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3章大结局】

    603章大结局

    宇文胤仰靠在窗户边的软榻上,窗户外面的阳光渗透了进来,照在他满是伤痕的俊朗眉眼上显出几分颓丧和恐怖来。

    百川老人暗道可惜了的,一向大燕朝最俊美的大将军不光是废人一个,为了凌霜那小丫头居然还破了相,被岩石刮出来的伤口太深一时间却也会留些疤痕的。

    “宇文长公子,”百川老人缓缓坐在了榻边的椅子上,“人啊!这辈子最怕的就是看不清楚自己到底喜欢什么,在意什么?万事何必那么执着呢?”

    宇文胤狭长的眸子微微闪烁了一下,终究还是沙哑着声音道:“我原本等她来想要问她一声,若是还有来世,我可不可以是那个最先遇到她的人……如今……不问也罢!”

    百川老人叹了口气道:“长公子……何必这般了无生意……老夫冒着得罪凌丫头的风险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的四弟还有一个遗腹子在这人世间,宇文家还没有彻底完了。老夫只想让你代为转告你父亲一句话,自作孽不可活,这是实实在在的真理!罢了!老夫也该走了!你身上的那些经脉虽然断了,但是每年你可以去南疆的回春谷找老夫,老夫保证你会一年比一年好一些的。还有……不要恨凌丫头……那丫头是个好孩子,她不欠你什么!老夫告辞!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百川老人缓缓起身走出了院落,等在外面的风老狐疑得看着他问道:“你何苦出卖姹紫那姑娘?”

    “哎!”百川老人看了一眼天际,“你没看到宇文胤那小子如今的样子吗?身子残了,破了相,他素来是个高傲的,怎么能承受得了这些。那小子已经毫无生意,但是他到底亏欠家族太多,给他点儿念想,也许为了他的家族他也会再活一回的!况且姹紫那丫头刚刚生下来的胖小子,左手腕上的那块儿火红色印记老夫怎么觉得也是大有来头不是吗?那胖小子老夫喜欢得很,做未来宇文家的家主倒是不错的。宇文家和凌家的世仇终究要化解开来,也许这是个机会。”

    “老家伙,我发现你管得越来越多了些!”风老哈哈大笑。

    “是吗?那如此老夫从今往后不问身外事,咱们老哥两儿一醉方休如何?”

    “走走走……喝酒去!年轻人的事情,也该着他们自己去处理,咱们还是喝酒来得痛快!”

    京都,一年一度的簪花节如期举行,因为新朝初立的缘故更是将这一年一度的盛世繁华演绎的淋漓尽致。

    毓秀河边到处是结伴游春的花样少女,还有那些鲜衣怒马的贵族少年,永远都是大燕朝不过时的风景。

    傍晚时分,更是燃起了祈福祝愿的各色灯笼,簪花节最浓重墨彩的一幕上演。突然街上的行人纷纷仰头看向了夜空,只见整个空中密密麻麻全部飘满了扎成粉色桃花的灯笼。

    “你们看那是什么?”

    “素来听闻祈愿的花灯都是扎好放在毓秀河上的,这倒是新奇的很!”

    “是啊!这么多!也着实漂亮的紧!不知道谁家的公子扎了这种会飞的灯讨好自己的心上人?”

    “真是美极了!”

    毓秀河边的人群越来越密集了几分,那些花灯却是顺着风向直接飘向了宫城的方向,这下子倒是热闹了。

    “什么东西?”守卫宫城的御林军登时有些慌张,这种漫天的怪异灯笼若是进了宫中,皇上怪罪下来他们这些人哪里还有命在?

    “射下来!”御林军总统领当机立断,下面的卫兵哪里敢懈怠忙拉满了弓弦将那桃花状的灯笼射了下来。

    几个卫兵将那些射下来还没有被里面烛火烧毁的灯笼拿在手中一看登时脸上掠过一抹古怪之色。

    “做什么磨磨蹭蹭的?将那灯拿过来便是!”

    “大人!”几个卫兵忙将灯送到了御林军统领的手中,做工精致的桃花灯灯面使用了上好的江南产的云水纱绸,只是绸面上却是用一种特殊的颜料写着一行不太漂亮的小楷。

    “龙辰玉,老子带你私奔!约的话毓秀河边老地方会面!凌霜。”

    吧嗒一声,桃花灯从御林军统领粗糙的手掌中掉落在了地上。

    “统……统领……”又有两个士兵将其他射下来的桃花灯捧到了上司的面前,眼神中带着几分惊恐。大燕朝从来没有过这等诡异的事情,一个行刺殿下的逃犯居然亲自返回京城还明目张胆的写下这等大逆不道的艳词。

    不过这手笔出自大名鼎鼎的凌将军之手倒也不奇怪了,御林军统领抓着灯笼的手指猛地一紧。

    “将那些灯先射下来再说!速速禀报皇上!”一行人忙疾步走进司马门内,这件事只有交给皇上决断为好。

    只是京都天空上诡异的桃花灯越来越多,御林军哪里能尽数射下来,而且灯里面的烛油燃尽后自会落在地上。一时间整个京城的百姓都晓得凌霜已经回到了京城,而且还做出这等惊世骇俗的事情。

    龙煜天震怒一面派人去毓秀河边探查,一面下令将那桃花灯不管是在天上的落在地上的统统收起来毁掉。

    只是即便贵为人君的皇上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毓秀河边所有的人都抓起来一一排查,更不可能将天上云霞般艳丽的桃花灯销毁掉。

    此番早已经有一两盏灯被东宫的宫女捡到,两个丫头凝神一看登时吓了一跳,偏偏被东宫中负责料理龙辰玉起居的陈嬷嬷看到了去。

    “鬼鬼祟祟做什么?太子爷今儿要用的汤药可准备妥当了?”

    “奴婢……”那两个小宫女因为今儿是簪花节,太子爷又刚刚服用疗伤的药歇下,原本两个丫头转到桃林偏僻处拜花神却不想捡到了这个要命的东西。二人拿着桃花灯的手不禁微微颤抖,缓缓递到了陈嬷嬷的手中。

    陈嬷嬷定睛看去猛地身子一顿,脸色变了几分厉声道:“太子爷刚歇下,这事儿不准在殿下面前露了风声,仔细你们的皮……”

    “什么事儿不能在本宫面前摆明了说?”龙辰玉清冷的声音袭来。

    三个人登时惊出一身冷汗,虽然整个东宫阖宫上下都是皇上派来的人,可是明眼人都清楚大燕朝的江山终究还是会落在这个才名远扬的太子手中。她们这些做奴才的倒也不敢真的冒犯了太子爷去,只是没想到歇下的太子殿下居然也会来这处偏僻地界儿。

    今日是簪花节,龙辰玉想起了之前与凌霜参加簪花节的那些美好时光。如今自己被死死锁在了宫中,却没有凌霜的一丝半点儿消息,心头郁闷之下哪里睡得着。他起身刚来这处偏僻的桃花林转悠便看到了天上飞来的桃花灯。

    他正自心头微动却听到了这几个奴才私下里的闲话,龙辰玉冷着脸从陈嬷嬷手中将桃花灯扯了出来定睛看去,登时眼眸中掠过一抹狂喜。

    “霜儿?”龙辰玉那一瞬间觉得魂魄都飞去了七分,灯面上绝对是霜儿的笔迹,那丫头穿越来后毛笔字儿写的着实不怎么样。

    他猛地转身直奔宫门而去,外面那些被龙辰玉这几日敲打的鼻青脸肿的护卫一个个苦着脸,今儿晓得凌将军的桃花灯一放,太子爷绝对是坐不住了的。

    “滚开!”龙辰玉手中的月华剑如今更是嗡嗡作响,浑身撒发着的萧杀之气令人胆寒。

    “殿下!皇命不可违!还请殿下体谅……啊……”为首的头领话还未说完脑袋便被龙辰玉的月华剑狠狠敲了一下,摔倒在地。

    “殿下得罪了!”一众人只得采取人海战术。

    龙辰玉桃花眸中掠过一抹邪肆却是反手将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冷冷道:“躲开!不然老子死了,你们都得陪葬!”

    这下子那些人顿时懵了,这是打不得,骂不得,如今堂堂太子还要这般任性的自裁于众人之前?当下也不敢多说什么,忙将养心殿的龙煜天请了过来。

    “玉儿!放下剑!”龙煜天眉头一蹙脸色沉了下来。

    “父皇,儿子是活生生的人,不是父皇可以关一辈子的死物!”龙辰玉缓缓逼近了龙煜天道,“父皇,她还活着,儿子今生别无所求只求和她能在一起。今儿儿臣将话也挑明了,儿臣既然走出这东宫,除非父皇命人杀了儿臣,否则儿臣断然不会再活着踏进东宫半步!”

    龙煜天没想到凌霜来了这么一出,那边毓秀河边还没有什么消息,这边东宫倒是闹翻了天。

    “父皇……”龙辰玉手中的月华剑突然猛地刺进了自己的身体,顿时一股子鲜血渗了出来,月色锦袍晕染出刺眼的鲜红,宛若盛开的桃花。

    “逆子!你这是做什么?”龙煜天慌了。

    “父皇,这一剑还给父皇,儿臣之前冲撞了父皇,权当是赔罪。只是还请父皇成全儿臣,别让儿臣像娘亲那样……恨你……”龙辰玉突然挥起了沾着血的月华剑反手攻向了那些护卫,招招带着杀意。

    那些人顿时手忙脚乱倒也不敢伤他,龙煜天眼睁睁看着自己儿子腰间的那处伤口渗出血来。越是奋力拼杀,月白的袍子越是浸满了红晕。

    龙煜天隐在龙袍中的手掌紧紧握成了拳,没想到这小子今儿为了一个凌霜居然是要拼死在他面前的决绝。刚才那自残的一剑分明是还了他的养育之恩,带着恩断义绝的冷酷,这孩子着实狠。

    “皇上……”魏公公看着龙辰玉在众多侍卫的围堵中越战越勇,但是那身上的血可是越流越多,是不要命了吗?

    龙煜天身子抖得厉害宛若风中的残叶,其实打败他的不是这孩子自残的那一剑,而是刚刚他说的那一句话。

    不要让儿臣像娘亲那样恨你!不要让儿臣像娘亲那样恨你……

    就像一个诅咒让龙煜天素来威严睥睨天下的那张脸瞬间垮了几分,他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

    “皇上?”魏公公忙扶住他。

    “罢了!罢了!让他走……让他走……我龙煜天没有这样的不孝子!让他滚的远远的……”

    魏公公忙尖着声音传旨,那些护卫宛若得了大赦一样赶紧躲开龙辰玉这尊杀红了眼的瘟神。龙辰玉摇摇晃晃向东司马门疾步而去,却不想被他养在东宫的凌霜坐骑烈火也不知道被谁放了出来,径直狂奔至他的面前,仰起头嘶鸣不已。

    龙辰玉咬着牙翻身跃上马背,烈火顿时消失在宫门外面凄冷的月色中。

    “皇上?皇上!传太医!”魏公公忙将气晕了过去的龙煜天堪堪扶住,登时宫中乱成一团,哪里还顾得上其他。

    毓秀河边桃花林中的那处小亭里,凌霜身着一袭银色裙衫来来回回在亭子里踱着步子。这处凉亭是她第一次穿越而来的地方,也是她经常与龙辰玉相会的地方。此番月色更加浓了几分,凌霜凤眸中却是多了几分忐忑,谁他娘说私奔很浪漫,是很紧张好不好?

    她不知道在自己曾经冤枉了,唾弃了,甚至刺杀了龙辰玉后,那厮还愿不愿意理会自己?

    林间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凌霜猛地转身却是看到火红色烈火身上的那个人,整颗心脏宛若被人拿走了似的,带着几分不真实的提心吊胆。

    龙辰玉跃下马背脚步虚浮却又坚定地拾阶而上,看着思念成殇的女子,桃花眸中却是浸满了眼泪。

    “霜儿?”他小心翼翼抚上她的脸颊,带着几分梦境般的不真实。

    “霜儿?霜儿?”龙辰玉轻声唤了几声,手哆嗦得厉害。

    凌霜抹了一把落在腮边的眼泪猛地扑进了龙辰玉的怀中,却是张开嘴巴狠狠咬在他的唇角上。

    “痛不痛?你说是不是真的?你大爷的!让老子……等的好惨……”凌霜声音微颤。

    “霜儿……”龙辰玉猛地将她箍进怀中,似乎要将怀中的人紧紧嵌进自己的血肉中一样,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觉得拥着她便是天底下最大的幸福。

    “咳咳咳……勒死老子了!”凌霜晓得如今当务之急还是赶紧离开京都。

    “霜儿……别走……别离开我……别走……”龙辰玉却是死死抱着她不松手。

    “我说……咳咳咳……你能不能嫁给我?”凌霜凤眸凝视着龙辰玉。

    “我觉得咱们还是先把只煮过一次的生米再煮一次的好,霜儿,我怕你再跑了,咱们先煮饭好不好?”龙辰玉突然将凌霜打横抱了起来放在了烈火的背上,随即翻身跃了上去,冲进了桃林深处。

    “喂!龙辰玉!你……”

    “乖!先煮饭!为夫什么都应了你,为夫也是没办法你若是再跑了,我该如何是好?乖!煮饭!煮了饭后你就能怀上我的娃,到时候你便逃不掉了。”

    “龙辰玉!你个卑鄙小人……呜……你干嘛咬人?!”

    “霜儿,我觉得应该礼尚往来才公道些,你刚才先咬我的,既然你不喜欢咬这里,那为夫换个地方咬。”

    “你大爷!”

    “我大爷没穿越过来,嘘……煮饭要紧,霜儿,我此生对你再也不会放手了,霜儿,我是真的缠上你了,从今往后你别想丢开我……”

    (全文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