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3家主(上)】

    番外3家主(上)

    延熙五年秋,南疆回春谷中的山间小道笼罩在了雾蒙蒙的细雨中,雨中走来一个身着翠色裙衫的女子,头发绾成了妇人的那种圆髻别着一支银质却也精巧的簪子。略显苍白的肤色却毫不影响精致的容颜,只是柳眉始终微蹙带着几分淡淡的愁绪。

    “过儿!过儿!”姹紫神情有些急躁,自己自从隐居回春谷后一住便是五年的时光,眼见着自己的儿子也能在山间小道上奔跑玩耍了。

    过往的一切似乎都随着时间之河流淌得悄无声息,只不过在偶尔的某个夜间还会回到赤州战场上,做那场无边无际的噩梦。

    “过儿!”姹紫撑着油纸伞的手微微有些发抖,至从那个人住进回春谷后,她只觉得自己的过儿会被那个宇文家的长公子抢走。

    她抿了抿唇径直走到了宇文胤暂且居住的竹屋前,定了定心神果然听到了里面传来自家儿子开心的笑声。

    “大伯父!你给过儿做的这柄剑着实精美得很,过儿很喜欢呢!”

    “过儿,这用剑不只是看它的外形更重要的是让这柄剑活着,大伯父之前教给你的那套剑法可曾熟记在心?”

    “过儿都记着呢!”

    “好!明天开始你一招招修练……”

    呯的一声!竹屋的门被姹紫猛地推开。

    “娘亲?”五岁的宇文过有一张同他父亲宇文御一样的生动眉眼,小小的脸庞虽然带着几分婴儿肥却也是朗眉星眸面若冠玉,带着宇文家特有的俊美之色。此时他俊美的一张小脸上却带着几分做错了事情的慌张。

    姹紫眸底一沉扫了一眼立在竹屋正中的宇文胤,一袭灰色布袍,墨色长发用一根普通的缎带束在脑后,脸上却是带着半张银色面具,露在外面棱角分明的下巴上隐隐有些伤痕。

    他负手而立丝毫没有因为姹紫的出现而窘迫,因为回春谷的这五年来,他可没少受姹紫的白眼,但依然一步步将自己的侄子宇文过吸引到他的身边。

    “我说过多少次了!不准你来这里!更不准你和宇文家的人有任何瓜葛,你为何不听娘亲的话?”

    宇文过小脸垮了垮却同他父亲一样惯会是个哄人的,小心翼翼挪过去抓着姹紫的手小声道:“娘亲,过儿知错了。只是今儿过儿在山间采蘑菇不小心遇着大雨,也没有带伞和蓑衣,所以就来大伯父……就来这位伯伯家避避雨!”

    宇文胤狭长的墨眸扫了一眼墙角处被这个小机灵鬼藏起来的蓑衣,心头却是一阵苦笑。性子同他的四弟一模一样,他的四弟宇文御打小就会哄娘亲开心,不过却也谎话连篇。

    “娘亲身上的衣衫湿了,过儿给娘亲擦擦!”宇文过小小的身子蹲了下来,小心翼翼用自己的小手将姹紫裙角上的水迹拂去,带着十二万分的虔诚却是乘机将那宇文胤给他做的那柄小剑藏在了自己的怀中。

    姹紫看着小小年纪的儿子如此卑微的姿态,心头大痛。她不是一个好母亲,因为她心底从始至终都在排斥这个孩子,所以导致这个孩子在她面前处处陪着小心,生怕惹她动怒。那一瞬间,姹紫感觉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无奈和自责。也许是她对这个孩子太严厉了吧!

    “过儿,跟娘亲回去!”姹紫将眸底的泪水忍了进去。

    宇文过忙亲昵的挽着姹紫的手笑嘻嘻的说道:“娘亲,过儿今儿采了好多蘑菇给娘亲熬汤喝,娘亲等过儿取来。”

    他说罢跑到了墙角边将自己的小篮子拿了起来却又顺势倒了一半儿蘑菇在竹屋的角落里,大伯父教给他很多练武的招数,他小小年纪便已经懂得讨好和交易。

    “走吧娘亲!”宇文过偷偷冲宇文胤眨了眨眼睛紧紧抓着姹紫的手便要迈出竹屋。

    “弟妹请留步!”宇文胤晓的长痛不如短痛,有些事情注定是要揭开最外面的那一层面纱,尽管有些血淋淋但是该说的话不能不说。

    姹紫身子一顿,扫了一眼仰起头看着她的儿子,今儿有些话不得不同宇文胤说清楚。五年了,这个人也真是执着,将过儿几乎不费吹灰之力拉拢到了他的身边。

    “过儿,你拿着伞先回去!娘亲有话要和这位伯伯讲!”

    宇文过忙点了点头小心翼翼跑了出去。

    竹屋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姹紫冷冷看着宇文胤道:“宇文长公子,请你以后不要再将我的儿子揪扯进你们宇文家的那些事情中,这回春谷是我和过儿的最后一片栖身之地,你非要逼着我们母子离开才甘心吗?”

    宇文胤叹了口气道:“弟妹!”

    “不要喊我弟妹!”姹紫情绪带着几分失控,眼眸中满是屈辱和愤恨,“我和你们宇文家的人没有丝毫的关系你且记着这一点。”

    “是没有关系吗?”宇文胤知道今儿有些话不能不说了,尽管说出来不好听,“你最爱的陆建也就是我的那个见不得光的弟弟宇文赢化名何赢你还曾记得吗?他到头来还是自裁在了你的面前。爱着你的宇文御也就是我的四弟,若不是因为你早已经独自逃走了,他素来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而且惜命的很,但是因为你他宁可将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爱着你的,你爱着的人都是我宇文家的子弟。你生下来的这个孩子也流淌着我宇文家的血脉,他左手臂上的红色胎记那是代表着我宇文家至高无上权利的家主象征,到如今这般地步,你还说你们母子和宇文家没有任何干系吗?”

    “为什么不放过我?”姹紫怒目而视,带着几分痛楚踉跄着退后一步,“我做错了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爷才将我将和你们该死的宇文家扯在了一起?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宇文胤上前一步道:“弟妹,这人世间没有谁对谁错,如果真要分对错的话那便是天命了。五年了,两条宇文家子弟的命,你还要恨下去吗?死者为大,不管是宇文赢还是宇文御他们都用命将欠你的还给了你,你这样恨下去到底图什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