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6 章 荒野浓情】

    576章荒野浓情

    “大胆!还不快快救治殿下,说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魏公公深怕百川老人再激怒皇上,耽误了治疗。

    百川老人冷冷一笑便命叶南和楼梓君等人分头准备麻沸散和疗伤的药材,反正这大内皇宫最不缺的就是奇珍药材,倒也方便得很。

    龙煜天沉着脸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亲眼盯着这些人的一举一动。一时间东宫内倒是恢复了暂且的平安无事,却又压抑至极。

    若说良驹这大燕朝除了龙辰玉曾经送给凌霜的那匹烈火之外,便是宇文胤从高车故地花了半年时光驯服而来的追风马了。

    眼见着日暮西山,宇文胤却是带着凌霜远远逃到了距离京城八百里地的禹州,只是龙煜天下令全天下通缉他们两个,倒也不敢投宿客栈只能屈居于荒山野岭。

    宇文胤将凌霜从马上抱了下来,却发现她的脸色不对,抬手抚上了额头居然入手冰凉整个人也没有丝毫的生气。

    宇文胤狭长的墨眸狠狠蹙了起来,该不会是病了吧?他垂眸看着窝在自己怀中的女子,脸色苍白如纸,樱唇紧抿却是失去了血色,秀雅却又英气逼人的眉头也委屈的蹙在了一起,一向灵动的凤眸此番却是紧紧闭着。

    他见过她神采飞扬的样子,嬉笑怒骂的样子,痞气十足的样子,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死气沉沉的模样。宛若整个人的灵魂都被抽走了似的,只剩下了一副空架子。

    铺天盖地的心疼席卷而来,却又带着几分愤愤不平的恨意。既然出手杀了他,缘何还要做出这副伤心越绝的模样?呵!给谁看?

    宇文胤抱着凌霜的手臂微微僵硬了几分,可终究还是鬼使神差的将她小心翼翼抱进了一处隐秘的山洞中。找来了干草铺在她身下让她睡的能够舒服一些,眼见着她这病倒不是真的作假。许是从赤州城大战那个时候她便已经掏空了身心,只是亲手杀了龙辰玉是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宇文胤沉沉叹了口气,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做什么?原本是要报仇雪恨,杀了这个女人才是正经勾当,没曾想那个时候却像是被下了蛊身不由己,只是巴巴的想要带她离开。

    “罢了!终归不知道谁欠了谁的?”宇文胤轻轻拂过凌霜鬓边凌乱的发丝,墨眸中多了几分柔和,将自己身上的外袍解了下来盖在她的身上,刚要起身想法子弄点儿吃喝再替她弄些治疗风寒的草药,却不想自己的手被凌霜一把抓住。

    他从没想过凌霜的手居然可以冰凉到此种地步,让他的心头微微一震,到底还是不忍心抽出来仍由她握着。

    “冷……”凌霜真不是装病,整个人几乎陷入了自己也不愿意醒来的梦魇之中。

    宇文胤叹了口气半躺在她的身边将她紧紧箍进怀中抱着,山洞外面的夜风呜咽,八百里奔袭这一场风寒来的还真不是时候,她整个人时冷时热抓着一方温暖便整个人想要靠过去。

    宇文胤看着下意识钻进自己怀中的女子,心头一动,素来清冷的脸上也涂抹一层不自然的微红。

    “方玉……不……不是这样的……方玉……”凌霜似乎依旧将自己沉浸在梦魇中苦苦挣扎着,一声声呼喊着方玉这个名字。宛若还是那个春光明媚的日子,她与他第一次相见时候的花落缤纷。

    他站在毓秀河边热闹的酒楼包厢中,窗棂射进来的阳光将他本来俊美的脸映照的越发澄明迷离。他挥着折扇,笑得轻佻,他说在下方玉,凌将军嫁给在下可好?

    “方玉……”一行眼泪湿了脸颊,她却不愿意醒。

    宇文胤墨眸狠狠闭了闭,将她粗暴的剥离自己的怀抱,带着几分赌气拿起了一边的赤练剑大步走出了山洞。因为克制着那股子尖锐的火烧火燎的心头之痛,他紧握着剑柄的手青筋凸起,随即重重吐出一口气将洞口用巨石堵上便跃进了夜色中。

    两柱香的时间后,宇文胤提着两只布包大步走进了山洞,脸上带着几分不自然的尴尬。为了山洞里头的那个薄情的女人,他宇文长公子第一次干了偷鸡摸狗的勾当。在山下的农户中顺走了一包衣裳,镇上的药材铺子里动用轻功拿走了草药,还乘机抢了一家包子铺里白天卖剩下的半屉包子。

    他在洞中生了火用药材铺子里偷来的银吊子将草药熬制好,将凌霜扶了起来,抚了抚她的额头触手出居然是火一样的滚烫,他登时惊了一跳。

    “凌霜!醒醒!喝药了!”宇文胤声音带着几分连自己也察觉不到的惊慌失措。

    凌霜此番却是凤眸紧闭俨然一副了无生气的模样,宇文胤忙将她扶稳了端起药碗捏开她的下巴灌了进去。黑色的药汁儿顺着凌霜的唇角流了出来,宇文胤更是慌了几分。

    从没想过一个处处争强好胜,看似能够顶天立地的女子,一旦病来居然是如山倒般的令人心惊胆战。莫不成这丫头居然连药也喝不进去了吗?病情这样重,看来需要尽快赶到高车边地安顿下来,否则凌霜非得病死了不可。

    可是她这样的情形怎么能再继续赶路?没的半道上便丢了命,宇文胤深邃的墨眸微微一凛登时想起来一个距离此处倒是也不算远的去处。

    这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便是最令人想不到的地方,云州是龙煜天的发家之地,云州雪山上自己若是能藏上两三个月也是不成问题的。之前自己在云州雪山处暗自设了秘密别院,当今皇上定然想不到自己的父亲其实早就命他在姑父的眼皮子底下设了暗桩,这事儿只要瞒得过二叔便能瞒得过父亲。

    只是从这里去云州少不得路上还要耽搁一阵,也不知道这丫头能不能撑得住,可是若连药也喝不进去该如何是好。

    他抿了抿唇继续将药灌下去却不想依然于事无补,心头登时着恼猛地自己仰起头噙着一口药汁儿,却是亲自就着凌霜毫无血色的唇瓣强行喂了进去。

    这法子倒也灵便不多时便将药汁儿尽数喂下,猛然间宇文胤愣怔了去,骨节分明的指尖轻轻拂过了凌霜苍白的唇瓣,心头却是涌出几分浓浓的怜惜。

    他墨眸中因为恨意冻结了的冰锋渐渐消融了几分,随即将她孱弱的身子紧紧搂进怀中低声呢喃道:“我该拿你怎么办好?你告诉我,我究竟该怎么办?告诉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