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 凌家喜事(下)】

    番外2凌家喜事(下)

    又一年春来,桃花盛开时,整座桃花岛灼灼其华美不胜收。

    松林堂内却是传来了凌霜阵阵隐忍的闷哼声,已经连续痛了两天两夜,肚子里的孩子好似故意似地就是不出来。

    叶南带着七个月大的女儿顾雪儿亲自到了轩阁外面守着,急出了一身的冷汗。

    “姑爷!姑爷不能进去啊!”两个婆子将龙辰玉拦在了轩阁门外。

    “我是她夫君为什么不能进去?”龙辰玉桃花眸子早已经红了几分,再也顾不得这个时代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规矩一把推开守门的婆子挤了进去。

    临近中午,一阵嘹亮的婴儿啼哭声袭来,中气十足得很。稳婆欢欢喜喜走了出来冲凌老夫人道喜。

    “恭喜老夫人!大小姐生了位公子爷!那长相着实喜庆着呢!”

    “好……好……来人!打赏!”凌老夫人顿时喜上眉梢。

    “不好了!”轩阁中又传来一阵惊呼声,“姑爷晕过去了!”

    叶南等人抽了抽唇角,这算哪门子事儿?

    傍晚时分龙辰玉亲自从凌霜手中抱过了自己的儿子,眉眼长得像极了自己,一双乌漆漆的小桃花眸瞪视着自己的老爹,眉心处一抹像极了凌霜的英气逼人,这小子长大后定然是个祸害万千女子的妖精。

    “给他起个名字吧!”凌霜看着龙辰玉小心翼翼抱在怀中的那团软软的小东西,唇角溢出一抹慈爱的笑容。

    “我姓龙,你姓凌,要么叫……龙凌?小凌子怎么样?”

    “小凌子?”凌霜嗤的一笑抱过了自己的孩子,点了点儿子的鼻尖,“虽然你父亲是不是个靠谱的,不过这个名字倒是甚合为娘的心意。

    京都冷冷清清的养心殿内响起了一窜寂寥的脚步声,魏公公手上捧着一沓画纸匆匆走了进来。

    “皇上!“

    龙煜天揉了揉眉心,至从儿子离开后他的头痛病又犯了,随即屏退了左右。

    魏公公小心翼翼将画纸呈现在了龙案上低声道:“皇上的密卫好不容易潜进了桃花岛,这是那人递回来的画纸,他在桃花岛上扮作了行游画师糊口,乘机画了几张殿下和小殿下的画儿给皇上。”

    龙煜天忙打开画纸,翻了几页全部是自己儿子抱着孙子在桃花岛集市上赶集的场景。他苍老的手缓缓抚上了孙子龙凌那灵动的眉眼,紧绷的唇角微微翘了起来。

    魏公公惯会察言观色笑道:“小殿下长得着实机灵,应该是同殿下小时候一个样子。不过听闻过几天便是小殿下一岁抓周的日子了……”他顿了顿声音。

    “将朕的那份儿礼送过去!”龙煜天缓缓将画纸收了起来,带着几分爱不释手道,“朕要独自待一会儿,任何人都不准进来。”

    “是!皇上!”魏公公退了出去,眼底却是带着几分笑意,皇上定是偷偷欣赏自己孙子的画像免得别人打扰。

    桃花山庄少庄主龙凌百岁抓周的仪式虽然只请了与凌霜和龙辰玉交好的朋友,但那些贺礼还是源源不断送了进来。

    午宴过后,凌霜抱着自己儿子到了一处铺着红丝绒的台子上,四周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都不知道凌霜和龙辰玉的孩子以后会是个什么样的人中龙凤,具是拭目以待。

    叶南身边的婆子抱着自家大小姐顾雪儿也凑到跟前看热闹,只是顾啸云的女儿同他父亲一样天生带着几分冷漠,板着一张冰雪般的小脸似乎对坐在台子上的那个胖小子分外不喜欢。

    “看看!快看!小少爷抓了一支笔哎!哎呀又扔了!”

    “不是!抓的是官印!”

    “松手了,现在抓了那银子!”

    四周的人咋咋呼呼喊着,龙凌小少爷却好似在戏耍这群人一样,每一样都抓起来瞧瞧最后都扔了去。

    他突然转身一把抓住了顾雪儿白白胖胖的手臂,另一只手也不闲着却是抓着一条绑着紫檀木盒子的缎带不放手,这一次倒是抓牢了去。

    凌霜和龙辰玉具是看傻了眼,这小子搞什么?抓人小姑娘干什么?不对啊!那绑着明黄缎带的盒子是几个意思?他们好似没放这东西在台子上面吧?

    顾雪儿想要挣脱开龙凌的手臂却被死死拽住,猛的发了狠张嘴便咬在了龙凌白胖的胳膊上。

    “呜哇……”龙凌猛地大哭了起来,却依然不松手,这下子变故突起饶是大人们也是不知所措。

    哪有抓周抓姑娘手臂的呢?凌霜咬了咬后槽牙,儿子同他爹一样不要脸得很!都被人家小姑娘咬成这样还不放手。

    她忙讪笑着将顾雪儿的手臂从自家儿子魔爪中解放出来,那吓坏了的婆子忙抱着自家大小姐回到了叶南的身边。

    凌霜接过盒子笑道:“意外,意外,纯属意外!这才是我家儿子抓的东西!”

    “夫人!打开看看是什么?”人群哄闹。

    凌霜笑着将紫檀木盒子打开,登时呆了去。龙辰玉扫了一眼脸色微微一变,却向四周看去。四周的人也是吓得鸦雀无声,那盒子里装的分明是大燕朝的传国玉玺。

    凌霜白着脸踉跄着退了一步一把抓住了龙辰玉的手压低了声音道:“夫君,龙煜天那老头盯上咱儿子了,怎么办?”

    龙辰玉没想到自己父亲居然来了这么一出,咽了口唾沫:“别怕!娘子!等咱儿子长大了收拾他!”

    “是吗?”龙煜天缓缓从人群中站了出来。

    “皇上?”一群人登时跪倒了一大片,今儿这事儿可是吓人的紧。

    魏公公笑眯眯的站了出来宣旨:“皇上敕曰:龙凌天资聪敏,德之在人,孝敬勤俭,笃生哲贤。兹特封端亲王,赏万户封邑,金银各十万两,东珠五斛,锦缎千匹,敕令每年春进京入翰林院研修读书三月,钦此!”

    凌霜眼角抽了抽,这老家伙是想要和她抢儿子,还每年抢走儿子三个月。一个小奶娃封赏哪门子亲王?还进京读书?尼玛!

    “霜儿!每年三个月都有人帮咱们看孩子,咱们真的赚了!”龙辰玉抓住了即将暴怒的妻子的手臂。

    凌霜一顿扫了一眼龙煜天已然花白的鬓角,突然心头的那点子恨荡然无存,咬了咬唇随同龙辰玉跪了下来谢恩。

    龙煜天却是缓步走到了台子边将小孙子抱了起来,眼角渗出一点泪意,他欠着儿子的,儿子欠着他的,到最后在孙子身上补回来也是好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