛不欲生,若不是过儿支撑着她活下去,她一定会了此残生的。

    宇文胤缓缓道:“过儿是个罕见的武学天才,根骨绝佳。一个五岁的孩子能有这样的悟性绝对是宇文家不世出的英才。他的位置不该是在这蛮荒之中捡蘑菇,砍柴,做农夫,他应该是站在最顶端的青年才俊。你是恨着我们宇文家的人,可是你不该报复在一个孩子身上,过儿不欠你什么?你看看他刚才小小的身子蹲在你面前的卑微模样,五岁的孩子若是再被你养在这不见世面的深山老林里,待到他长大后他会恨你的,恨你的自私无情!”

    “我……”姹紫心头狠狠一痛,却是无话可说,过儿是她的软肋,宇文胤这一刀子戳中了她最要害的地方。

    “弟妹,我们宇文家从来没有这般低声下气求过别人。若是按照以往的法子,我们定会夺子杀母,但是那会让过儿恨我们入骨。五年了,我亲自在这里守了五年,只想请弟妹回京都,带着过儿入了宇文家的族谱。宇文家四少夫人的位置是弟妹的,而宇文家未来家主的位置是过儿的,我如今残破之身自会全身隐退不和他争。这也是宇文家的规矩,我会辅佐过儿登顶宇文家家族的最高峰,那孩子定不会辜负我们所有的人,你且放心!”

    姹紫眉头狠狠蹙了起来,是让自己儿子平平庸庸过一生还是让他回去接受一个庞大家族最细心地培养和扶持,她一时间心乱如麻。

    “弟妹!我想你听过我弟弟宇文赢的故事,他的身份很尴尬,到死都痛苦不堪。我不希望过儿像他一样迷茫痛苦一辈子,他的根在宇文家,这一点你否认不了。不要让过儿失去本应该是他的东西。你仔细想想……”

    宇文胤说罢大步走出了竹屋隐没在了雨线中,姹紫缓缓跪在了门边捂着脸哭了出来。不管是陆建,还是何赢还是宇文赢,她心头还是爱着他的。她不能让自己的儿子成为像他那样被人唾弃谩骂的私生子,她做不到,真的做不到。只有入了宇文家的族谱,才能给过儿一个见得光的身份。

    “娘亲!”宇文过小小的身子突然扑进了身子微微发颤的姹紫怀中,他之前一直没有走,屋子里的话自然是听分明了。尽管他还不晓得这些话将会改变他整个的人生轨迹,但是他却心头带着几分喜悦。

    “娘亲,我是有爹爹的对不对?村里头的那些孩子说我是没爹养的野孩子,我是有爹爹的对不对啊娘亲?娘亲?”

    “过儿!”姹紫将儿子紧紧搂在怀中,哽着声音道,“我的儿子有最高贵的血统,不是野孩子,只是宇文御……你爹爹的事情,等有一天你长大了娘亲会慢慢告诉你……等你长大了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后,娘亲都会告诉你的。”

    一个月后,京都的花开得正好,满街的姹紫嫣红。一辆青帷马车缓缓驶进了靖国公府厚重威严的大门,府里头的丫鬟仆从具是迎了出来。长公子一走就是五年,老夫人几乎都哭瞎了眼睛,如今长公子回来了自然是宇文家天大的喜事。只是长公子身后跟着的那个小孩子,着实像极了死去多时的四爷啊!

    宇文过从来没见过这么大阵仗,小手紧紧抓着大伯父的衣角,明亮的黑漆漆的眸子却是好奇的看着靖国公府沿路的亭台楼阁,简直华丽的不像样子,比起自己居住的那间竹屋不知道大多少倍。

    “长公子!”余庆如今彻底脱离军籍做了宇文家的管家,看着宇文胤消瘦的身子,眼底早已经晕满了眼泪。

    “我父亲呢?”

    “老爷在前厅候着呢,长公子,”余庆顿了顿道,“老爷近来身子不太好了,老是半夜咳嗽做恶梦,他经常独自垂泪说对不住长公子你……”

    “罢了!余庆我晓得!”宇文赢明白自己父亲对自己的歉疚,他此番只是完成自己的一个心愿并不想顶撞忤逆自己的父亲。

    前厅中,身着一袭暗紫色纹络银袍的宇文擎宇很明显身形比之前佝偻了许多,居然满头的头发都白了去。宇文胤到底还是没想到自己父亲居然苍老到了此种地步,神情微微一顿。

    “孩儿给父亲请安!”宇文胤缓缓跪了下来冲宇文擎宇磕了一个头。

    “胤儿……”宇文擎宇唇角哆嗦着忙俯身将长子扶了起来,却猛地身子一顿,刚才摸向了自己儿子的手腕,分明是经脉尽断,武功被废的征兆。

    他佝偻的身子顿时僵在了那里,脸色是一片死灰,最后的一点儿侥幸也荡然无存。

    “胤儿……”宇文擎宇唇角动了动说不出话来。

    “父亲,”宇文胤顺势将身后的姹紫和过儿带了过来,姹紫脸色微冷偏过了身子显然不愿意给宇文擎宇行礼。

    宇文擎宇早已经查出了自己四儿子的这个遗腹子,不过没有杀母夺子,他似乎真的厌倦那种血腥的事情。

    “过儿,来!见过祖父!”宇文胤不敢苛求姹紫对宇文家的原谅,小心翼翼将侄子拉到了宇文擎宇的面前。

    宇文擎宇看着眼前孩子的眉眼,登时嗓子一哽,简直活脱脱的又一个小四啊!同御儿小的时候一模一样,不管是眉眼还是那股子灵动的劲儿。

    “过儿拜见祖父!“宇文过倒是不认生得很。

    “过儿……这个名字甚好……甚好……”宇文擎宇哆嗦着蹲下来将孙子左臂手腕上的袖子撸了起来,定睛看去,随即猛的闭上了眸子,这是天意啊!家主的位置终究是这个孩子莫属!

    “胤儿?是不是胤儿回来了?”宇文夫人跌跌撞撞闯了进来,手上的佛珠却是洒了一地,她猛地抱着自己的儿子大哭了起来。

    “胤儿!你让娘亲如何是好?”

    “娘!孩儿给娘赔罪了!”宇文胤缓缓跪了下来,狭长的墨眸中却是蓄满了泪水。

    “胤儿!”宇文夫人小心翼翼揭开了自己儿子的面具,上面狰狞的疤痕让她更是大痛一把抱住了宇文胤痛哭不已。

    宇文胤忙将她扶了起来:“娘!看儿子把谁给带回来了!”

    宇文夫人这才发现立在一边的姹紫母子,猛地抢上一步将宇文过抱在怀中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四……是小四……”

    “娘,这是四弟的儿子,名字叫过儿,明天便能入了族谱的!这位是四弟妹!”宇文胤指着姹紫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