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4章血祭】

    594章血祭

    段佑天身边的武士猛地踏上了玉石莲瓣欺身攻了上去,凌霜眉眼冷峻唇角含着一抹冷笑淡淡看着密麻麻攻上来的人群。她手中的朝之宝剑突然挥了起来,剑气将身上穿着的玉色裙衫鼓荡成了一抹妖冶到极致的弧度。

    那些武士虽然武功强悍霸道可是毕竟对面是大燕朝赫赫有名的大将军凌霜,此番又被凌霜占领了制高点,越往上攻击越觉得吃力几分。冲在最前面的人被凌霜一剑扫过发出一声惨呼,颈项间的鲜血迸发而出落在了脚下的玉石莲瓣上,那莲瓣却像是活了一般将滴在上面的血缓缓渗进了玉石中,本来皎洁的莲瓣却闪烁着诡异的鲜红色,似乎活了一般微微颤抖了起来。

    那些人哪里见过这种诡异的场景,忙向后退了几步却不想莲瓣中陡然射出几缕肉眼根本看不清楚的银丝将那些想要退下莲瓣的武士狠狠捆住猛地一缩,一瞬间便将那些人整个放倒在了莲瓣中。

    “啊!!啊!”惨呼声登时袭来,响彻了整个洞庭,宛若地狱中的恶鬼一样。莲瓣上射出来的银丝将段佑天的人紧紧捆缚在凹槽里,随即刺穿了他们的身体,血液顺着凹槽源源不断渗进了玉石莲瓣中。

    整座高台上的玉石都渐渐变成了粉红色,直到那些人再也没有了生息,成了一具干尸,空洞的眼眸直愣愣盯视着穹顶渐渐散发进来的蓝色星辰之光。

    凌霜俯视着下面已经惊呆了的段佑天和穆静香冷冷笑道:“段王爷,感受如何?我凌霜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你既然有种在赤州城杀了我那么多兄弟,那么今儿我便用你的血来祭奠一下如何?香儿,你做的不错,我之前还怕这厮不来了呢!”

    段佑天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猛地转过脸看着穆静香,紫眸中掠过一抹杀意。

    “不……不是我……不是我……”穆静香虽然屡经战阵但是从来没遇见过这么诡异残忍的杀人方法,倒一时间有些害怕,忙连连退后一步。

    “香儿,现在识相的话带着你的属下赶紧离开这里,外面的那批宝藏足够你逍遥几辈子也花不完,造反这种勾当根本不适合你!”

    穆静香看着莲瓣上的干尸,不禁心头愤恨,难怪表姐敢孤身一人对抗他们这么多人,原来跟这儿等着呢!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其实一直都不具备同凌霜对抗的资本,可是凌霜这样将自己矗立在绝境中又是为了什么?那些莲瓣上的不明生物但凡是活物靠近都会将其血液吸光变成干尸,凌霜难不成不准备从这里出去了吗?

    穆静香猛地抬眸看向了凌霜,玉色的裙子沾染了点点的血迹就像初冬盛开的第一朵梅,散发着寒彻心骨的美。她的凤眸中居然有股子深入骨髓的哀伤,让穆静香以为自己看错了什么。

    她疯了!她一定是疯了!这个女人居然要让所有的人给她陪葬,她分明是不愿再从那个高台上下来的。

    段佑天紫眸中掠过一抹冷光猛地一把提着想要逃走的穆静香扔上了高台,穆静香没想到平日里温情款款的段佑天瞬间翻脸,嘴里的惊呼声还没来得及出口整个人便被丢在了玉石莲瓣上。

    似乎感应到了活物的生气,莲瓣上缩回去的银丝再一次出击直接刺向了穆静香娇俏的身影。

    “香儿!”惊呼声响起,一个迅捷的灰色身影猛的跃起在半空中生生将摔下来的穆静香接住整个人却是落在了莲瓣上。

    那人身形佝偻,脸上长满了恶心的赤色瘤子显然是被下了蛊毒,原本遮掩着脸的面具却也因为这猛烈的冲击散落在了一边。

    穆静香狠狠压在了那人的身上,眸底却是掠过一抹异样的痛色。

    “沛文?”

    “香儿!快离开这里!”陈沛文整个人被银丝紧紧嵌进了皮肉里,身上的血开始漫了出来,却给穆静香留下了最后一个逃生的机会。

    “沛文!我……”穆静香从来没有喜欢过陈国公家的这位嫡长孙,当初的接近也是为了弄到他身上的饮血玉和所谓的慕容宝藏的地图。

    他的生死相依,他的恋恋不舍,以至于现在用命换来的她的生机终于将冷硬异常的穆静香的心撬开一条裂缝。

    “香儿!快走!”

    “起来啊!”穆静香突然觉得心头的某个地方坍塌了去,她对于这个男人的付出一向是不屑一顾的,可是人们往往如此太容易得到的东西却不会珍惜。一旦等到某一天失去了,才觉得弥足珍贵。

    “香儿……”陈沛文已经气若游丝,穆静香情急之下猛地去拉扯那些银丝却被似乎动怒了的银丝猛地捆住了手腕。

    “香儿!”陈沛文大惊失色,却怎么也弄不断紧紧捆缚着穆静香的银丝。

    “罢了!我欠了你太多,今儿陪你死在这里也算是得偿所愿,”穆静香突然心头平静了几分,缓缓俯身趴在了陈沛文的身上。

    凌霜看着陈沛文的绝望心头却是叹了口气,这陈沛文虽然心思阴险,也曾经给她使过绊子,但倒也是个痴情的货。

    她看着不远处被银丝几乎刺穿了身子的两个人冷冷道:“穆静香,这是我最后一次放过你,若是再有下次,你只能自求多福了!还有陈公子,麻烦你下回宠老婆的时候有个限度,戴绿帽子毕竟不好看!”

    凌霜话音刚落却是用朝之宝剑在指尖轻轻拉开一条口子,随即将渗出来的鲜血洒在了那诡异的莲瓣上。刺进陈沛文和穆静香身体里的银丝陡然间松开了去,好似十分惧怕凌霜的血液。

    乘这空挡儿,穆静香也不是完全笨的不可饶恕一把提起了浑身是血的陈沛文跃下了莲台。凌霜一脚踢在了脚边的一处机关,洞庭侧面的岩壁上顿时裂开一条缝隙。

    “滚进去!拿着我留给你的财宝滚远些!”凌霜再不看她一眼。

    穆静香抿了抿唇还是扶着陈沛文钻进了岩壁缝隙中,随即那处机关缓缓合了上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