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7章视而不见】

    577章视而不见

    虽然凌霜服了药可是依然昏昏沉沉神情看起来分外不好,宇文胤终究是不敢再耽搁,即便是白天也不得不将她打横抱着带出了山洞。

    此番林间雾气弥漫,朦朦胧胧之间带着几分令人捉摸不透的恐慌来。宇文胤收住了脚步,高车边地的戎马生涯让他警惕心自然是比别人要高得多。

    追风也是躁动不安凑到了宇文胤身边蹭了蹭,宇文胤心头暗道不好,难不成是昨天自己太过关心凌霜的病情,骑着追风马在镇上走了一遭被人察觉了什么?

    追风可是罕见的良驹,这天下能有几个人能拥有追风,他不禁有些暗自懊悔这一趟出去定是惹人注意了。

    他将凌霜放靠在了洞口的巨石边抬手轻轻抚了抚追风的颈项将它远远撵走了,追风是有灵性的马儿,自己晓得隐藏身份不给他惹乱子的。

    安顿妥当追风后,宇文胤将凌霜打横抱了起来准备下山弄一辆马车,之前已经在山洞里将两人身上的配饰衣服都换成了寻常百姓人家的模样,此番下山倒也能勉强掩人耳目。

    只是宇文胤刚带着凌霜钻出丛林却发现山脚下不知道何时一大群巡查的兵士密密麻麻蔓延而来,怪不得之前自己心头会生出些警觉来。

    他单臂箍着凌霜虚软的身子,右手却是按在了腰间的赤练剑上,既然已经避无可避杀出一条血路他倒是没什么问题。

    那些兵士一个个肿着眼袋显然是一晚上没有休息连夜寻人,不过倒是奇了怪的,这些人居然是普通地方上驻防的兵士,不是御林军。宇文胤心头顿时放下了几分,这样看来皇上根本不知道他和凌霜的确切方位,想必是下令全天下通缉他们。偏生地方上的驻军团练也不敢怠慢,兴许昨夜自己无意间露了踪迹,这便派人上山查看来了。

    宇文胤曾经是大燕朝最精锐之师的大将军,这些地方上的士兵哪里能入得了他的眼睛,当务之急倒是硬拼硬闯更方便一些。

    那些士兵具是看到了宇文胤和凌霜二人,虽然装扮成了普通百姓的模样,但是宇文胤大将军和凌大将军这两人即便是化成了灰也掩盖不住身上那股子特有的风华气度。况且大燕朝各处都张贴了捉拿此二人的榜文和画像,想不认识都难。

    一个是威震高车边地的铁血将军,一个是血战赤州的巾帼战神,但凡是大燕朝拿得动刀剑的人说不佩服那绝对是假的。加上凌霜之前的义举早已经天下闻名,杀了这二人可不是他们想看到的。

    “喂!你见过宇文胤那厮没有?”

    “见过啊!相貌堂堂眼前这个人哪里比得过?”

    “就是啊!据说凌将军可是百里挑一的美人,你们瞧瞧这位村姑病恹恹的,怕是得了什么痨病了吧?咱们还是躲远些吧!”

    “走走!晦气!去那边看看!”

    “走!”

    宇文胤眉头狠狠蹙了起来,身边盘查的士兵宛若将他们当成了空气视若无睹,他握着赤练剑的剑柄居然有些怔忪。

    他不禁垂首看向了怀中的女人,唇角溢出一抹苦笑,原来收买人心也是有好处的。凌霜将阵亡将士尸骨带回来的做法,连他也不得不佩服实在是有先见之明啊!

    宇文胤刚刚生出几分感慨却不想脚下的草丛一动,一个下级将官将怀中的钱袋扔到了他的脚下,抬头看着天色道:“哎!老子们白忙乎了一晚上,御林军那帮兔崽子们兴许下半晌便到了禹州,由着他们忙去!”

    他这便是变着法儿的通风报信儿,宇文胤弯腰捡起了钱袋压低了声音道:“多谢!”

    那人忙四处看了看,装作没有听见快速向林间深处走去。随即却又折返回来低声道:“长公子,多少脸上涂抹着点儿,一眼便认出来了。”

    那人说罢再也不敢停留,转身匆匆忙忙离开。

    宇文胤平日里素来不逛街采买东西,想要什么都是长随们自己置办,腰间除了象征宇文家族族徽的玉佩之外,根本不带银子。此人丢下来的碎银子倒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加上他的提醒忙将河边的泥巴在凌霜和自己的脸上抹了抹,简单易容后这才带着凌霜下了山。

    他素来在朝堂大事上精明得很,江湖经验倒是显出几分稚嫩来。不过这一番历练更是增加了几分小心翼翼,一路上兜兜转转终于到了云州雪山。

    等寻到了自己暗地设置的那处别院,开门的小厮长安狠狠吓了了一跳忙将他迎了进去。

    “长公子?”那小厮何曾见过自家长公子如此狼狈的模样,一身庄稼汉子的打扮,脸上身上满是泥泞,眼眸因为疲惫几乎布满了红血丝。再看他怀中抱着的女子正是那个惹祸精凌霜,看来这天下传的沸沸扬扬关于凌霜刺杀太子的事儿是真的。

    “准备一间干净卧房和一些女儿家的换洗衣裳,找两个根底子清白的妇人来伺候,”宇文胤素来吩咐下人从不拖泥带水。

    “长公子,多事之秋若是找山下村里头的寻常妇人没的走了风声,属下正好去年娶过一房媳妇,让她过来伺候周全些。”

    宇文胤点了点头,这一处院子是他秘密置办下来的,这里护院的小厮叫长安曾经跟着宇文胤在高车边地数度出生入死,他既然如此一说倒是方便了不少。虽然凌霜血战沙场不把自己当女人用,但毕竟院子里的人都是高车带回来的男人,伺候她倒也不方便得很。

    安顿下来后,宇文胤命人找来信得过的大夫到了凌霜临时居住的院落,那大夫从内堂出来后宇文胤忙迎了上去。

    “怎样?”

    “回长公子的话,凌将军这场风寒倒是凶险的很紧,不过细心调理倒也不碍事,只是……”

    “只是什么?”宇文胤心头一紧,凌霜从发病到现在已经几天的时间过去了,怎么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

    “哎!怕是凌将军虽然治好了风寒,但是这心伤难治,依着在下看凌将军昏睡了这么久怕是自己也不愿意……醒来……”

    宇文胤猛地身子一震,狭长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好个不愿意醒来,她这是要为龙辰玉殉情不成?

    “长安,送先生回去!”

    “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