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章 强迫】

    580章强迫

    凌霜许是长久生病的缘故,虽然话说的通顺,可是声音中却带着几分喑哑,听起来分外刺耳的很。

    宇文胤登时愣怔了去,这是怎么说的?一睁眼便求他杀了她?!心头越发的恼火,猛地将她一把又提了起来毫不怜香惜玉。

    “杀了你?若是能杀……”宇文胤吸了口气,稳了稳心神,冷冷笑着将她扔到了榻上,“我不会让你死的,你慢慢受着吧!”

    凌霜却像是没了筋骨一样重新栽倒在了榻上,凤眸虽然睁着的却是茫然的看着头顶上的纱帐,宇文胤的威胁对她来说似乎根本不从在,瞧那小模样倒是因为宇文胤不杀她反而生出几分悲凉来。

    宇文胤狠狠抿了抿唇,一脚踹开了轩阁的门怒气冲冲走了出去,他恨极了的,可是无能为力。原本以为这家伙醒来以后,能给个活样,哪里想到还不如不醒过来。

    一边侍奉的王氏哪里见过长公子发脾气的模样倒是狠狠吓一跳,躬身候着满身酒气的长公子离开后,随即折进了轩阁,看着榻上那位姑奶奶。

    自己男人长安交代过了的,榻上的这尊大神可是得伺候好了去,那可是长公子心尖子上的人,可是今儿看起来怎么又带着几分仇人般的相互怨怼呢?主子们的事儿,他们做下人的也不敢说什么,忙冲榻上的凌霜福了福温声问道:“凌姑娘醒来终究是好的,不知道姑娘想吃些什么?这么些日子病着许是饿了,不若奴婢煮点儿白米粥给姑娘喝可好?姑娘还想吃什么点心?”

    一片死寂,王氏等了许久不见回音也不知道该如何自处,讪讪的笑着退了出去。不一会儿将煮好的粥和几样点心放在一边的小几上,刚要去扶凌霜起来用一些,却被凌霜摆了摆手阻止了。

    “你拿出去吧,我没胃口。”

    “这……姑娘好得用一点儿,长公子刚刚亲自吩咐了的,还在粥里面加了补身子的雪参,姑娘多少喝一点儿……”

    “有劳,我不饿,出去!”

    “凌姑娘……”

    “出去!”一股子威压袭来,即便是王氏也算是宇文家的老人了,心头也是一寒,果然是传说中的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女修罗,随即硬着头皮退了出去。

    第二天傍晚之分,终究还是按耐不住自己性子的宇文胤折进了凌霜所住的偏院,却不想看着王氏端着已经凉透了的饭菜讪讪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宇文胤眉头拧成了川字。

    王氏忙回道:“长公子,凌姑娘这……不吃饭可是如何是好?”

    一股子压也压不住的心火登时发作了出来,宇文胤咬着后槽牙冷冷道:“给我准备一碗热粥来!”

    王氏看着自己长公子沉下来的脸心头慌了一慌忙奔到后面的小厨房将熬好的粥热了一碗,她随即将粥送进了凌霜的轩阁,屋子的氛围太过冷冽让她不禁打了个寒战忙退了出去。

    凌霜此番已经从软榻上坐了起来,却是散着发很不雅观的盘腿坐在了窗棂下的贵妃榻上,黯淡无光的凤眸看向了窗户外面片片飞舞的梨花出神。

    宇文胤将凌霜随身的一切兵器,暗器全部收了去,即便是屋子里连个自裁用的方便物件儿都没有。

    他如今摸不透这丫头到底是个什么心思,按理说凌霜这样的混账女人绝对是不会自裁的,可是难免这丫头出什么别的幺蛾子,他不能不防着些。只是自己素来性子清冷,加上宇文家与凌霜之间的过节如此之深,他本来就不善于安慰女子,可是面前这个油盐不进的货让他如何伏下身子安慰她?

    宇文胤端起粥缓步走了过去,手臂有些僵硬,说出嘴巴的狠话却是大打折扣。甚至与那声音中居然还带着几分连自己都麻酥酥的尴尬温柔来。

    “喝粥!想死也要换个痛快的死法,这样子活活饿死自己没得让别人笑话。”

    凌霜唇角涌起一抹一晃而过的自嘲,却是不答话,凤眸依然紧紧盯视着窗棂外面的雪白梨花,那绝望不是装出来的。

    宇文胤这一路上为了她让自己吃尽了苦头,害的家族和兄弟也遭了难,却不想自己一颗被生生挖出来的心送到她面前,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也嫌弃腥得慌。

    他登时压不住那股子邪火猛地将她的下巴拧了过来,凝视着那双黯淡无光的眸子,一字一顿咬着牙道:“听到没有?给老子吃饭!”

    宇文胤素来儒雅,即便是在战场上也从来不说一句半句粗话,今儿实在是被这个要活活饿死自己的女人气闷了去。

    凌霜唇角微翘挤出一抹冷意抬眸看着他:“杀了我!要么让我自生自灭!”

    “我……成全你!”宇文胤堵得心头难受,猛地将手中的瓷碗摔到了地上,一把将凌霜按倒在贵妃榻上,“想死是吗?那也得把利息给爷算算清楚!”

    委屈,憋闷,还有那股子像是牵着线的颤颤悠悠的相思让宇文胤彻底失去了理智,他发了狠,猛地一把将凌霜的衣襟扯开垂首便咬了下去。

    凌霜身上那股子好闻的清香让本来要狠狠羞辱报复她的宇文胤倒是彻底迷乱了几分,他恨她,如今她落在他的手掌心,他有一万个理由让她受尽屈辱生不如死。

    惩罚的时机到了,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可是这个行刑者却不够格,生生将这场侮辱变成了自己的痴迷。

    他张牙舞爪的啃咬终究是下不了嘴,精致锁骨上被自己弄出来的红痕还不够他塞牙缝儿,可是身下的女人是个什么表情?凤眸直瞪瞪的看着他,宛若将自己当成了一个死人。

    “该死的!”宇文胤猛起身,一把揪住凌霜的衣襟,低吼了出来。

    “爷是在非礼一具尸体吗?啊?!”

    “……”凌霜闭上了眸子,沉默有时候是最大的惩罚。

    “为了他!”宇文胤声音微颤,“为了他,你一次次将我置于何处?!为了他,你甘愿嫁进方家受尽屈辱!为了他,你放弃了五十万兵权灰溜溜滚回京城找罪受!为了他,你愿意一次又一次相信他的鬼话连篇!凌霜!你将我置于何处?!该死的!他没死!你满意了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