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 凌家喜事(上)】

    番外1凌家喜事(上)

    蔚蓝色的海面上到处是标识着凌家商号的船队,只是今儿所有的船队都赶往了桃花岛,因为今天是凌家大小姐成亲的好日子。

    凡是同凌家有些联系的人都来凑这个热闹,江南楼家,江北风雨楼顾家,南疆蛊王,还有其他江湖门派中一等一的名门望族都送来了贺礼。甚至高车新继位的大王耶律玉卿也派出最隆重的使团带着贺礼来桃花岛上表达自己的心意。

    一时间整座桃花岛几乎闹翻了天,到处是喝酒欢庆的人群。凌冰带着妻儿招待宾客,凌老夫人坐在正位上看着来来往往的热闹人群心头却是安逸了几分。

    “冰儿!你妹子她们怎的还不来?眼见着吉时快到了!”凌老夫人心头有几分担忧,到底为了走个过场,龙辰玉他们几个人一大早便坐船去了距离桃花岛最近的翠竹岛上迎亲。

    原本也是走个迎亲的过场,可是这时辰也耗费的太长了吧?

    “祖母莫急,孙儿派人瞧瞧去!”凌冰眸底却是掠过一抹无奈,自家妹子和妹夫想起来的那一出实在是令人啼笑皆非。

    竹林岛是一个拥有淡水资源的小岛,尤其遍植竹林风景优美,海边的沙滩细腻柔软,被凌霜拿来开辟成了一处修身养性消遣的圣地。

    此番临近海岸的水上却是缓缓浮着一只镶嵌着红色宝石的小型游船,游船上面挂着大红的彩绸,显然是用来接新娘子的。

    岸边却是艰难的行着四个身材挺拔的男子,一色的大红喜服,只是背上背着的纤绳实在与身上那股子喜庆不搭边儿。

    月珑琥珀色的眸子几乎迸发出怒火来,终于忍不住骂了出来道:“是谁想出来这个狗屁集体成亲的混账主意?老子非阉了他不可?”

    秦小七愣了愣,身上的红衣被汗水浸透了去缓缓道:“法子倒是不错,只是哪里想到喜船上那些摇橹的船工却不见了,而且连船橹也不见了。”

    “还不是拜月珑阁下所赐?”顾啸云冷着脸,红色喜服衬托着他的冰山脸多了几分妖冶,“阁下不是说不准外面的男人看你的新娘子吗?”

    “老子是这么说了,”月珑脖子一梗,“可是您顾大楼主不是已经成过亲了,干什么还要凑热闹?您成亲还上瘾啊?”

    顾啸云脸色一冷,若不是南儿胡闹想要再成一次亲与长姐一起做新娘,他何苦受这罪。

    “各位息怒!”龙辰玉今天心情甚好,“好得咱们拖着的船里是自己最心爱的女子,就当锻炼身体了哈!”

    “龙辰玉,这沿着河岸当纤夫的主意是不是你出的?”顾啸云眉眼冷了几分。

    方玉一顿嗤嗤笑道:“为了博美人一笑嘛!各位息怒!”

    “姑爷,船橹是你藏起来的?”秦小七也变了脸色。

    “他娘的!”月珑撸起了衣袖逼近了龙辰玉顿了顿看向了顾啸云道,“这厮如今不是太子了吧?也不是什么皇亲国戚了吧?揍了他应该不犯国法吧?”

    “然也!”顾啸云点了点头。

    “揍!”月珑猛地将笑得开怀的龙辰玉扑倒在了沙地上,顾啸云那里肯落后一拳砸了过去,秦小七也羞答答的上去补了两脚。

    水上的喜船里却是穿来一阵娇俏的喧闹声,凌霜头上的凤冠已然歪了去,抓着一手上好的羊脂玉雕刻的扑克牌咋咋呼呼的叫着。叶南挺着大肚子与凌霜应和,小莫文静的抓着牌却不忘记扯了扯已经皱巴巴的喜服。嫣红最夸张,外面的喜服已经被撕破了一角,却忙将赌赢了的银锞子揽到自己怀前。

    “嫣红你要不要?”

    “二分儿!”

    “老子三分儿!我的地主!出牌出牌!”

    “三带一!”

    “管上!”

    “王炸!”

    “小莫你快点儿啊!等的花儿都谢了!”

    “我……我出……飞机……”

    到底还是凌冰派了船将喜船护送到了桃花岛,一行四对儿新人给凌老夫人行了跪拜大礼,随即又给凌冰夫妇敬茶,接着便是同坐满了整个凌家庄园的客人一一敬酒见礼,等到一切忙完后却已经是月移中天,夜色深沉了。

    喜房设在了庄园后面的四处院子里,最东面的一处院子依然起名叫松林堂,却是比京都的那处院子大了许多。

    红烛爆出一朵朵喜花儿,将龙辰玉俊美的脸映照的越发柔和了几分。他今夜被灌了太多的酒,醉眼朦胧的眸子里越发带着浓浓的深情。凝神打量着对面如花般的女子数银票的可爱样子,唇角勾起了宠溺的微笑。

    “娘子!数的累不累?为夫给你揉揉手指头?”龙辰玉看着烛光中凌霜那张娇俏的脸不禁抬手将她纤白的手紧紧握住,随手将满是银票的金丝楠木箱子推到了一边,将凌霜整个人打横抱了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

    “你到底有多少银子?”凌霜没想到龙辰逸这厮藏的私房钱这么多。

    龙辰逸有一搭没一搭揉着凌霜的手指笑道:“血影门没了,不见得银子也会没了。这几年我也攒下不少娶媳妇儿的银子,包括这小金库都给了你,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来日方长娘子得空儿慢慢数,今日**一刻值千金,咱们……要不要做点儿比数银子更有意义的事情?”

    龙辰玉舔了舔唇,看着凌霜带着几分馋涎欲滴。

    凌霜点了点头突然翻身将龙辰玉扑倒在床上挑着龙辰玉的下巴嘿嘿笑道:“相公所言极是,那娘子我不客气了哈……”

    “娘子……今儿新婚之夜可不可以……为夫在上?”

    “不可以!”凌霜猛地俯身吻了下去,却突然一阵恶心袭来干呕了出来,“我……我……有点儿不对劲儿……”

    “霜儿?”龙辰玉心头一惊忙起身将她身上脱下来的外衫披好,“莫不是着凉了?亦或是吃坏了肚子?”

    “呕……”凌霜一口酸水吐了出来,龙辰玉登时慌了忙将隔壁院落睡下来的叶南急吼吼的请了过来。

    叶南顾不上身后冷了脸的顾啸云疾步走进了凌霜的松林堂替她细细把了脉,突然嗤的一笑点着龙辰玉的鼻子道:“好啊!真是恭喜姐夫了!长姐这是有了一个月的身孕了,你们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这也太强悍了吧?还没有成亲就有了孩儿……”

    “咳咳咳……”顾啸云忙将激动的叶南拉了出去低声道,“这件事情还是压着些好,毕竟于那名誉上……”

    “哈哈哈……我当爹了?”龙辰玉终于反应了过来,一把将凌霜抱在了怀中,“霜儿,你咬我一口,我不是在做梦吧?我当爹了?是不是?你说是不是桃花林那次?还是回桃花岛的时候在船上的那次?还是我们乘着小舟赏月的那次……还是……”

    “滚!”凌霜虽然脸皮足够厚可还是红了脸,一脚将几乎神智不清的龙辰玉踹了出去。

    顾啸云默默转身就当他什么也没看到,一把抓起了八卦之心雄起的老婆迅速离开了松林堂,这地儿都住了一些神经病,赶明儿还是回风雨楼总舵的比较好。

    最西面的院子里,月珑早已经迫不及待的将嫣红剥成了粉色虾仁儿,嫣红将自己藏在被子里不敢露头。

    “红儿!”月珑琥珀色的眸子里多了几分流光溢彩,更是让他雌雄莫辩的脸美得惊人,抬手将被子里的妻子拥在了怀中,细细密密的吻落在了嫣红娇美的颈项上,一路蜿蜒成最旖旎的画卷。

    “红儿,谢谢你让我有了一个家,让我还有活着的感觉,”月珑做了这么多年杀手,冰冷的心被眼前的女子渐渐融化成一汪春水,多年来冷漠无情的一颗心终于有了可以停泊的港湾,这一切只让他觉得安逸。

    嫣红脸颊绯红平日里俏皮可爱中添了几分妩媚,看在月珑眼中自然是多了几分诱人,他忍不住俯下身去。

    “我要当爹了!哈哈哈……我要当爹了!”院子外面突然传来了龙辰玉喜极而狂的声音,龙辰玉如今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害怕全世界的人不晓得他要当爹这么重要的事情。

    月珑脸色一沉顿了顿,之前的兴致被这厮全打乱了去。

    “月珑……”嫣红冲他微微一笑。

    月珑登时心神一震俯身要吻下去。

    “我要当爹了!”

    “王八蛋!”月珑的兴致全被这一嗓子吼没了,猛地起身穿衣服,今儿不揍死那个杀千刀的他就不姓月!他姓日!

    “月珑……”嫣红忙将光着膀子的月珑一把拽住,随即却是拔下簪子划破了锦被将里面的棉花取出来一缕揉成了两个小团塞进了月珑的耳朵里。

    月珑看着嫣红终于肯从被子里钻出来,如玉的肩头衬托着水红色的鸳鸯锦被,说不出的扣人心弦猛地俯身将她抱在怀中再也不管外面闹腾到什么样子。这里是他月珑的天地,是他的整个世界。

    “怎么了?”秦小七到底还是被龙辰玉惊了出来却被小舞笑着推了回去。

    “哥!没什么事儿!今夜府里头的事儿有小妹呢!别让嫂子等急了!”

    秦小七脸色一红倒也不再理会龙辰玉的疯疯癫癫,是的,屋子里能有个人等着他回去这也是一种幸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