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章 前世的债】

    600章前世的债

    凌霜胃部灌满了水一阵头晕眼花袭来猛地趴在河边将肚子里的水尽数呕了出去,却触手碰到了身边的一团物事。

    凌霜这才想起来自己在这暗河上游荡这么长时间都是拜身边的这个王八蛋所赐,她猛地将宇文胤揪了起来,这厮呼吸微弱显然是受了极重的内伤。

    凌霜挥起泄愤的拳头还是毫不怜香惜玉的砸在了宇文胤的眼睛上,在他苍白的脸上留下了一个完美的熊猫眼才肯罢休。

    可到底还是意难平,若不是这厮捣鬼,自己就回去了。想到此处她又按着宇文胤的脑袋在河里狠狠喂了几口水才将他粗暴的提了起来扔到了岸边高处的石块儿上,至此才算稍稍平息了心头的那点儿气闷绝望。

    她观察了河边纵深处到处是岩壁,只是在岩壁上挂着一些半个巴掌大的红色果子,居然就结在了那种玄铁般坚硬的藤蔓上。

    凌霜晓得在这地下能结出这种果实实在是太奇怪了,不过早已经饥肠辘辘不管有没有毒先摘下来再说。

    她手中拿着红色果子张口要咬下去却是凤眸一顿,提起了宇文胤的身体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小朋友乖!阿姨喂你吃果果!”凌霜笑得奸猾,却是将心头对宇文家的恨意发泄在了宇文胤身上,将果子挤碎了一点点给他喂了进去。

    大约半柱香的时间过后,宇文胤非但没被毒死反而喉咙里发出一点点微弱的声音,骨节分明的手却是死死拽着凌霜的袖口,似乎还停留在刚才的噩梦中。

    “父亲!别杀……别杀……霜儿……快逃……”

    凌霜凤眸中的憎恶顿时化作了一片无奈,一把将宇文胤推开丢在了地上。

    她咬着牙看着宇文胤在地上难受的挣扎在梦靥中低吼道:“他娘的!老子上辈子欠了你多少钱?啊?!你这辈子没完没了缠上老子?啊?老子还你还不行吗?大爷!求求你放过我吧!就当行善积德了成不成?!”

    凌霜发泄过后却又不得不将地面上显然有些神志不清的宇文胤提了起来,这厮固然可恨,可是她与他如今仇人不像仇人,爱人不像爱人的纠结着却也分不清到底是谁对谁错。

    她将岩壁上的那些果子摘下来,拖着宇文胤沿着河岸的走向向着暗河的出口走去。这条暗河显然有自己流淌的轨迹,沿着河走定能找到出去的地方。要知道之前自己的凌家影卫也是顺着暗河下游通向涿州的码头,只要在这支离破碎的纵横交错的河道中找到那条河道就能活着出去。

    暗黑的地下世界最容易混淆时间,在这不知道白天还是夜晚的混沌中,宇文胤终于清醒了过来。凌霜也没有想到这种红色的果子居然还有治疗内伤的神奇功能,加上暗河中那些没有眼睛奇形怪状的小鱼,两人倒也活了下来。

    醒来后的宇文胤分外的沉默,凌霜早已经察觉他浑身的主要经脉已经被宇文擎宇那一掌悉数震断,如今的宇文胤再也不是那个大燕朝说起来人人羡慕仰望的武学天才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与这宇文胤这样高傲的人来说,被自己亲生父亲废掉武功变成残废还不如去死。凌霜虽然觉得这是宇文胤纯粹作死的节奏,可是她却不能将这个了无生意的货丢在这里自生自灭。

    她是恨着他的!若不是他带着宇文家的人来搅局,自己也许就能回去了。可是如今她的心头却又带着几分诡异的放松,既然走不了那么在这个世界陪伴着祖母,二哥一家子,陪伴着自己的朋友们活一辈子也是好的。

    最关键的是,她心头居然还贱兮兮的带着几分庆幸,也许与那个人的缘分还没有了结。她还是爱着他的,只是自己不承认罢了。

    “你回不去的……”宇文胤一贯清俊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狭长眸子却是看着混混沌沌的水面。

    “关你屁事!”凌霜生气的别过了脸,“倒是拜阁下所赐,谢谢了哈!”

    宇文胤缓缓转过脸看向了身边朦朦胧胧的俏丽身影,心头却如亘古不变的沙漠般荒凉,他沉沉吸了口气道:“你心里有他,你回不去的。”

    凌霜屈膝抱坐在岩石上的身子微微一震,心头宛若被利刃刺中一样锐钝的疼痛,声音中却是多了几分凄凉。

    “我差点儿杀了他,他几次三番骗了我,你以为我和他还能回得去?”凌霜凤眸微微暗淡了几分,突然觉得这气氛有点儿怪异。

    她没想到在经历了这么大的变故之后,自己居然还能与宇文胤坐在这黑漆漆的地下世界里相安无事,而且谈论的还是另外一个他们谁也无法忽略谁也跨不过去的人。

    凌霜彻底闭嘴,她不想将这没营养的话进行下去。但是宇文胤好似打开了话匣子,只是那语气中透着前所未有的古怪和哀伤。

    “你和他之间的误会都是我一手促成的,”宇文胤声音低沉了下去,却又清晰地传进了凌霜的耳际。

    “方恒是我杀的!”宇文胤语气平淡像是在诉说一个和自己无关的事情,“我打着龙辰逸的旗号将方恒杀死在了方府的西苑,因为他负过你,所以该死!我将方恒的死栽赃在了那个时候还是方家次子方玉的身上,将宇文梅清的秘密借着方恒那个临死之人的嘴巴告诉了你。这造成了你和方玉第一次生出嫌隙,乃至最后你做出休夫的举措。我终于成功的将你二人拆散,我彼时以为我有机会可以得到你。”

    凌霜凤眸冷冷盯视着身侧宇文胤模糊俊朗的轮廓,心头却是跳个不停,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绞碎了一般。她脑海中回想起了方玉那双桃花眸中的无奈和委屈,但她那个时候以为他是装的。

    “只是没想到,即便你们和离你还是放不下他。直到他与你在赤州城中生死相依,我心头的怒火再也压不住了。是我将消息传给了当今圣上龙煜天,将龙辰玉囚禁了起来。我借助三皇子龙辰轩将龙辰逸骗到了江南,收买了血影门的人将龙辰逸的膝盖骨挖了出来,将他变成了阉人。因为我心头痛恨,为何你要做他的太子妃而不是我的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