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8章 家族之辱】

    578章家族之辱

    长安看着长公子气色不好也不敢多说什么忙请大夫离开了这处布置雅致的别院,宇文胤矗立在一株梨树下,雪白的梨花落满了肩头令他心头隐隐揪扯的疼痛不堪。

    他叹了口气还是回到了凌霜所在的轩阁里,长安的媳妇王氏自然也是个明白人,当下忙起身冲他福了福便退了出去。

    宇文胤转过碧色纱橱站定在了软榻边看着依然昏昏沉沉睡在锦被中的凌霜,突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愤懑。

    如今一切似乎都按照着他之前设定的轨迹而来,他本就想将这丫头禁锢在他的身边,甚至不惜用巫蛊之术将她的记忆也一并抹去。可是如今看着软榻上毫无生气的躯体,他即便是抹掉她的记忆又如何?她总归来说就是一心求死的!抹去不抹去记忆,她都是这副活死人的模样。

    “凌霜!你给我醒来!”宇文胤心头的苦闷压也压不住猛的俯身将她的身体狠狠摇晃了几下,“醒过来!听到没有?不就是杀了一个谎话连篇的混账东西吗?你何至于如此半死不活,你难不成不记得你以前是谁了吗?你说话啊!说啊!”

    凌霜紧闭着凤眸,说不清是真的心灰意冷还是病入膏肓,整个人没有丝毫的回应。

    “你果真是个狠心的主儿,果真是……”宇文胤的手臂微微轻颤将她丢到了软榻上却是冲出了轩阁。

    别院种满了梨树,宇文胤疯了般的拔出赤练剑对着满园的梨花劈砍,梨花雨落,沾染上他眉眼间的一抹湿意,越发显得清俊凄苦了几分。

    长安躬身立在一边却也不敢说什么,长公子与凌将军的孽缘那是宇文家的一大忌讳,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这感情上的事情哪里说得清楚呢?

    “长公子,属下去年酿好的梨花春埋在了梨树下,长公子要不要喝一点儿暖暖身子?这天气虽然开了春,倒也是春寒料峭的很。”

    同样在边关呆久了的人自然晓得一醉解千愁的道理。

    宇文胤颓丧的坐在了梨树下,闷着声音道:“拿来!”

    “是!”

    长安不久便拿来了两坛子梨花春,却被宇文胤远远遣开,他拍开坛子上的封泥仰头大大灌下一口酒却猛地呛了出来。

    “二弟,出来吧!”宇文胤凝神看着不远处月影笼罩的天际。

    梨树后面缓缓转出来一个俊挺的身影,正是宇文家二公子宇文川,看着自家大哥月下独饮,他心头居然涌起一抹酸楚来。

    “坐下来陪大哥喝一杯!”宇文胤将酒坛递了过去。

    宇文川是宇文家几个儿子里最是文秀俊雅的一个,此番倒是带着几分粗犷接过酒坛灌了口又递了回去。

    “大哥……我……”

    “我晓得,若不是你一路上照拂,我根本不可能这么顺顺当当来到云州地界儿,是二叔让你来的吧?”

    宇文川定了定神道:“二叔晓得你会来云州避祸。”

    “呵呵呵……二叔此生最擅长的便是看透人心,可曾告诉父亲?”

    “大哥放心,只要是二叔愿意隐瞒的事情,父亲绝对不会知道,”宇文川倒是没有诓骗自家大哥,大哥为了一个凌霜居然将自己置身于此种地步,若是父亲真的追过来将凌霜杀了。他真的不敢想,失去了凌霜的大哥该是个怎样疯癫的模样?

    大哥如今是宇文家唯一的希望,尽管这希望也如今毁得差不多了,但是他们宇文家的每个人从来都没有放弃过他。

    这一回连二叔也不敢再造次,宇文胤和凌霜这事儿得缓着些来,不能逼的太狠了。

    “皇上有没有为难宇文家?”宇文胤到底是长子,自己这一次让家族蒙羞,心头还是隐隐有些忐忑的。

    “没有,不过大哥也不必担心,皇上虽然下令要捉拿大哥但是看在姑母的面子上兴许还有转圜的余地,毕竟太子殿下被救活了过来。”

    “你说什么?”宇文胤手中的酒坛猛地一抖,醇香的美酒洒落了出来。

    宇文川不禁苦笑道:“太子殿下的好兄弟风雨楼楼主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儿将百川老人和南疆蛊王同时请进了宫中,太子殿下哪里有不活的道理?只是从此以后恐怕武功造诣上面受点儿损伤。既然人没死,皇上的怒气便会消散几分,总不会对宇文家下手的。况且小弟已经与顺德长公主订了亲,这也是皇上恩赐给宇文家的荣耀,念着这一层关系也不会赶尽杀绝的。只是大哥这边还是避避风头为好……”

    “父亲同意了你与顺德长公主的亲事?”宇文胤猛地眉头一凛,眸底却是带着一抹懊悔,若不是他闹出这一出子,父亲何苦要牺牲自己儿子来向皇家示好?

    如今皇上延熙帝还是太子的时候有一个最疼爱的胞妹便是顺德长公主,素来与当时还是太子的龙煜天亲密得很,而且都是皇后所出。

    承平帝即位后为了报复龙煜天将顺德长公主和亲到了高车,高车素来民风野蛮龌龊得很。说是和亲其实被高车贵族轮着玩儿弄的大妃不在少数,加上撒鲁尔大王骄奢淫逸,顺德长公主几次三番不堪羞辱想死都成了奢望。

    今春高车发生变故,撒鲁尔大王被突然冒出来的弟弟所杀,延熙帝命人将顺德长公主带了回来。只是没想到宇文擎宇为了宇文家的礼仪,也为了讨好龙煜天亲自允诺了二儿子宇文川和顺德长公主的亲事。

    且不说长公主经历了那样的不堪早已经配不上宇文川,即便是年龄也是大了宇文川整整十岁有余,这样的驸马爷定会成为大燕朝史上的一个笑柄。可是龙煜天想要补偿自己亲妹子,宇文擎宇这事儿倒是做得甚是合他的心意。

    “二弟!”宇文胤只觉得自己着实对不住眼前的这个风姿俊雅的弟弟,若不是因为自己惹怒了龙颜,宇文家何至于这般屈辱?

    “大哥,不必过于苛责自己,”宇文川淡淡笑道,唇角的悲苦却是晕染了几分,“其实咱们几个兄弟素来处的极好,我没有三弟勇猛,没有四弟聪慧,更及不上大哥的一分半毫,总觉得自己是个废人。如今能为家族所用,倒也得偿夙愿,大哥倒是要好好保重自己。其实小弟知道大哥的苦,只是凌将军那样的女子不是一朝一夕能转变的过来的,小弟倒是真心希望大哥能全了自己的心愿,再也不要这般痛苦纠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