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5章黄雀在后】

    595章黄雀在后

    一边看着的段佑天登时吃了一惊,凌霜的血居然能克制面前这巨大的吸血怪兽,心头更是带着几分心惊。莫不是凌霜今天设局要让他死在这里不成?而且这整座地宫实在是诡异的很,所有的机关暗道看来都在凌霜所在的高台上可以控制。

    他晓得自己应该认命,莫非还要硬拼吗?可是怎么也不甘心的很,今儿若是放跑了这个女人,自己的一切复国大业便无从谈起了。

    他咬着牙缓缓向后退了几步,却不想凌霜慢条斯理从怀中拿出了一只通体乌黑的令牌,在他眼前晃了晃道:“段王爷,想不想仔细看看冥王令的样子?我之前还纳闷儿了,莫非这世界上真的有这么一支暗藏了几百年的黑风骑,不过从这里出去后我倒是愿意试一试这支军队的实力!”

    段佑天的脚步停了下来,素来流光溢彩的紫眸如今却是渗出一抹贪婪来。他突然抓起了身边的死士猛地扔向了半空随即跃起一脚踏着那人的背跃上了莲台。

    啊!四周段佑天的死士们都被他下了蛊毒控制着,此番居然一个个身不由己的扑上了莲台被段佑天踩在脚下做了他登上莲台的垫脚石。

    凌霜从来都晓得此人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只是这般残害自己身边的死士还是令她的秀眉狠狠蹙了起来。

    莲台上银丝似乎有些兴奋疯狂得吸食着这些人的鲜血,原本粉红色的莲台居然在一瞬间变得赤红了起来,带着浓浓的血腥和残肆。

    其实凌霜早已经猜到了这处莲台实际上便是一只活着的水底怪物,根基就在那地下暗河中,那些银丝是变异了的触手。只是不知道慕容家的老祖宗们从哪里弄了这么一只千年不死的怪物守着这处地宫,甚至还用玉石莲台将这只怪物困在这里。不过这都不是她能参透的了。她脑海中回想起了穿越之前的那处地宫,到处是盗墓者的鲜血,渗进了莲台这方血池中。当她受伤闯进这里后,自己身上的血滴落下来,便开启了时空门。

    不过当务之急,在自己走之前还是结果了段佑天这个混账东西再说!凌霜手中的朝之宝剑瞬间袭向了飞身而上的段佑天,段佑天纵横江湖这么多年,实战经验却也是丰富至极的。当下便与凌霜在高台上拼杀了起来。

    段佑天几乎处处带着杀招,凌霜却是且战且退到高台的一角,瞅中了时机将怀中的冥王令扔了出去。

    段佑天哪里想其他,猛地扭身去接却不想脚下一沉,心头暗道不好却一下子陷进去半个身子。冥王令还是回到了悠然走来的凌霜手中,她垂眸看着深陷进机关里的段佑天,凤眸却是一抹寒彻心骨的冷意。

    “凌霜!”段佑天得意过,嚣张过,阴险过,却从来没有这般绝望过。谁能想到高台上的地板中间居然还有机关,也是自己大意了。

    “段佑天,你在赤州城杀了我那么多兄弟,每天晚上我都做梦梦到他们,怎样?还是让他们心安了吧?”

    “不……不……凌将军……你放了我……放了我……我段某从今往后唯凌将军马首是瞻!”段佑天彻底慌了。

    凌霜缓缓起身却是再也不看他一眼,无数的银丝从破开的机关中探了出来将段佑天紧紧缠住,鲜血顺着玉石台阶丝丝蔓延了下来。

    “啊!凌霜!我不会放过你的!凌霜!”段佑天没想到被银丝刺进骨头里的痛楚会这强烈,整个身子抖了起来,不一会儿便悄无声息。

    整座莲台变成了人间地狱,凌霜抬眸看着头顶苍穹中渗进来的越来越浓厚的星光,闭了闭凤眸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她缓缓拿起了朝之宝剑在手臂上划出了一条口子,毕竟这血祭的最后一道关口便是自己的鲜血。

    鲜红的血顺着凌霜的手臂落在了莲台正中的那处凹槽里,陡然间莲台上的那些张牙舞爪的银丝宛若遇到了天敌似地猛地向后缩了回去,整座莲台突然颤动了起来。凌霜的血液顺着凹槽流向了东面的一座玉台,瞬间一道摇曳的紫光猛地射出刺向了穹顶处与外面的星辰交相辉映。

    紧接着便是西面的紫光射了出来,将整个洞穴照耀的万端瑰丽。只是血槽中的血液明显不够用,还差两处。‘

    尼玛!这纯粹就是放血啊!回去的路还真他娘不容易得很!凌霜咬着牙准备在胳膊上再开一道口子,今儿看来不放干净血,断然是回不去的。

    穹顶处的紫光同星辰几乎带着几分扭曲般的缠绕在一起,整个时空仿佛要撕裂了一般,只差最后一步完成这慕容家族疯狂的千年祭祀。

    凌霜咬了咬牙刚要狠狠自残一回却不想手中的朝之宝剑被一支凭空射来的玄铁箭羽一挡偏到了一边,她猛地抬眸却看到了莲台下面那双深邃的狭长墨眸。

    宇文胤将手中的弓箭丢在了地上,穹顶的风灌进了洞穴将他身上的玄金色袍角扭曲成了危险的弧度。

    凌霜心头一跳,这厮怎么来了?她明明使出计策将宇文家的人都骗在了陈州地界儿。

    宇文胤脸色冰冷,看向了莲台上那个浑身沾满了血迹的艳丽女子,墨发飞扬,姿容倾城,在这地狱般的洞穴中交织着最残忍的美,让他心头阵阵疼痛。

    “宇文将军!”凌霜不禁苦笑,“你也不必再生气,我这便杀了自己给你出气,可好?”

    宇文胤眸中掠过一抹痛色,随即归于平淡一字一顿道:“你欠着我的,即便是死你也还不清!”

    “胤儿不要与这个妖女废话!”宇文擎宇缓缓走进了洞穴中,身后跟着宇文浩正还有宇文川以及宇文家其他的劲装影卫,密密麻麻将洞穴围了个水泄不通。

    凌霜随即握紧了朝之宝剑,缓缓站立在了高台的正中,俯视着宇文家的强大阵容,不禁有些想笑。

    “呵!都来齐了哈?”凌霜的视线扫过了宇文胤,这厮到底是恨上她了。

    她冲宇文擎宇笑道:“不愧是宇文家的一贯作风啊!躲在背地里做黄雀的感觉不错是不是宇文老前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