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章放手】

    601章放手

    “你这个魔鬼!!”凌霜一声低吼将宇文胤狠狠按在了岩石上,抬手便掐住了他的脖子,凤眸中晕染着滔天的怒火。

    “我将这件事情栽赃在了龙辰玉的身上,让他在你的面前百口莫辩!”

    “老子掐死你!”凌霜怒极,宇文胤被掐的猛地咳嗽了起来,轻轻推开凌霜微颤的手。

    “容我把话说完!”宇文胤喘了口气,“我还向当今圣上献计,给你的祖母身上下了毒,只有皇上的九天雪莲能解。龙辰玉被逼无奈只能按着皇上的意思来做,疏远你,却暗自想法子想要弄到九天雪莲。我终于成功了,没想到你恨他恨到那种地步,可是我看着你绝望的样子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你最后逃离京都的时候,本来可以从毓秀河上的秘密渡口离开,是我纵容穆静香烧了你的船,杀了你的属下,将你逼到了与他不得不面对面一决生死的地步。只是没想到龙辰玉居然会让你杀了他而成全你……呵呵呵……他到底比我爱你多一些……咳咳咳……”

    “南疆的战火,胡离的断臂,还有龙辰逸的死都与我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我嫉恨他们每一个人,他们每个人都能陪在你身边看着你的如花笑靥,和你做朋友,陪着你经历那么多同生共死。你却独独不看我一眼,我有多喜欢你就有多嫉恨他们,我恨不得杀光你身边所有的人,我更恨不得杀了你。只有你死了,我的梦魇就会结束,我不会在每一个有你的梦境中徘徊蹉跎。可是我错了……不管是第一次你闯进我的府邸,还是在琼林苑的地宫,亦或是在京都的城门口,哪怕是你在地宫的莲台上要离我而去,我无数次警告自己说杀了你,杀了你我就解脱了,可是我下不去手。其实哪怕重来一次,一千次,一万次,我都舍不得对你下手。凌霜,你才是我上辈子欠下的债。我杀不了你,那么换你杀我吧!我害死了你那么多在意的人,你应该为他们报仇的。”

    凌霜咬着后槽牙,随身带着的酬勤匕首猛地拔了出来,抵在了宇文胤的颈项上。她是该有多蠢才那么不信任龙辰玉,最后还一刀差点儿刺死了他。她没想到自己会犯了那样的错误,将一心一意护着她的人伤的支离破碎。

    “你……真的应该去死……”凌霜凤眸的泪猛地涌了出来,却是哆嗦个不停,突然将匕首收回到了袖间。

    “宇文胤!我们两清了!从这里出去后,你最好永远消失在我的眼前!”

    “为什么不杀了我?”宇文胤绝望的看着眼前这个心狠的女人。

    凌霜转眸冷冷看着他道:“我晓得你是什么心思,你想让我亲手杀了你,你几次救过我的命,然后你就会永远活在我的内疚中,让我记着你一辈子。可是……我偏不让你如愿,就让你活在自己的孤独和内疚中,活一辈子。”

    宇文胤猛地闭上了眸子声音粗噶地笑了出来,却是无尽的苍凉。突然前面传来一阵隆隆而起的水声,凌霜猛地一跃而起将宇文胤提着跃上了高处的岩石。

    “是涨潮的声音!”凌霜晓得这是山谷中的冰水倒灌进暗河而成,若是如此自己已经找到了那条通往外界的河道,只是若跑不快的话她和宇文胤说不定就淹死在这里了。

    河水上涨的速度太快,凌霜晓得很快便会将这段儿通道淹没了去。而此时该死的宇文胤非要说那些曾经做过的混账事情,以至于盛怒之下的凌霜还没有来得及将自己和宇文胤固定在岩壁上便被汹涌的水流从高台上冲了出去。

    “宇文胤!你怎么不去死?!”凌霜紧紧拽住宇文胤的手腕,抬手便用之前的藤蔓将二人绑在了一处,随即手疾眼快抓住了漂浮而过的一截儿枯木桩,听天由命的玩儿起了地下漂流。

    她觉得自己此生最倒霉的就是遇到了宇文胤这厮,她简直要抓狂了,该死的!刚才就应该将这个王八蛋狠狠扇几个大嘴巴子解恨才对!

    身后的水声宛若雷声轰鸣,凌霜同宇文胤猛地被一个浪头狠狠浇了下来,顿时一股子冰火交替的窒息感袭来。凌霜之前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玩儿过峡谷漂移,使劲儿抓着木桩却是不敢有丝毫松懈。

    宇文胤也晓得此时的变故凶险异常,苍白的脸色越发散出淡淡的冷峻,他不知道凌霜为什么还要救他,只是他与她已经像一团乱麻一样缠绕的分不清黑白。

    “凌霜!你把我丢下吧!你一个人逃出去的机会多一些!”

    “闭上你娘的乌鸦嘴!”凌霜怒吼了一声,“不想死的话就不要拖老子后腿,扣住木桩不要放手!”

    宇文胤果断闭嘴,不是他怕死而是怕再多说一句真的会将这个女人活活气死。

    地下暗河的水位越涨越高,水流却也是湍急了几分,一个大浪又打了过来,凌霜手劲儿微微一松只觉得直冲着岩壁撞了上去。她眼前一黑,剧烈的疼痛顿时袭来,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长姐!长姐!”一个轻飘飘的声音似有若无,让本来头痛万分的凌霜觉得此时自己的脑袋快要裂开了去。

    “长姐!醒醒啊!我是南儿!”

    这声音太过聒噪,凌霜缓缓睁开了眸子,却是眼睛上朦朦胧胧盖着一层柔软的素纱阻挡着窗棂外面渗透进来的刺眼阳光。

    “长姐!二哥!嫣红,小舞,长姐醒了!”叶南猛地将凌霜的手臂紧紧抓住,不多时轩阁外面冲进了嫣红等人,具是脸上挂着惊喜异常的神情。

    凌霜被叶南扶靠在她的肩头,眼睛上的素色绢纱掉落下来,却不得不紧闭上凤眸。自己在地下暗河上也不知道漂了多长时间,此番陡然重新见到阳光却几乎要晃瞎了眼睛。

    “小妹!你的头还痛不痛?觉得怎样?有没有其他难受的地方?”凌冰急切的眉眼映入了凌霜的凤眸中,脸色憔悴到了极致,显然是这些日子操碎了心。

    “大小姐!”小舞跪在了凌霜的软榻边,“婢子保护大小姐不力,请大小姐处死婢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