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4章洞房】

    584章洞房

    人总是会有鬼使神差的那么一瞬间,凌霜此时站在百丈悬崖边上却是第一次认认真真看向了自己的这个宿敌。

    心头算计的成分少几分,不自禁叹了口气道:“宇文胤,不是我绝情,只是你想要的我……”

    “不必说!”宇文胤将她缓缓放开,凝视着她的凤眸道,“能不能公平一点儿?我不比他爱你少半分,我只求一个公平,给我们两个一次相处的机会,仅此而已。”

    凌霜脸色一阵尴尬,别过了脸,抿了抿唇道:“成亲的时候,我想自己缝制自己的嫁衣,可以吗?”

    宇文胤眸色一暖笑道:“自然是可以的,只是时辰紧迫,我怕累着你,已经交给王氏办了。”

    “这毕竟是我人生中的一件大事,”凌霜抬眸丝毫没有让步,“嫁衣这种事还是我自己来吧。不过我们家乡的习俗可不一样,不缝制喜服而是婚纱,你能不能帮我买一些特殊的布料?我的亲事我不想糊弄,好吗?”

    宇文胤看出了凌霜眼眸中的坚持,也晓得这女人的脾性,随即点了点头。

    凌霜微微一笑将所需要的料子材质样式同他说了,随即打量着所在的筐子笑道:“这筐子倒是奇特啊!居然能撑得住这玄铁链子的捆缚?”

    她问的云淡风轻,宇文胤心头此番已经被凌霜的美人计哄得晕头转向哪里想到其他,唇角微翘轻轻笑道:“那是自然,这可是云州雪峰山谷中特有的铁木藤条,只在这个地方生长,莫说是做筐子拿过来打造一柄利剑也是绰绰有余的。”

    “一定很罕见是吧?”凌霜凤眸登时瞪大了几分,带着几分小儿女般的娇憨。

    宇文胤目光微微一热,忙移开了视线道:“与那外界来说是罕见的很,可是在这山谷中倒也常见,你若是喜欢我叫长安下到谷底帮你取了来便是!”

    “那太好了,我那柄软剑离开京城的时候丢失了,还没尝试过用这种材质做剑的感觉,你要不要?我也做一把给你如何?”

    宇文胤眸底又柔和了几分道:“不论你给我什么,我都会当作至宝。”

    “那个……”凌霜咳嗽了一声别过脸去,宇文胤墨眸中的温柔让她一阵阵出冷汗,“对了,我给你展示一下我的手雷。”

    宇文胤接过了凌霜藏在袖中的一个宛若葫芦似的东西,眉头一挑:“就这么一个小东西?”

    “呵呵……可别瞧不起!你看好了!”凌霜拿过手雷打开自己设置的装置突然猛地冲山谷中扔了出去。

    一阵轰然巨响瞬间袭来,加上山谷的回音居然震荡了很久的时间。宇文胤眉头狠狠一蹙,他之前派出的暗卫吃过凌霜这种所谓炸药的苦头。自己也曾经想方设法想要将凌霜这件神秘兵器弄过来,可是被凌霜藏得严严实实的。

    如今亲眼看到了这兵器的威力,一时半会儿居然反应不过来,眼眸中掀起剧烈的波动。

    “怎么?吓傻了?”凌霜嗤的一笑碰了碰他的手臂揶揄的笑道。

    宇文胤猛地转过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凌霜,这丫头所在的那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这样的兵器也着实可怕得很,他抿了抿唇道:“这兵器能不能再做大一点儿?”

    凌霜眼见着他上钩笑道:“怎么不能?做大了的话比这个威力要大更多,攻城略地若是有了这东西,呵呵呵……这天下焉能不在掌控之中?”

    宇文胤定了定心神,看着凌霜凤眸中的审视意味,眼底的那抹野心顿时消弭干净叹了口气道:“若没有你,掌控天下又有什么意思?凌霜你莫再试探我了!”

    小狐狸!凌霜暗自咬牙别开了脸,此时筐子也已经到了悬崖的顶端,凌霜探出头却是看到了一大片雪白的梨花盛开,沿着山坡蔓延而下美的惊人。

    宇文胤到底还是怕她跑了,随即向下面的人发了个信号带着她回到了半山腰的别院中。

    十天后,整座别院被装扮的喜气洋洋,大红的灯笼将这片素色静谧的山谷映照出一抹别样的喜庆来。别院里服侍的人也不多,即便是如此也是在前厅摆了酒席小小热闹了一番。

    宇文胤与这些忠心耿耿的属下喝了几杯后便走向后院裹着大红绸子编花的喜房,没有高堂可拜,没有亲朋好友庆祝,倒也有着几分独特的安稳。

    宇文胤今天破天荒穿了一件大红的喜袍,领口处用金线绣成了妖艳的花纹,趁着他棱角分明的玉色容颜居然有着令人惊心动魄的俊美无双之感。

    门口守着的王氏猛地抬头倒是被宇文胤一身的风姿绝艳惊呆了去,随即忙躬身福了福道:“长公子福安!少夫人在里面呢!”

    宇文胤脚步一顿却是停在了贴着大红喜字儿的轩阁门外,与凌霜的这番纠缠虽然经历了那么多不可思议的血雨腥风,到底她还是住进了自己的世界。只是红灯朦胧下竟然有着几分不真切的感触,反而想要的那个人越是到了眼前,越是心头生出几分担心来。

    他抿了抿唇深吸了口气压制住了心头的激动之情缓缓推开了轩阁的门,王氏识趣儿的退了出去,心头为自家主子高兴感到高兴。

    自家这位长公子驻守边疆那么久,虽然顶着天下数一数二美男子的头衔,顶着宇文家的家族荣耀,却与这姻缘上实在是不济得很。今儿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贴心的人儿守在身边,也算是功德圆满了。

    宇文胤刚走进轩阁绕过屏风站定后却是猛地一愣,榻上锦绣中端坐的凌霜居然没有盖红盖头,而是穿了一件分外古怪的白色曳地长裙。虽然如玉的肌肤令他一阵阵心跳不已,但是这女人光着肩膀这样候着他……也实在是太过热情如火了。

    只是大喜的日子,怎么穿了一身白衣裳?尽管领口处镶嵌着精致的宝石珠花,让她精致的锁骨更加诱人几分,加上这衣裳设计的玲珑紧致将凌霜的曲线勾勒了出来,他不禁摸了摸鼻尖红晕甚至蔓延到了自己的颈项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