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7章 坍塌】

    597章坍塌

    那怪物喷吐出来的毒液腐蚀性极高,冥王令瞬间在它嘴巴毒液的侵蚀下化为乌有。一时间所有的宇文家的人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尤其是宇文擎宇。

    “怎样?”凌霜笑得邪肆至极,“宇文擎宇,其实我告诉你吧!这块儿冥王令根本就不在这处地宫中,你知道在哪儿吗?呵呵呵……在我娘亲的手中,她确实将这个天下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交给了我父亲凌国公!不管你再使出多少花招,你也得不到我娘亲一丁半点儿的喜欢。管你是权势滔天还是威风凛凛,我娘从来喜欢的人都只有一个——那便是我爹!你给我爹提鞋都不配!”

    慕容璟妍,那个惊才绝艳的美丽女子,是宇文擎宇一辈子不能碰触的伤。当年他掏心挖肺追求过她,她却连半分眷顾都不曾给他,他到底在她眼里算个什么?

    此番被凌霜血淋淋揭开旧伤疤,登时暴怒,手中的宝剑却是猛的挥起直接插进了挡在他和凌霜之间的怪物头上。

    那怪物被刺中了要害,眼见着不能活,猛地身子一阵剧颤,整个洞穴顿时垮了半边,飞沙走石摇摇欲坠。

    “凌霜!今天老夫便送你下去同你的爹娘团圆!”宇文擎宇鬓边苍白的发丝微微轻颤,手掌中却是晕满了青色之气。

    凌霜眉头一蹙,她晓得这是破九霄的最顶层功力,这老王八今儿是不想让她活下去了。不过她之前故意激怒他也是要同他拼个你死我活的,捎带上这个杀父仇人一起下地狱也赚了。

    洞穴塌陷的速度越来越快,凌霜一个站不稳摔到了高台边缘,手却是巧妙的按在了最后的一处机关上,只等着宇文擎宇盛怒之下的最后一击。

    “凌霜!今儿老夫便送你一程!”一股子凌冽之气瞬间充溢着高台,之前宇文擎宇顾及着凌霜手中的冥王令生怕破九霄最高的功力使出来将冥王令也毁了。如今却是再也没有顾忌,只等着凌霜受了这一掌后灰飞烟灭。

    “父亲!不可!”宇文胤的惊呼声袭来。

    凌霜只觉得眼前一花,整个身体却被一个坚实的怀抱紧紧护着,随即一股子血腥之气扑面而来。她凤眸中掠过一抹不可思议,白皙的俏脸却是有些狼狈。

    宇文胤嘴巴里喷出来的血迹溅了她一脸,顺着她洁白的颈项滴落,将这一幕似乎定格了去。

    “胤儿?”宇文擎宇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他居然……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他晓得自己刚才那集中全部功力的一击,任何人挨上了非死即残。

    “胤儿!!”宇文擎宇登时慌了,疾步想要奔向前去,却是腿软的动也动不了。

    下面的宇文家上下老小也是一片死寂,这样的变数实在是太过震撼,让他们一时间回转不过来。

    凌霜猛地抬手想要按下手边的机关,此番宇文擎宇正好在那处要命的机关上呆呆杵着。

    “不……不要……杀我……父亲……”宇文胤一贯棱角分明的脸上满是祈求之色,唇角涌出越来越多的血,手却紧紧握着凌霜的手腕,“求你了……不要杀他……”

    凌霜凤眸闭了闭猛地一脚踢向另一处机关,抱着宇文胤从高台处裂开的口子里摔了下去。

    “胤儿!胤儿!”宇文擎宇猛地跪在了那处阴森森的深不见底的裂缝,那一瞬间他似乎真的老去了。

    京都东宫,一个宫女端着药盏步履匆匆走向了正殿,却又在门边停下了脚步试图平息一下脸上的焦虑之色,随即缓缓迈进了正殿的台阶。

    金丝楠木雕刻的长榻上,太子龙辰玉已经能坐起来靠在床柱边读书了,看起来似乎恢复得不错。本来男生女相俊美异常的大燕朝储君因为这一场杀身劫难反而多了几分俊朗和硬挺,只是整个人到底还是消瘦了许多,脸上晕染着一抹虚弱的苍白之色。

    他眉头微微紧蹙,手中的书卷却是没有翻过去几页,心头隐隐痛得要命。不能想起那个狠心的小混蛋凌霜,一想她就心痛头痛浑身痛。此番怕是那小混蛋已经穿了回去,在特情局报到了吧?兴许还能弄个一等功荣誉勋章戴着,不开心,实在是不开心。觉得凌霜走了以后,自己居然有一种了无生意的颓丧。

    “殿下!该喝药了!”

    龙辰玉心思烦乱的将药盏接了过来,突然身子一顿,药盏下面有一张绢条也随之而送到了他的手中。

    龙辰玉不动声色仰起头将药盏里的汤药一饮而尽,挥了挥手道:“都给本宫退下吧!晃得头晕!”

    “是!”服侍的宫人们具是小心翼翼退了出去,新储君人长得俊美不说,性子也很好,最关键的便是到现在没有其娶妻甚至连通房的小妾也没有。

    这些近身服侍龙辰玉的宫人们自然是多了几分别样的心思,哪怕能做殿下的一房小妾也是好的。服侍起来倒是尽心尽力,不过偏有些不开眼的丫头赶着巴结,一个本来退了出去的宫女随之又折返了回来。

    “殿下!婢子前儿缝了个茉莉花的香囊给殿下戴上去去烦闷,殿下若是头晕婢子要不给殿下揉揉?”

    那宫女倒也有几分姿色,顺势拿着香囊跪在了榻边给龙辰玉戴在了腰间,却是作势靠在了龙辰玉的身边抬手抚上了他的额头。

    龙辰玉手中藏着的绢条紧了紧,冷冷笑道:“难为你这一片玲珑心思!”

    “殿下!婢子若是能为殿下分解烦忧也是婢子的福分!”

    “是吗?呵呵呵……”龙辰玉淬利的桃花眸中掠过一抹讥诮,突然将腰间的香囊扯了下来顺道将她一掌推了出去。

    “殿下?”那宫女不曾想太子瞬间翻脸,顿时吓得花容失色。

    “来人!”龙辰玉声音中带着几分萧杀,“将这个图谋行刺的贱婢给我拉出去砍了!”

    “殿下?!婢子没有?婢子只是缝制了茉莉花香囊给殿下啊!”

    龙辰玉淡淡冷笑道:“本宫对茉莉花香过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